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杜甫七律《詠懷古蹟五首其四》讀記

2022-03-25 14:33:04 字數 2792 閱讀 7384

杜甫七律《詠懷古蹟五首其四》讀記

(小河西)

詠懷古蹟五首其四

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

永安宮。

翠華想像空山裡,玉殿虛無野寺中。

古廟杉鬆巢水鶴

,歲時伏臘走村翁。

武侯祠屋常鄰近

,一體君臣祭祀同。

此詩作於永泰二年(766)秋。(此年11月後為大曆元年)。時杜甫55歲,客居夔州西閣。

這首詩詠懷的古蹟是“永安宮”。永安宮在現在的重慶市奉節縣。這裡最早叫魚復縣。史載:秦惠文王更元十一年(前314),置魚復縣(屬巴郡)。劉備在章武二年(222),改魚復縣為永安縣(屬巴東郡),並置永安宮。當然,後來這個地方的名字改來改去,到唐貞觀二十三年(649),改為奉節縣(屬夔州)。現在叫重慶市奉節縣。這首詩或是在杜甫實地憑弔永安宮後有感而發。

首聯: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

蜀主:指蜀漢皇帝劉備。

幸:此處特指皇帝親臨。“幸三峽”是說劉備親臨三峽,當然劉備這次來三峽,不是來視察的。史載:公元222年,劉備為報復孫權襲擊關羽,率四萬大軍伐吳,遭

東吳大將陸遜火攻連營,兵敗猇(xiāo)亭,“由步道還魚復”。也就是在這時,劉備將魚復縣改為永安縣的。有意思的是,對這次劉備伐吳的著名戰役“夷陵之戰”,杜甫用了個“窺”字。(李白也用過這個字:“漢下

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看來在蜀、吳這個層面上,杜甫是中立的。

崩:此處特指帝王死。史載:劉備章武三年(223)一月將諸葛亮從成都召至永安。三月託孤於諸葛亮。四月在永安宮病逝。

大意:蜀漢皇帝劉備在三峽征伐孫吳,兵敗後退守永安,第二年死在永安宮。

頷聯:翠華想像空山裡,玉殿虛無野寺中。

翠華:為天子儀仗中以翠羽為飾的旗幟或車蓋。《上林賦》(漢-司馬相如):“建翠華之旗,樹靈鼉(tuó)之鼓。”《九日侍宴樂遊苑》(南朝梁-沈約):“虹旌迢遞,翠華葳蕤。”《晉元帝廟》(唐-李商隱):“紫蓋適符江左運,翠華空憶洛中春。”

玉殿:永安宮中的殿舍。

想象:《遠遊》(先秦-屈原):“思舊故以

想像兮,長太息而掩涕”。《遊泰山》(唐-李白):“想象鸞鳳舞,飄颻龍虎衣。”

野寺:本詩有原注:“殿今為寺,廟在宮之東”。也就是在永安宮東邊有後人建的“先主廟”。關於夔州的先主廟,杜甫另有一首《謁先主廟》,後來的劉禹錫也有一首《蜀先主廟》。

大意:眼前只能看到空山野寺,想當年皇帝的儀仗、巍峨的大殿只有在人們的想象中。(到杜甫的時候,永安宮的大殿以及劉備在世時的儀仗早就不在了。不過據蘇軾《永安宮》詩,即使到了宋代,永安宮的大門尚在。)

附:《永安宮》(宋-蘇軾):“千古陵谷變,故宮安得存。徘徊問耆(qí)老,惟有永安門。遊人雜楚蜀,車馬晚喧喧。不見

重樓好,誰知昔日尊。吁嗟蜀先主,兵敗此亡魂。只應法正死,使公去遭燔(fán)。”(《蜀志-法正傳》:蜀兵既敗,諸葛亮嘆曰:“法孝直若在,則能制主上令不東行。就復東行,必不傾危矣。”)

頸聯:古廟杉鬆巢

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

杉鬆:杉樹和松樹。《潭州留別》(唐-常建):“望君杉鬆夜,山月清猿吟。”《登九疑第二峰》(唐-元結):“九疑第二峰,其上有

仙壇。杉鬆映飛泉,蒼蒼在雲端。”

水鶴:鵝。《送越客》(唐-張籍):“水鶴沙邊立,山鼯(wú)竹裡啼。”

歲時:每年一定的時間。伏臘:伏日和臘日。或泛指節日。歲時伏臘:指每逢節日或節氣。《詠懷》(魏晉-阮籍):“歲時無以祀,衣服常苦寒。”《報孫會宗書》(漢-楊惲):“田家

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炮羔,

斗酒自勞。”《寄張仲甫》(唐-皇甫曾):“伏臘同雞黍,柴門閉雪天。”

大意:古廟裡杉松樹上水鶴做巢,每逢節日村民仍舉行隆重的祭祀。(杉鬆巢水鶴,自然是荒涼之景。但逢年過節村民仍來祭祀。為什麼呢?幾百年過去了,永安宮或者說先主廟的荒涼容易理解,但老百姓還在祭祀。說明什麼?)

尾聯:武侯

祠屋常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武侯祠:紀念諸葛亮的祠廟。據資料:

巴東太守羅憲(218—270)在城郊西山建了奉節最早的武侯祠。西晉永平(291)期間,因西山有武侯祠,改山名為臥龍山。山上建臥龍寺,原武侯祠併入其中。

常臨近:在成都也臨近,在奉節這裡也臨近。

君臣一體:喻劉備與諸葛亮君臣關係密切,如同一個整體。《週五聲調曲》(南北朝-庾信):“君臣一體。可以靜

氛埃(指戰亂)。得人則治。何世無奇才。”

大意:先主廟和武侯祠常常都很鄰近,村民們每逢節日總是同時祭祀先主和武侯。

本詩首聯點題,說的是永安宮。說的是夷陵之戰失敗後的劉備退守夔州並病死夔州。頷聯和頸聯說到永安宮現場所見。空山依舊,“翠華”不在,玉殿不存,只剩下荒野之中的寺廟。古廟荒涼,時有村民路過。尾聯寫村民總是把劉備和諸葛亮一起祭祀。

這裡重點在“一體君臣”四個字。表面上說因為先主廟和武侯祠臨近,所以村民們祭祀方便,可以來一次就都祭祀了。但顯然杜甫的意思不僅如此。“君臣一體”主要說的當然不是身後,而是先主、武侯生前的風雲遇合。杜甫十分敬慕諸葛亮,曾說“諸葛大名垂宇宙”,但杜甫敬慕諸葛亮的不僅僅是才德和功業,還有適逢明主的機遇。杜甫曾說過“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沒有“三顧頻煩”,**能“兩朝開濟”!本詩本來詠懷的應該是劉備,但全詩並沒有對劉備的德才功業進行任何評說,反而還用了個“窺”字。詩的落腳點在尾聯“君臣一體”。杜甫看到永安宮當然想到了劉備,但馬上就會想到諸葛亮,想到這種君臣一體同心的關係,這正是杜甫的心病啊!想到這裡,我覺得杜甫當時或許會淚流滿面。

最後,關於先主廟,我覺得應該留意下劉禹錫的《蜀先主廟》:“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勢分三足鼎,業復五銖錢。得相能開國,生兒不象賢。淒涼蜀故伎,來舞魏宮前。”(《三國志-先主傳》:

曹操曾對劉備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看來,劉禹錫說到劉備也總是忘不了提諸葛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