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冬垂釣泗南江小非小鯉小豐收

2022-03-26 05:08:51 字數 1672 閱讀 5687

至10月初到孔版菜地收菜回來後,苦於手頭工作較多,已有兩個來月沒機會出釣了,毒癮那個發的,真是無法形容。長時間不釣魚,誇張點的說法就是連漂像什麼樣子都快忘記了。

好不容易盼到這個週末可以休息,但天氣預報說近來這幾天陰有小雨,全省氣溫也會比平時下降8—10度,天公不作美啊。管它的,魚和熊掌不能兼得,野釣的情趣主要是融入大自然,和大自然進行親密接觸。只要能去經歷一番垂釣過程和享受垂釣的樂趣,有無魚獲都無所畏了。經過商量,我們決定還是到泗南江進行二天二夜的垂釣活動。出發之前我檢視了墨江和江城的天氣預報,這兩地這幾天均為晴天,這無無疑給我們的出釣帶來了無限生機。

12月17日中午3點,我和我大哥、大寶、阿屁四人沐浴著冬日的陽光,臉上洋溢著終於能出釣了的高興表情(這幾個魚痴都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出釣了,特別是阿屁因生病而有小半年沒得釣魚了),踏上了前往泗南江的旅途。6點我們到達了泗南江壩攔河老李家,好久未見,不免相互晗暄了一番。趁天色還亮,我們下到河邊進行選點、佈陣、打窩,我們的戰法是:我大哥和阿屁上釣棚垂釣,我大哥用3.6米手竿主釣羅非魚的小白條,阿屁手竿和海竿同時兼用;我和大寶的釣位選在釣棚附近,在近處喂上酒米窩子用手竿半浮誘釣鯽魚或白條;在遠處10米左右打蠶豆大窩,用磯竿、子母鉤掛蠶豆施釣鯉魚。一切佈置完畢後方才去吃晚飯。晚飯後我們釣了一陣,只有上了幾條小非後因無魚口就休息睡覺。

18日,當地氣溫22℃,氣壓973hpa,東南風2級。天一亮,我們就開始施釣,我和大寶拉了近3個小時都未見鯽魚的蹤影,倒是小羅非一直在鬧鉤,偶然上條白條魚;用豆作餌的磯竿也無反應,而專門垂釣羅非魚的大哥在一旁得意地不時叫著:“這條夠標準,收下,這條還小,明年再來”,看他那裡的情況,底釣起的羅非魚個頭還可以,而我們浮釣的羅非魚,基本上都不能入護。我們一直堅持到中午飯後,都沒有鯽魚上鉤,無奈,只好改變戰術,底釣羅非魚,大寶仍用3.6米手竿、鯽魚快速拉餌進行底釣,釣3米左右的水深;我用4.5米手竿、底釣鯽搓餌進行底釣,釣4米左右的水深,這釣法一改變,怪事,上的羅非大都在500克以上。這期間大寶上蠶豆的磯竿上了三條公斤級以上的鯉魚,阿屁覺得垂釣大魚還是有希望的,所以還是不改釣法,我們多次勸他改變釣法,他就是不聽,直到晚飯後,看到我們的收穫不錯,而他的魚護還是空的,才決定更換釣點、改變釣法,用3.6米竿到停靠著一小船的旁邊釣1.8米左右的水深一直釣到深夜3點多鐘。

19日早上10點,我們準時收竿,收拾好垂釣用具後剖魚、清洗、醃製好後裝箱帶回。

魚獲情況:

大寶獲魚26公斤;

大哥獲魚21公斤;

本人獲魚12公斤;

阿屁獲魚8公斤。

事後總結:壩攔河水位還處在高水位階段,但只要釣位選擇得好,應該是有收穫的。從釣獲情況來看,多數獲魚均為羅非魚,偶爾有小白條和鯉魚上鉤,鯽魚基本上沒釣到。

釣點:釣獲的羅非都在淺水處(水深1.5—3米處,光照好的地點最佳),獲魚最多的大寶和我大哥的釣點基本上均在3米左右,而我的釣點在4米左右,所以魚口較少;值得一提的是阿屁最後改變了釣點,只釣1.8左右的水深,實際上他釣羅非的時間比我們的都短,但他釣的羅非魚個頭都比我們的大。

餌料:我們都沒有用專釣羅非餌,我和大寶用的是鯽魚餌,我大哥用的是小雞飼料,阿屁用的是鯉魚餌。

線組及鉤:主線2#、子線1.5#、新關東3#鉤。

不多說了,看pp吧:

進入墨江縣城

久違了的壩攔河

阿屁的釣點

穩坐釣魚臺

大寶的釣點

我的釣點

我在釣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