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間誰人能書,八面出鋒?!

2022-03-16 08:02:01 字數 2359 閱讀 6114

趙孟頫在《定武蘭亭跋》中提出:“書法以用筆為上,而結字亦須工。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用筆千古不易由此而來,寫書法以筆法為首要,筆法不過關寫書法徒有其形。可以說關於書法的筆法,從古至今無所不用其極,各類筆法的解釋千變萬化,其中以米芾的“八面出鋒”最有爭議。

自米芾提出“八面出鋒”以來,沒有停止爭論,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對於書法先賢書論,各有各的理解,甚至望文生義,當然誰都可以發表高見,只是不要過,真有人畫了示意圖來解釋“八面出鋒”筆法,真是不敢苟同,誰有本事能寫出八面出鋒的書法?除非是一個大墨點,那就是不是八面了,是飛花四濺。

“八面出鋒”,有兩層含義,一是“八面”,二是“出鋒”,要理解它們的正確含義。筆者以為,“八面出鋒”主要是指筆法。“八面”的“八”應該是虛詞,就像“一言九鼎”“八面玲瓏”之類的虛詞,實際上是指多種變化;“出鋒”指書寫書法時充分發揮毛筆鋒穎效能。

筆法是書法的精髓,是書法技法中的基本功。除了趙孟頫強調筆法,清·周星蓮《臨池管見》中也說:

“書法在用筆,用筆貴用鋒。”

書法用筆主要是書寫點畫時在起、行、收過程中筆鋒起止行走變化,要靠執筆和運腕來實施。在筆法和結字兩者相對而言,米芾更注重筆法,有說米芾賣弄技巧也不為過,當然米芾有那個本事。

米芾像再就是可從運筆角度、速度和力度幾個方面來理解“八面出鋒”。無論是藏鋒入筆還是露鋒入筆,毛筆與紙面都構成一個角度,角度不同就產生不同的筆勢。速度的變化可以寫出直曲、生澀的線條。米芾的“刷字”源於其用筆迅疾勁健,盡興盡勢,追求韻味、氣魄和力量,最主要是追求自然,痛快淋漓、奇縱變幻的氣勢,把性情與創作時的一瞬間感受發揮無遺,米芾真正是“達其情性,形其哀樂。”孫過庭《書譜》。

米芾 《臨沂使君帖》

“八面出鋒”的另一層含義是中鋒、側鋒等多種筆鋒運用結合。米芾書作中有很多他人不常用的用鋒法,或者是更高明、更巧妙的運用,如逆鋒、側鋒、駐鋒和拖鋒等。除此而外,米芾還善於鋪毫和把握書寫速度與線質關係。“刷字”在表現早米芾鋪毫用筆。鋪毫萬毫齊力,提按頓挫皆有,使點畫筋、骨、肉相稱,不僵弱,不尖細。否則,寫出來的字就會乾枯無血肉,骨氣蕩然無存。善用鋒者力求筆鋒著紙的每一根毫芒都能起到作用。

米芾《西掖黃原拓》區域性

乍看米芾的字,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個性鮮明,用筆率意,筆法變幻莫測,有書法先賢形容米字“痛快淋漓、風檣陣馬”,米字成了“狂、怪、險、絕”代表,筆者認為恰恰是一個“刷”字才讓米芾寫出了具有鮮活生命力的“米字”。古人說,書法貴在有筋骨、有肉、有血,顯然這是生命最基本的三要素,具備了三要素一個生命的軀體便產生了,再加上思想精神就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這裡應該是古代書法家把書法賦予了生命的藝術,活靈活現。米芾的不羈的用筆,個個具有生命力的“米字”在他的筆下誕生。

劉熙載《書概》雲:“行筆不論遲速,期於備法,善書者雖速而法備,不善書者雖遲而法遺。”米芾寫書法行筆速度,決定其筆畫線條紮實,有力。

米芾《盛制帖》

米芾所處的時代是北宋,緊接晉唐,再由於他的集古對前人的經典傑作深入領會,對書法技巧的重新再認識,而形成自己的風格,他的行書是晉唐之後有一變,走出了晉唐藩籬,與蘇軾、黃庭堅等人塑造了宋書法既有個性的張揚,又有對書法技法的深刻把握,形成了“宋尚意”的書法審美。

米芾《行書多景樓詩冊》區域性

米芾在書寫時的運筆可以說是到了得心應手的地步。如其用鋒穎很短宋筆,書寫半寸見方的小字翰札,方寸之間極盡筆鋒之變化。大字名篇,用筆則更加率意,筆法運用達到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地步,在運筆書寫過程中能從任何一個方向調整筆鋒,收放自如,如他總結的“無垂不縮,無往不收”。老米的書法功力已達極高境界,遍臨百家“至老既成,不知以何為祖”

原句:

“壯歲未能立家,人謂吾書‘集古字’,蓋取諸長處。總而成之。既本始自成家,人見人不知以何為祖也”。米芾《海岳名言》

可以說米芾的筆法玩到家了。

綜上所述,米芾所謂“八面出鋒”,是功到自然成。試想,以米芾引領北北宋書法潮流的“宋四家”之一的身份和資質,站在書法藝術的高度說這番話,史可以理解的,斷不可斷章取義,望文生義。一家之言,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