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關心”的鄰里關係

2022-03-29 21:33:25 字數 1904 閱讀 5761

俗話說“千金買銀,萬金買鄰”、“遠親不如近鄰”。自古和睦相處是處理鄰里關係最好的辦法,但在現實生活中,有的鄰里之間老死不相往來,為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不休,甚至最終引發刑事案件。當前,農村相鄰關係糾紛主要包括相鄰地面的通行和使用、用水排水、相

鄰採光糾紛、相鄰損害糾紛等。面對此類鄰里糾紛,這個時候我們要善於用法律

的手段解決問題,而不是以暴制

暴,最終釀成悲劇。

□記者孫燕通訊員孔晶晶

鄰居門前建廁所妨礙通行要拆除

沈某與孫某系兩家房屋相鄰的鄰居,2011年秋,沈某在自己老宅的基礎上翻建房屋。同年年底,孫某也興建自己現在的住房,但其擅自在原宅基的前方建房,導致沈某的出路變窄。又加上孫某在其房前左前方的位置建一廁所,該廁所正處在沈某的出行路口處,因此沈某認為,孫某建廁所給其出行及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遂起訴至法院要求孫某排除其通行的妨礙。羅山縣法院經審理,最終判決被告孫某限期拆除其在原告沈某通行出口處所建的廁所。宣判後,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效力。

說法我國《物權法》第八十四條規定,不動產的相鄰權利人應當按照有利生產、方便生活、團結互助、公平合理的原則,正確處理通行等方面的相鄰關係。本案中,被告未按照村鎮建設規劃在原宅基基礎上建房,改變了原告的通行現狀,致使原告通行出路變窄,尤其是其在所建房屋前方原告的通行出路處興建廁所,加重了原告的通行難度,給原告的通行及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依法應當拆除。

建房挖地起糾紛砸傷鄰居獲刑罰

王某和李某在同一村民組相鄰而居。2012年10月20日,王某在建房平整地基時,李某認為其挖過界了,雙方遂發生糾紛,並引起廝打。廝打中,王某用磚頭將李

某的腰部砸傷。後經法醫鑑定,李某的外傷致相應部位軟組織損傷,構成輕傷。在本案審理中,被害人李某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羅山縣法院主持調解,王某與李某就民事賠償事宜達成調解協議,王某一次性賠償李某經濟損失3.8萬元。刑事部分,法院經審理依法以被告人王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其管制兩年。宣判後,被告人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效力。

說法相鄰一方在自己的土地上挖地基、水溝、水池、地窖、水井等時,應注意對方房屋、地基以及其他建築物的安全。本案中,李某認為王某在建房平整地基時挖過界了,其實這只是小摩擦,但不夠理智的雙方卻大打出手,繼而引發一起刑事案件。被告人王某與鄰居李某發生糾紛時,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鄰居李某輕傷,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

相鄰排水鬧糾紛打架傷身又折財

2013年3月,原告趙某將原舊房改建成新房,新房建成後,為方便排放生活汙水,購買水管在原、被告兩家相鄰的通道里埋設地下排水管道,管道埋好後,被告李某以原告趙某改變了通道用途、影響環境為由挖爛排水通道。同年10月11日,被告李某挖排水通道時與原告發生吵打,致原告受傷,原告支付門診**費120元,雙方為此鬧上法庭。羅山縣法院最終判決由被告李某賠償原告趙某各項經濟損失300元。宣判後,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效力。

說法相鄰關係是不動產的相鄰各方因行使所有權或使用權而發生的權利義務關係。對於排水、通行問題,鄰里之間應彼此照顧,依法行使自己的權利,履行義務。原告趙某改建新房時,辦理了房屋改建手續,在通道內埋設排汙管道,並未影響被告通行,被告李某損壞了原告埋設的排汙管道,其行為給原告造成了經濟損失,應予賠償。

參天大樹擋住光鄰里對簿到公堂

王某和方某是鄰居,因為王某家院內有一棵大樹,枝繁葉茂,上面的枝葉部分長到了方某家裡,影響了方某家的採光。於是方某要求王某修剪自家的大樹,可是王某不樂意,認為這棵樹已生長很多年,被他們家稱為“福來樹”,怎麼說也不能動,於是兩家的矛盾不斷升級。方某也經常會有一些破壞樹的行為,為此兩家人大動干戈,后王某將方某打傷,經鑑定構成輕微傷。方某遂起訴到羅山縣法院要求王某賠償其經濟損失。後經法院調解王某賠償方某經濟損失1500元。

說法相鄰各方修建房屋和其他建築物時,必須與鄰居保持適當的距離,不得妨礙鄰居的通風和採光,否則就侵害了對方的相鄰權,對方有權要求停止侵害,造成損害的,對方可以請求賠償。本案中,王某家的樹木枝葉在方某的院中,對方某確實產生了現實的影響和可能的危害,方某可以以相鄰權受到侵害請求司法救濟,而不應因一時的衝動用暴力來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