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大國的家庭教育焦慮

2022-04-27 02:34:47 字數 2206 閱讀 1048

無論從補習人數,還是從補習種類上比較,中國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補習大國。

2014 年中國家庭收入教育支出佔比達 30%,高於日韓。2015 年近五成家長每年家庭教育支出達6000 以上,其中約三分之一的家長投入萬元。

新加坡的情況與中國相似。在新加坡,由於競爭壓力的日益增加,中產階層焦慮不安,他們傾全力送孩子參加各類補習班,成為目前新加坡較為突出的社會現象。

隨著生活壓力和工作壓力的增加,中國父母對家庭教育的投資也與日俱增。

1週末恐懼

現在喜歡週末的孩子越來越少了,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有的孩子週末比平時起得還早,匆匆吃完早飯,就開始奔赴各個課外輔導班。

週末的早晨,到處可見沒有穿校服、揹著書包的孩子們,睡眼惺忪,面無喜色,無精打采。偶爾還會聽到媽媽在旁邊催促著:“快點!快點!遲到了!”

通常,孩子們“被迫”去學習的課程有:奧數、英語、畫畫、跳舞、跆拳道、古箏等。一般人都報有兩個或三個班,因為在不同地方上課,上完一場,趕緊前往下一個戰場。所以,週末比平時還要忙。

當然,對於幼兒園和小學的家長來說,為了陪伴孩子,他們在上了一週的班之後,也不能睡懶覺,要接送孩子,陪伴孩子。

這樣長期的連軸轉,大人和孩子都睡眠不足,身體處於亞健康狀態。

苗苗的兩個表姐,一個初三,一個六年級,每個週末都在補課。因為沒有“贏在起點”,所以希望贏在“轉折點”。

以前週末是幾個姐妹歡聚的日子,現在經常是一個月也難得見上一面。看著苗苗形單影隻的週末,有一種傷感湧上心頭。有時候,我開始懷念我小時候,在農村度過的快樂童年。

2贏在起點

對於我們大多數普通百姓來說,富二代和星二代的起點,就是我們奮鬥的終點:別墅、跑車、留學。

必須承認的是,與我們的父輩相比,這是最好的時代。雖然,我們不能改變我們的出生,但我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生的軌跡。

為了贏在起點,許多父母甚至辭去工作,孤注一擲,全天候陪伴孩子。比如說郎朗的父親,辭職陪孩子上北京學鋼琴;還有檯球“神童”丁俊暉的父親,為了讓孩子有更多時間練習檯球,投入全部家產買了7

張檯球桌,開了一家檯球房。隨後,他做出了讓所有親朋好友都感到震驚的舉動:讓兒子退學,專門玩檯球。

但是,成功如郎朗和丁俊暉的人畢竟屬於鳳毛麟角,並不具有普遍學習的意義。不過,有一個共同特點,值得我們所有的望子成龍的家長們思考和學習,拿就是堅持孩子的夢想。

為了孩子的檯球夢,丁俊暉的父親帶著孩子到江蘇各地參加比賽,最終舉家遷往東莞,與全國各地高手交流學習,參加全國錦標賽。

重視“贏在起點”的家長越來越多。市面上五花八門的胎教“指南”,讓人眼花繚亂的“早教”推廣,都是為了迎合想要“贏在起點”的焦慮的父母們的。

但是真正走到終點的家長太少,太少了。在中國目前的教育體制和社會環境下,不走高考和大學這條“正常”的人生之路,想要取得成功,風險太大,概率太低。

所以,大多數“現代”的家庭教育,最後都成了“正規”的傳統教育的犧牲品,孩子的夢想大都成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幻想。

3名校情結

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的持續蔓延,國內的就業環境也持續惡化。在這種大環境下,家長們的名校情結越來越根深蒂固了。因為名校意味著高就業率,意味著好的工作,意味著好的未來。

這也進一步堅定了家長們“逼迫

”孩子參加各種補習班的意願,

增加了他們希望孩子贏在起點的焦慮。

這種“名校情結”不僅限於名牌大學,也包括名牌中學、小學,甚至幼兒園。近幾年,各地持續增溫的“瘋狂”學區房,就是這種情結的客觀反映。

除了學區房之外,一些地方出臺政策,為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獎勵現金10元人民幣,甚至有開發商獎勵一套住房。

為了爭奪優秀生源,有的學校甚至利用各種手段,去挖其它學校的尖子生,讓孩子們過早地經歷人性的各種考驗。

不僅僅是中學,大學也是如此。每年6月份高考結束後,北大清華在各地爭奪高考狀元的現象已經成了熱點新聞。近幾年,香港的大學也加入了狀元爭奪戰,加劇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在學生爭奪之後,東部名校還許以重金,爭奪中西部地區高校的優秀教師,造成西部人才流失,影響到西部的經濟發展,為此,教育部長呼籲東部的重點高校不要對西部高校釜底抽薪。

有些家長,為了孩子能進“名校”,不惜千金,託關係,走後門,最後,孩子是“進”了名校,可是學習卻一直跟不上,成績不斷下降,壓力越來越大,結果適得其反,事與願違。                        

常言道,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中國父母的焦慮,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是一件值得讚揚和學習的事情。因為從深層次分析,這是居安思危的一種表現,我們不能因為個別家長的極端表現,而全盤否定了大多數家長焦慮的積極意義。

我們應該看到,正是這種焦慮,提升了競爭的水平,帶動了經濟的發展,推動了社會的進步。

尋找缺失的家庭教育

孫迎春 吉林省農安縣紅旗小學教師,農安縣作家協會副祕書長。97年參加工作,一直工作在教育第一線。教育教學中以孩子為本,堅信教育是陪伴,是督促...

家庭教育重於學校教育

生活中 工作中,接觸過一些學生家長,期望把孩子交給學校,自己撒手不管,然後就可以接回家一個成績好 習慣好 脾氣好的完美三好寶寶。而當看到孩子...

填補家庭教育空白

摘要 隨著九年義務教育的推廣和普及以及素質教育的全面推進,教育改革的不斷深入,我國基礎教育的發展呈現出一片生機勃勃的繁榮景象。然而農村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