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4月28日,俄羅斯新濟布科夫鎮

2022-03-14 09:50:57 字數 2125 閱讀 1828

1986年4月28日,俄羅斯新濟布科夫鎮上,退伍軍人斯科夫正在自己庭院中悠然自得的休息,突然一團黑色的雲層籠罩了整個天空,緊接著一場大暴雨傾瀉而來,足足下了40分鐘。同時,斯科夫家中的一臺可以探測核輻射的儀器也突然響個不停,他好奇地拿著儀器在家中各個地方測試,結果儀表上顯示的數字讓他震驚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事還得從3天前說起。1986年4月25日深夜,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第4區的176名員工接上級安排對反應爐的自我供電系統進行測試。次日凌晨1點23分實驗正式開始,但就在此時反應爐的核心卻突然發生了連續的**,一條30餘米的火柱擊破了反應堆的外殼直衝雲霄,反應爐上方重達1200噸的頂蓋瞬間噴入天空,將鈾和石墨釋放到所到之處,反應堆上裂開的缺口噴濺著肆無忌憚的火花,致命的輻射粒子被噴向數千米的高空,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就這樣爆發了。

大火使得當地**部門第一時間派來了消防隊員,然而這些年輕的消防員卻像往常一樣穿著普通的消防服與大火作鬥爭,他們向火源中心噴灑了大量的水想把火撲滅,但火勢並沒有減緩。令人擔憂的是,消防員們並不知道他們的身體已經暴露在致命的輻射當中,當晚就有2名消防員死亡,後面的幾個月中相繼又有28人喪命。

4月26日早晨,切爾諾貝利上方的雲層已被帶有放射性的火柱所汙染,**的反應爐核心被埋在了14米的石礫下方,大量的石墨正在燃燒,並且融化出了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爆發發生8小時後,在克里姆林宮的戈爾巴喬夫所掌握的訊息卻很少,附近鄉鎮上的居民也對3公里之外的災難一無所知。小鎮居民依然像平時一樣生活,孩子們在廣場上玩耍嬉鬧,年輕人為了生計奔波,老年人在公園裡散步,一副平靜祥和的畫面。

給大家交代下當時的相關資料。正常大氣中的放射量是0.000012倫琴,但剛過中午小鎮上的讀數已經高達0.2倫琴,是正常值的1.5萬倍,到了傍晚輻射值上升到了正常值的60萬倍。一般情況下人體每年最多可吸收2倫琴的輻射,若吸入量超過400倫琴,人體就會遭到致命的輻射汙染。

4月27日上午8時,小鎮上的輻射值持續攀升,當局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上午11時,當地**開始採取第一批安全措施。1000多部卡車抵達了小鎮,下午兩點軍方宣佈將徹底疏散小鎮上的所有百姓,並且只給大家2個小時的收拾時間來打包行李,從此他們再也沒有踏上過他們生活過幾十年的土地。有個老人不想走,他留了下來,幾周後人們發現了他的屍體。

災難發生48個小時後,小鎮上只剩下了軍方人員和科學代表團成員。第三天,莫斯科派來了安託區金將軍和他手下的80架***隊前來滅火,飛機飛到反應爐200米高空之上時,放射量測定器指標瘋狂轉動,直接爆表,安託區金將軍驚愕不已,他認為只要暴露半個小時就足以致命。安託區金和駕駛員們只好對著反應堆火焰空投大量的沙子和硼酸粉末,不一會兒,他們全身就會被熱氣蒸出來的汗水浸溼,士兵們吸入了許多輻射量。幾次任務後大部分士兵開始出現嘔吐現象,他們不得不被送往莫斯科6號醫院。

**發生後一週,距離核電廠7公里的切爾諾貝利市居民也被撤離,緊接著核電廠方圓30公里內的所有村莊都要被撤離,但是他們已經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核汙染,這些地區地區被清空,從此與世隔絕。

此時4號反應堆的裂口雖然被六千噸的沙子和硼酸填滿,但在巨大的堵塞口下方,195噸核燃料持續燃燒,產生的熱氣正熔化著裡面的沙子,堵塞口表面已產生裂痕。這樣的事實讓蘇聯頂尖的核專家們憂心忡忡,因為堵塞口下面一旦達到臨界溫度就會引發第二次**,那將造成更嚴重的悲劇。

為了避免第二次**,專家決定在燃燒的反應爐底部建立2米高30米寬的空間,裝置一套龐大的液態氮冷卻系統。先後有1萬名20歲-30歲之間的礦工進入地道工作,他們克服裡面缺氧和高熱的困難,在1個月零4天內挖了150米長的地道,這樣的速度是一般礦區的三倍。

隨後蘇聯共有50萬人(10萬軍隊+40萬平民)從各地被派往到了切爾諾貝利來清理所有的放射性物品。**發生8周後,他們開始將被炸燬的核反應堆進行隔離,工程師設計出了覆蓋整個核反應爐的巨大石棺,由長170米,寬66米的鋼鐵混凝土構成,經過數個月的艱辛石棺工人們才打造完成,在整個過程中他們所遭遇的困難數不勝數。1986年的冬季,切爾諾貝利降下了第一場雪,隨後檢測出的核輻射資料數證明了石棺的密閉性,當時專家們估算石棺至少能密閉30年。

令人痛心的人們在切爾諾貝利經歷了艱苦卓絕的清理戰役之後,無一倖免地都一定程度上遭受到了汙染。他們返回故鄉後遭受著體內吸收到的放射線的折磨,不得不住進各地的醫院求診。20年後存活下來的人基本已步入天命之年,但仍不得不與病魔相伴終生。無論如何,面對切爾諾貝利核輻射巨大的危險和挑戰,他們卻義無反顧地衝向了危險最前沿,他們是當之無愧的英勇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