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2022-03-19 20:02:24 字數 1751 閱讀 2443

觸景傷情,是一件殘忍的事。

走過一段路、路過一處景,看見一個似曾相識的背影,不經意地想起一個人,思念開始氾濫,是一件辛苦的事

最近愛上林夕的詞,緩緩道來,卻將情緒表達得淋漓盡致。

他說,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要有多勇敢,才敢這樣對一個人念念不忘?每一個表達得文字裡,都有他或她的影子,卻要表達得如此隱晦?

昨天,在另一座城市的好友突然發資訊說:知道嗎?此刻的我,有些難過。

曾經有曲調唱著,有些故事,只能說給懂的人聽。

這樣的旋律和詞曲,不知道唱到了多少人的心底,盪漾著多少微微氾濫的心酸浪漫。

有些無疾而終的故事,小心翼翼地想要隱藏,似乎如此便能將那些情緒和小憂傷藏匿起來,讓自己看起來成熟穩當一些。

孰不知,那只是我們在懵懂無知時候,欲蓋還休的一種表達方式而已。就像當初的我們,明明還是稚嫩的年紀,卻總是要裝作成熟長大的樣子。

情緒終歸是要一個出口的,說給懂的人聽,似乎成了最好的出口

那些發生過的故事,像是過往雲煙,早已飄遠,卻又好像就在眼前,而那個故事的另一個主角,遠在天邊,卻又近在咫尺。

那些懵懂的故事,只是少數幾個好友知曉的,在彼此面前,我們放下倔強和偽裝,難過的時候,隔空將情緒變成文字,抑或是隔著電波,似有若無地訴說,不是尋求安慰,只是,有一個人聽著,便覺得不再孤單。

小希是在半年前離開我們所在的這座城,去了有海的那座城的。也是在她離開以後,我才知曉了她那段持續了十餘年之久的懵懂情愫,從最青澀的同桌的你,到後來無話不談,似是戰友般的情誼。

那些年,我們都以為未來很遠,以為站著看見的地方就是整個世界。

後來,各奔東西,開始各自的圈子和生活,開始有了各自的故事和機遇,身邊開始站著不同的人。

不曾轟轟烈烈,卻這樣淡淡地,忽而好多年。想來,也是一件浪漫的事。

在異城他鄉,訴說著彼此的見聞和成長得失,以為這都是成長的必經階段,以為每個人總是要經歷不同的人事。

只是,當另一個人身邊,站著另外一個人了,便開始多了幾分距離,不再如從前,無話不然。

直到某一天,發現,似乎內心發生了些微的變化,人卻已走遠。

這樣無疾而終的小感情,總是難得,沒有結局,甚至是沒有開始。那些思念,反而是在漸漸明瞭自己的心思以後,才越發瘋狂地氾濫起來。

小希說,總是會不經意間想起,帶著點點懷念,卻又糾纏著心酸,或許這就是心酸的浪漫吧?

各在異城,心疼滋生,卻無從安慰。

房間的網路壞了,不懂網路的女孩兒,在這個時候總是希望身邊有一個三下五除二能夠把問題癥結找出並且順利解決的人。

她說,如若是以前,定是可以大大咧咧給那個人打**,不管不顧他是不是不堪其擾,就覺得自己遇到問題的時候,有個依靠,便不需擔憂。

就像當初,看上一個相似的筆記本,也會迫不及待拍下來發過去問,嘿,還記得嗎?以前我們老用這樣的本子。

走過一片小樹林,有好學的同學在背書,也會發條資訊過去,嘿,還記得嗎?當時我們也這樣努力著。

距離,是什麼時候慢慢滋生的呢?到底是為什麼?怪時間?怪空間?或許,都是因緣際會的結局罷了。

就像當初不知是何時從彼此看不順眼的小屁孩變成無話不然的異性朋友一樣,也不知是何時多了幾分距離,每一個不經意間,那個臉龐在腦海閃現,心心念念,不敢忘卻,卻只能觀望,不敢打擾。

這是怎樣一種糾纏的內心呢?無端想起,卻怯怯地不敢去打攪,像個彷徨迷路的小孩,無助、茫然。

明明知道那段時光已經回不去,明明知道那個懷念的人早已不再,也明明知道,已走過的歲月,又怎麼回得去?可是思念來時,怎麼抑制得住?

只是,到底要有多勇敢,才敢這樣念念不忘呢?

才敢這樣在每一個似曾相識的時空裡,無端地想起,瘋狂地思念?似是隱瞞得很好,那些忐忑,在懂的人眼中,卻一眼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