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最著名的一首七律,境界高遠,盡顯詩仙的氣象!

2022-03-24 05:50:51 字數 1318 閱讀 4310

詩仙李白作為天才詩人,其詩歌中無不展現出天才的氣象。李白寫七律詩比較少,但是每首七律都自成一格,盡顯詩仙氣概。李白的七律詩中,最為著名的當屬《登金陵鳳凰臺》一詩。

《登金陵鳳凰臺》全詩如下: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釋義:鳳凰臺上曾有鳳凰來遊玩,鳳凰去後鳳凰臺空空蕩蕩,唯有旁邊的江水獨自長流。吳宮之中的幽徑已被茂盛的花草掩蓋,晉代不知多少風流人物已成荒冢古丘。雲霧中的三山彷彿落在青天之外,江水被白鷺洲從中間分為兩條支流。天上的雲朵隨風飄蕩,擋住了太陽,使我看不到長安,從而憂愁起來。

“鳳凰臺”在金陵鳳凰山上,據傳南朝永嘉年間曾有鳳凰集於此山,於是築此臺,鳳凰臺便由此得名。首聯“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連續用了3個“鳳”字,卻不覺重複枯燥。反而使得音節十分明快,語言異常優美。鳳凰在古代是吉祥之兆,鳳凰在,則王朝興盛。如今鳳凰已去,王朝落寞,唯有江水空自流。

頷聯為“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該聯是對於首聯中“鳳去臺空”的具體描寫。昔日繁華的吳宮,走路的小徑,都被花草埋沒,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晉代不知多少當時的有名人物,也早已化作塵泥,徒剩荒冢古丘。可見,繁華終究歸於落寞,生死交替是自然的根本規律。該聯古意盎然,蘊含了厚重的歷史感。

頸聯是“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詩人跳出了對於歷史滄桑的憑弔,而轉向對於大自然的描寫。“三山”位於金陵西南長江邊上,三峰並列,南北相連。此處煙雲渺然,使得山形若隱若現。白鷺洲位於金陵長江以西,將長江分割成兩道,故言“中分”。頸聯氣勢雄偉,對仗工整,朗朗上口,是七律中難得的千古名句。

懷古及描寫壯麗的自然之景之後,李白開始回到現實之中,結合現實情況,抒寫“傷今”之感。尾聯“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其實具有深刻的現實含義。長安為當時的帝都,乃是帝王之象的象徵。如今“長安不見”,抒發出作者內心的憂愁和隱痛。

詩仙李白的作品,大抵都有其天才的氣質於其中。這首《登金陵鳳凰臺》,氣象巨集大,底蘊渾厚,盡顯李白的浪漫主義的磅礴之氣。同時對於歷史的追溯,對於現實的感觸,亦是觸動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