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華《活著》 人是為什麼而活,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2022-03-17 18:08:48 字數 2195 閱讀 8492

餘華說,人是為活著本身而活著的,不是為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

我想,他說的是對的,人活著就是一個過程,我們所能感受的也只是活著的這個過程,人死後所有的一切都是虛無,名啊利啊就都是浮雲了,我們活著的人總在喊著追求,可我們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我們總說希望死而無憾,可是人死了泉下無知了,有憾無憾又能怎樣呢?

我敬佩餘華《活著》中的那些經歷無盡困難,卻依然頑強樂觀的生活著的人,就像《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那樣,經歷了一生的苦難,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對待世界,沒有一句抱怨的話。

活著只是為了活著,不為金錢不為名利不為繁衍後代,人終有一死,或早或晚,並沒什麼不同。正所謂,此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亦相同。

最開始在《活著》中看到徐有慶死掉,我當時的心情就跟福貴一樣,想殺人!

好好的一個孩子,那麼懂事,那麼可愛就這樣被無良的醫生抽血給抽死了,這事擱誰身上誰也不能平靜吧,可是當福貴知道縣長是春生,是那個打仗時跟他一起搶大米,偷膠鞋,差點一起死掉的春生之後,他就不怨了,他說:春生你欠我一條命,下輩子你再還我。

一直以來我就很喜歡、很尊敬也很崇拜舊式的傳統女人,有人說她們愚昧,有人說她們封建,有人說她們太不自強,可我的觀點卻恰恰相反,我覺得那些女人都太偉大了都是女戰神。

我覺得家珍是聰明的,她知道她要的是什麼,她義無反顧的等著自己的男人悔改。

當福貴在外吃喝嫖賭的時候她不怪,當她大著肚子請求福貴回家,卻被他拳打腳踢的時候她不恨,當福貴被抓去當壯丁消失無蹤,她一個人拉扯兩個孩子照顧老人的時候她也不怨,她是柔弱的,可內心卻是無比強大的,她的信念一直支撐著她,福貴不學無術她等他,福貴消失無蹤她等他,最後她終於等到福貴悔改,福貴回來陪她一起好好過日子。

雖然這之後的日子都很苦,福貴娘說過,人只要活的高興,窮也不怕。家珍只要福貴回來,能每年給他做一雙新鞋,她就知足了。

這就是那時候的女人,溫柔、善良,不求達貴,只求你一直在我身邊。她死的時候對福貴說:“這輩子也快過完了,你對我這麼好,我也心滿意足,我為你生了一雙兒女,也算是報答你了,下輩子我們還要在一起過。”

鳳霞是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知道心疼人,知道護著她爹,偏偏一場大病讓她變得聾啞,可她依然每天笑著對人,家裡的活地裡的活能幹的她都搶著幹,即使爹媽為了讓弟弟唸書把她送人,她也沒怨過誰,讓她走她就走,讓她回來她就拼了命的幹活。

娘得了軟骨病,連福貴都以為家珍要死了,只有鳳霞不信,她要她爹把棺材劈了,結果她娘就真的又好起來了。如果不是後來生苦根大出血,鳳霞和二喜也許能夠幸福的生活下去,鳳霞聰明、善良、勤快,二喜能幹、實在,對鳳霞又百般疼愛,把福貴和家珍當親爹孃來侍奉,只是,人真的不知道走到哪一步就會攤上事,攤上要了自己命的大事。

鳳霞死了,家珍隨後也死了,二喜和福貴就跟著死了一半,好在有個苦根等著他們養,他們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苦根身上,兩個人圍著苦根一個轉,可這不測風雲就像海上的狂風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席捲他們徐家,苦根四歲那年,二喜又出意外死了。

福貴帶著苦根一起過日子,苦根七歲了能幹活了,能幫福貴了,卻一頓豆子給撐死了,就算這樣,親人一個個都離福貴去了,福貴依然說:我是有時候想想傷心,有時候想想又很踏實,家裡人全是我送的葬,全是我親手埋的,到了有一天我腿一伸,也不用擔心誰了。

我突然意識到,其實人活著就是一種最為強大的力量,不管這輩子是貧是富,是被苦痛折磨還是享受著榮華,時過境遷的時候,那些也都只不過是一種經歷。

人活著就是要去經歷這世間的種種,感受這這世間的喜怒哀樂,所以任何遭遇都不能讓人心絕望,努力的活著,去經歷,去感受。

如果當初福貴沒有嗜賭成性,輸光家產,也許他就不會遇到這麼多不幸,而他的一生也不會有如此的精彩,雖然結局讓人扼腕嘆息,讓人痛哭流涕,但是福貴說:

年輕時靠著祖上留下的錢風光了一陣子,往後就越過越落魄了,這樣反倒好,看看我身邊的人,龍二和春生,他們也只是風光了一陣子,到頭來命都丟了。做人還是平常點好,爭這個爭那個,爭來爭去賠了自己的命。像我這樣,說起來是越混越沒出息,可壽命長,我認識的人一個挨著一個死去,我還活著。

在經歷的如此多的變故之後,福貴的心反倒平靜了。

對於那些滿頭白髮的人,我永遠都是充滿敬意的,人生匆匆幾十年,也許不長,但我想他們能走過來,一定都經歷了很多很多,他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書,雖然不一定都波瀾起伏,但每一本都很精彩。

從小我最喜歡坐在爺爺奶奶的腳下,聽他們給我講老一輩的故事,奶奶說:我們年輕時受的那些苦啊,到如今全都已經嚥到肚子裡了,也不覺得了,誰活著不是這樣呢,這一輩有順心,有不順心,過的是好是壞最後也都是那一條路。

爺爺奶奶一起相濡以沫六十七年,爺爺走的時候,奶奶沒有哭,她一直是笑著的,而且爺爺走了之後,她更加積極的去生活,我想她已經看淡了生死,隨時準備迎接那一刻的到來,但是在那一刻到來之前,她還是要努力的活著,拼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