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為寫講話稿煩惱嗎?這裡幾個建議助您事半功倍

2022-03-04 14:08:07 字數 1917 閱讀 7601

有的人寫材料抱著一種想法,寫長了還能刪,寫少了不能加,於是面對各種各樣的素材,不加甄別分析,覺得好的一股腦兒全用上。有的人覺得材料篇幅長,拿給領導時看起來有分量,也能體現自己幹了不少活兒。有的人長期以來養成囉唆的習慣,講一個問題恨不得從遠古時代談起,顯得自己旁徵博引、文思泉湧。事實上,一篇材料好不好,判斷標準從來不是篇幅長短,而是文章本身蘊含的思想和邏輯。更何況,篇幅長短還得視具體情況而定,長不見得就好。比如,年度工作會議上“一把手”的工作報告,下級單位比上級單位還長;領導班子成員的述職述廉報告,副職比正職還長,都是不太合適的。

每個人寫作、說話都有自己的風格,強烈的風格放在個人作品中沒有任何問題,但在公文材料中要謹慎使用。某同事,寫作時所有文章大到總結、小到簡報都是濃墨重彩、大開大合,特別愛抒情,剛接觸覺得挺有文采,時間一久就給領導留下了“太浮、太虛、不實在”的印象。文辭華美、有韻味的文章,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帶來藝術享受和精神愉悅,但公文材料畢竟姓“公”,文風相對來說還是要樸實、莊重一些,這是由其基本屬性決定的。多樣的文風在公文材料中不是不能用,而是要依據體裁、場合等多種因素綜合確定。舉個例子,前幾年為單位某副職領導撰寫離任講話時,我有意多采用了一些抒情表達,比如,“在這片敢為人先的土地上,在這個充盈溫情的團隊裡,在這個凝心聚力的大家庭中,我堅持用心思考、用心決策、用心做事,與同事們一道,為事業傾注了精力和心血,寄託了情感和追求,付出了熱忱和努力。”既貼合幹部離任發言的場合,也符合這位領導當時的心境,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小標題要對仗,幾乎是所有“筆桿子”的共識,領導們也喜歡。小編也是這樣,寫任何東西都要整出幾個“新”、幾個“堅持”、幾個“更加”來,甚至連字數也要一樣。小標題對仗工整,一方面便於讀者迅速把握文章主題和框架,考試時特別適用,另一方面也有一種形式上的美感。但是,有時我們會陷入對仗“強迫症”,為了對仗而對仗,弄出一些生硬、彆扭的表達,比如,為了和“強化、優化、固化”對仗,自己編了個沒出現過的“常化”;為了和“一片丹心、一往無前、一絲不苟”對仗,寫出個不是成語的“一直堅持”,顯得不倫不類。不管什麼形式,始終是為內容服務的。就像我有個發小在組織部工作期間,組織部的材料從來沒有講究過對仗,寫工作總結或彙報材料,都是直接“一、基層黨建方面……二、幹部管理方面……三、人才隊伍方面……”,把工作說清楚了就行。

小編寫材料時有個毛病,喜歡加入太多自己的想法,忽略了對領導思想的領會、把握,有時在領導意思的基礎上來點“添枝加葉”“添油加醋”,內心還有點小得意,但寫出來的材料領導不滿意不說,還會反問一句,“我是這個意思嗎?”“我有這麼說過嗎?”公文材料是為領導服務的,說白了就是領導意圖的貫徹體現。我個人認為,三等的祕書記錄,二等的祕書補充,一等的祕書創作。對於初學者來說,先得學會走,才能學會跑。首先要通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琢磨和練習,熟悉領導想法、瞭解領導思路、把握領導意圖,然後才是在此基礎之上的二次創作。比如,最簡單的整理領導講話,建議初學者除了必須要調整的用詞錯誤、語序混亂外,儘量原汁原味地保留領導本來的表達,不做過多的改動。一來避免因為不熟悉造成對領導意思的曲解;二來通過反覆多次整理領導講話的練習,加強對領導思路的領悟。

我們說公文也要講究文采,什麼文采?淳樸自然的文采。有的人對文采存在誤解,以為彎彎繞繞、故弄玄虛就是文采。明明一句話可以交代清楚的事,非要用一段話來說;明明可以直接告訴你的,非要給你打個謎語。這種情況我見得最多的就是政務資訊,很多人喜歡在政務資訊標題上搞些奇怪花樣。《美好的一天,難忘的記憶》,不知道的以為在寫心得體會,實際上寫的是組織新錄用人員開展軍事化作風錘鍊,直接說《××單位組織新錄用人員開展軍事化作風錘鍊》不行嗎?《你心中的“年味”是什麼?》,看標題以為是演講稿,實際上講的是一線人員春節期間堅守崗位應急值班,光看標題誰能知道寫的是這個主題?為了用最簡潔明瞭的語言把事情說清楚,公文材料要多用直敘、概述,不用倒敘、插敘;只用直筆,不用曲筆;只作簡要說明,直接議論,少作描寫、抒情和旁徵博引。只有這樣,才能符合明晰、準確、簡樸、莊重的公文語言總體要求。說了這麼多,總結起來就兩點:客觀上,公文材料說到底只是一種工具,作用就是把事情說清楚,所以公文材料寫作要回歸本真,有話直說、長話短說、把話好好說。主觀上,公文材料是為領導服務的,領導說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領導滿意是材料寫作者的終極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