糖尿病治療,不強人所難才是控糖之大道!

2022-05-02 10:54:11 字數 3308 閱讀 8799

毋庸置疑,控制飲食是糖尿病的基礎**措施,也是糖尿病最重要的**措施。但是,在現實的臨床工作中,我們常常發現,改變一個人的飲食習慣一直都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挑戰,我們的努力屢屢受挫的原因在於,這在很大程度上涉及一個人的天性與本能的改變,知易行難歸根結底是由於本性難移。我倒是覺得,患者的意願也應該成為影響我們臨床決策的重要因素,實在改變不了的就算了,坦然地接受這個現實,然後努力去改變那些能夠改變的,通過其他切實可行的**措施實現血糖管理的目標似乎是更加理性的選擇。我們還是應執著於最終目標,而非執著於手段。

記得那是八年前的一個秋日的上午,我在出門診。 在接近中午的時候,一位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進了診室。他一進門,還沒等我打招呼,就迫不及待地說“您好,您是郭主任吧,我姓張,我是國防大學路教授推薦來的,他前幾天同您聯絡過了吧?”

'哦,聯絡過了,路教授說他的一位鄰居要陪一位老領導來看病,你就是那位鄰居了,你的那位老領導來了嗎?“我示意 張先生坐下說。

張先生趕緊回答說:”郭主任,我就不坐了,患者已經來了,在下面等電梯呢,我先上來是想先跟您通個氣。“

'有什麼問題嗎?”我問道,心想,看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患者啊。

'確實有問題,我先簡單地說明一下情況吧。這位老人姓徐,是我的老師,他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經濟學家,在我們這個圈子裡威 望很高。徐老今年4月份在例行的年度體檢中發現血糖高,去醫院複查後被確診為糖尿病,從確診到現在已經五個多月了,血糖一直控制得很不理想,我已經帶著他老人家去過很多家醫院了,也見過很多位名醫,可是他老人家就是不滿意。“張先生嘆了口氣。

'為什麼不滿意呢?”我好奇地問。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些醫生給老人家的**建議都是要嚴格控制飲食和加強運動。對於如何控制,醫生講得很認真,也很詳細, 但每次的結果也都是一樣的,老人家一聽就煩了,然後就拒絕再去那家醫院和再見那位醫生。這位老人也實在是太固執了!所以等老人來了以後,您斟酌一下,看看怎麼說能讓他接受。拜託了!“張先生急切地說。

哦,原來如此啊!我回復張先生說:”明白了,我來處理。你去接一下老人家吧。“

'哦,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我差點忘了,老人是河南人,一輩就愛吃麵,而且樂此不疲。”張先生臨出門時又回頭補充了一句。 過了一會兒,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在張先生等一干人員的陪伴下進人了診室。

我趕緊站起來打招呼:“徐老,您好!您請坐。”徐老坐下後,回頭看了一眼張先生:“郭主任很年輕嘛!年輕有為啊!”

'其實我的年齡也不小了,但同您老比,我肯定是小字輩了。“ 我笑了笑,接著問道,”您老今年多大年紀了?“

'我今年已經81歲了,老朽了。”徐老嘆了口氣,“可是老了老了偏偏又惹上了糖尿病。真是命運多舛呢!”

'老人家不必感傷,現在糖尿病已經成為常見的慢性病了,像 您這樣的老年人患糖尿病的可不在少數啊。對於糖尿病,您不必太憂慮,既來之,則安之,只要咱們努力把血糖控制好,就不會引起太嚴重的後果,咱們該幹嗎還幹嗎,繼續享受生活,安度晚年”。

我安慰完老人家後接著問道,“我聽說您是4月份被確診為糖尿病的,這幾個月您都接受哪些**了?您現在在服哪種降糖藥? ”

“我還沒有吃藥呢,我看過的那幾位大夫都讓我管住嘴、邁開腿,說改善生活方式最重要,要是真的按照他們所說的那樣控制飲食,那生活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呢?我的飲食習慣從出生到現在已 經延續80多年了,一輩子都這樣過來了,哪還改得了啊!再說了, 我還能再活幾年啊?”老人說著說著就又有些激動了。

我趕緊安撫老人家:“您老先彆著急啊,那幾位大夫說得都非常有道理,控制飲食和加強運動絕對是糖尿病最重要和最有效的治 療方式,他們勸您改變生活方式也絕對是為您著想的,只是他們對您特殊的具體情況不是很瞭解。您說的情況,我也非常理解,延續了幾十年的生活習慣確實不是說改馬上就能改的。在這一點上,我尊重您的選擇,您可以繼續按照您以前的方式生活,該吃麵就吃麵,想喝湯就喝湯。在這個前提下,我們來另想對策。請把您的血糖記錄本給我看看。”

張先生趕緊把一個黑色封皮的筆記本遞到我的手上。我翻了翻,裡面詳細地記錄了徐老自被確診為糖尿病以後的血糖測定情況。我發現,老人的血糖在過去的幾個月裡總體來說還是比較穩定的,幾乎沒有比較大的變化,空腹血糖值基本上在5mmo1/l到 8 mmol/l之間,而餐後血糖值則大多在9 mmol/l到14mmol/l之間。其間檢查過兩次糖化血紅蛋白,4月份的檢查結果是8.1%,8月份的檢查結果則是7.9%。其間也沒有過低血糖的記錄。 我放下血糖記錄本,看了一眼張先生,然後對徐老說:“老人家,您的血糖情況我已經瞭解了,您的高血糖情況並不是很嚴重。

這樣吧,您以前怎麼吃,以後還怎麼吃,就不用改了。您這持續了一輩子的吃飯習慣,我想也是改不了了。根據您的血糖情況 我給您開一種藥,這種藥物的名字叫阿卡波糖,降血糖的效果不錯,也比較適合您的病情。您每次吃飯的時候就吃一片,與第一口飯一起吃,這個您能記住吧?只要您能按照我的要求服藥,肯定能把您的血糖降下來,您看如何?”

'阿卡波糖,這是西藥嗎?這種藥對於我這樣的老年人安全嗎?“老人關切地問了一句。

我笑了笑:”對於您這樣的老年人,在選擇藥物的時候,我們肯定要優先考慮安全性。安全永遠都是第一位的。阿卡波糖這種藥 是非常安全的,可以說是最安全的降糖藥物之一,它主要在腸道起作用,可以延緩您每天吃的那些麵條的消化和吸收的過程,降低您的餐後血糖,然後就又從腸道排出體外了,只有極少的一部分吸收人血,既不會導致低血糖,也不會導致體重的增加。安全性非常值得信賴。這個您不用有什麼顧慮。需要提醒您的是,有一小部分患者服用這種藥以後會有一些胃腸道不適的感覺,您今天回去,吃中午飯的時候就可以開始服用了,您以後在**過程中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讓張先生隨時與我聯絡。”

老人點了點頭,非常高興地說:“今天真是謝謝您了,您是我碰到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不逼迫我改變生活習慣的人,不管怎 麼說,我覺得您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一個能夠直面現實的人。我的病,今後就交給您看了。您別嫌我麻煩就行。”

'怎麼能嫌麻煩呢,這是您對我的信任啊!“我趕緊接茬說。

徐老在眾人的簇擁下離開了診室。我則叫了下一位患者,繼我的門診。

一週後,張先生打來**,說徐老的空腹血糖值和餐後血糖值都降下來了,基本上達到了我給老人制定的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 糖值控制在7 mmol/l以下,餐後2小時血糖值控制在10 mmol/l以下。服藥以後,也沒有產生任何胃腸的不適症狀,徐老很開心,反覆叮囑張先生一定要代為轉達對我的感謝。

從那以後,張先生定期來門診為徐老開藥,並彙報徐老的血糖值變化情況。

徐老倒是很少過來,基本上每年只來兩三次。終究是80多歲的人了,年紀大了,喜歡清靜,不喜歡來人多的地方,腿腳又不是 很好,來來往往的都要別人幫忙,畢竟不是很方便。

轉眼八年已經過去了,張先生已經成了我的好朋友,但我們談得最多的還是徐老。

後來我才知道,徐老一個人居住在北京,很孤單,三個子女均在國外定居,極少回京。子女們多次力勸徐老到國外定居,但都被 徐老堅決地拒絕了。目前家中雖有保姆照看,但畢竟少了些許親情。

同事們對徐老的子女頗有微詞,但徐老對此倒也沒有抱怨。 算來徐老也是年近九十了,據張先生講,徐老一如既往地吃著他喜歡和各種麵條,也一直遵照我的醫囑吃著我給他開的阿卡波糖,血糖值非常穩定地控制在我建議的範圍內。徐老多次讓張先生轉達對我的問候。

我聽了,感到非常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