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春賞梨花

2022-04-07 05:29:58 字數 1104 閱讀 6652

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千樹萬樹的梨花開放,那是何等的美麗與壯觀!當老公說“五一”閭山看梨花的時候,我感動於他的感動,最不愛出門的人說去看梨花,那不是被梨花感動還是什麼?昨天沒去成,因為下雨,今天早晨還是陰天,老公說“等等”。我說:“不等了,說不定,在我被梨花感動的時候,太陽也會感動的笑燦於藍天。”

籍由車輪輕快的腳步,看路邊梨花一片片逶迤。太陽笑燦藍天的時候,閭山腳下早已留下一行行尋覓的足跡。若問這裡的梨花何以引人紛至踏來?只要走近大片的梨園,就會明白其中的魅力。一枝一枝搖動的梨花,牽著天邊那一小朵白雲,在陽光鍍亮的薄霧中微笑,芊芊陌上,仙姿翩若,如一襲麗人旖旎弄琴,隱隱約約的音韻中,似一種神奇,讓人遐思無限。

潔白的梨花,潔白如玉,似雪,卻不是雪。我們能應時而來,幸運得蒙朧如夢,有點想入非非。純白色的花瓣,玫瑰紅色的花蕊,一縷清香襲來,欲想與之私語,卻好像看見了麗人粉色的羞怯。這般如畫的意境,絕不是為了我臉上的淺淺笑意。此時,如若能醞釀一番詩情,應該不辜負梨花那翩若如仙的神態。因為詩的功底不足,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一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句子,所以,就用手中的相機,把感動凝結於鏡頭。

我不停地按動著快門,輕剪著春的意境,誰知,那一瞬間,幸運地剪下了喜鵲枝頭解語梨花的畫面。伴輕風拂落花瓣,雲淡山清之間,彷彿流動著一組美麗的音符。於是,我慢慢的想再近一點,再看清一點,結果,枝頭的喜鵲卻因我的不解風情,放棄了浪漫與纏綿,怯怯的飛走了。不甘心的我,就在梨花中尋覓,無意中卻尋覓了一份感動。一棵大大的梨樹下,一對老人笑盈盈牽手賞花,輪椅上揚起的應該是一張幸福的笑臉,不知是感動於梨花,還是感動老伴那筆直的男性的寬厚,遠遠的看不清那男人的臉,我想那應該也是一張幸福的笑臉吧。他們不像是本地人,老遠而來,如此深情地置身於玉樹銀花間,這應該不僅僅是為感動梨花而來吧。此刻,我無法用語言表達那份感動,我卻想起南宋隱士林和靖的兩句詩:“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也許這兩句用到這裡不一定合適,但是,兩位老人如此幸福的相視著,彷彿靈犀相通一切盡在不言中。

風也許感動於梨花的花語,輕輕地吹落枝頭欲落的花瓣,是想在花瓣悄然離去的時候,唱一支幽遠的歌謠於一行行的黑土壟中,那番柔美,是我的相機、我的攝影技術和我所能體會的意境所不及的,所以,我只有站在梨樹下,靜靜的看著、聽著、感動著……

有人說:“賞花如同賞自己的心魂”。置身於花海中,憑風聽花輕訴也好,停雲看花羞怯也好,粉淡清幽中,為的是那一季的從容。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唐 岑參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宋 陸游 梨花 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佔年華。 常思南鄭清明路,醉袖迎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