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一個可憐妓女的自白

2022-03-30 01:23:16 字數 872 閱讀 2951

我懷著無比悲痛和同情錄下這段話:

煙花寨,委實的難過。白不得清涼倒坐,逐日家迎賓接客。一家兒吃穿,全靠著奴一個。到晚來印子房錢逼的是我。老虔婆,她不管我死活,在門前站到那更深兒夜晚,到晚來有哪個問聲我飽餓?煙花寨再往上五載三年來,奴活命的少來死命的多,不由人眼淚如梭!有英樹上開花,那是我收圓結果。

以上是妓女金兒的一段唱詞。“金兒”是一個個體小妓院裡的妓女,年齡只有十六歲,因家境貧困,被父母找到虔婆買到了妓院裡,從此開始了她含淚賠笑的悲劇生活。

金兒一天到晚“迎賓接客”,所得“嫖資”多數歸老鴇所有,自己僅剩的那一點兒還不夠一家人的基本生活。若是哪一天沒能接到客人,除了受到老鴇的打罵不說,甚至連飯都沒得吃。這種非人的待遇,使金兒深切的感受到,要不了三年五載,自己肯定是“活命的少來死命的多”,想到這些她不由得淚如雨下。

她的淚水是悲苦的淚水,更是充滿了恨的淚水。

她恨老鴇的冷酷、醜惡、苛刻。把她作為掙錢的工具,卻從不把她當人看的眼神。

她恨嫖客的粗魯、冷漠。拿了錢就把她作為洩慾的工具,“心貼心”的在她身上拱動之時,何曾半星兒感受到她的可憐。

她甚至痛恨自己的父母。你們把我生在這個世間,何以會如此的殘忍,把我賣進人間地獄,遭受非人的折磨,若知如此,我寧願胎死腹中,下輩子不會再做你們的孩子。

金兒心中充滿了恨,可是她不能也不敢把它說出來。

可是這一次,她怎麼敢當著嫖客和老鴇的面唱出心中的話兒。我只能說這一段是作者的有意安排,他是想通過金兒的這段話,由點到面的揭示出社會的醜惡,廣大金兒們的悲慘命運。

世間再可憐的人莫過於金兒這樣的妓女,她們忍受冷眼、折磨,沒有尊嚴,沒有人格,更沒有半星兒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