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愛上一支樂隊,無可救藥的!

2022-02-13 16:01:56 字數 2484 閱讀 2329

一樣的米養難養的人

一樣的風不同的方位

不同的忠貞一樣的虛偽

那感情好哪敢不更好

——《人間惆悵客》

文丨舊故麻袋

這是個容易“炸”、容易“燃”、容易“感動”的夏天,或許若干年後,我會無比懷念這樣的夏天。

這個夏天的與眾不同,源於“小眾”身影的迸發,前有《這!就是街舞》,後有《樂隊的夏天》、《中國新說唱》,把街舞文化、樂隊文化、說唱文化匯聚在夏天燥熱的氣息裡,別說,還真香。

三檔節目的質量都很高,完全沒了之前“玩票性”的質疑,特別是《樂隊的夏天》,我之前

diss

過這檔以“樂隊”為主角的綜藝。

diss的原因很簡單:一方面是剪輯上的混亂讓人實在是厭煩,說實話,我完全不像去聽什麼“純享版”,我只是想把這一期期的內容看完;另一方面,樂隊的特色不夠突出,唱的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歌,說白了,就是沒有驚喜感,就像是聽**

,畢竟不在現場,感受不到樂隊的氣氛,隔著螢幕,我能感受到作為電視觀眾的尷尬。

不過當賽程過半,1v1搶位賽拉開帷幕,《樂隊的夏天》終於開始進入正片環節,那一首首老歌新編,把我感動的那叫一個喜歡。

我之前對樂隊的瞭解很少,也甚少去**節和**會,難得去了一次迷笛,重金屬味太重,反倒顯得我的格格不入,所以樂隊的小眾在我看來,是我想融入都很難樂在其中的,那句“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雖然打動我,但我也做不到感同身受。

《樂隊的夏天》在作為展示平臺這一點上做得很好,至少我現在知道了“海龜先生”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支樂隊;“旅行者”不是兩人組合,背後還有好幾個樂手的配合;痛仰和麵孔雖然老炮兒,可前面還有新褲子,這個不年輕的樂隊,我卻說第一次聽說;以為年輕人只懂流行和說唱,卻沒料想來了“盤尼西林”、“

click#15

”和“vogue 5

”;認為樂隊只是搖滾範兒的,最後愛上的卻是復古風的“皇后皮箱”

......

今天先來說說被我鎖了的“皇后皮箱”。

皇后皮箱是復古的、慵懶的,復古的唱腔,迷人又帶著**的鼓點,讓一曲《人間惆悵客》,圈粉無數,用迷幻的曲調,帶著聽眾走進了60、

70年代的不羈與灑脫,濃濃的復古曲風,感染力十足。

國內很少有這樣一支樂隊,濃郁的像一杯酒,可以保留那個年代的香醇。在搶位賽時,雖然敗給了“旅行者”,但應了張亞東的那句話:你們的歌,很適合在開車的時候聽。

卡菈迷人的聲線,善於捕捉那些微小的細節,並將我們一一拖進充滿黑色幽默的復古幻境,這是我聽完目前他們在《樂隊的夏天》現場表演的感受。

在節目之外,我去聽了青峰收錄的《仙人指路》,omg,原來這才是他們牛

x的一面,濃重的東方色彩和全盤西化的復古搖滾樂有著天壤之別,《仙人指路》融入的是

80年代話語**的音色,無論是樂器、旋律,還是歌詞,都讓我們在感受復古話語**的同時,又感受到新的表述方式,在歌詞上甚至還加入了古風古韻。、

《仙人指路》造了一個“仙境”,並將道家的“無為”和“逍遙”融入**的精神核心,倡導一種與自然、社會和諧相處的處世之道,畢竟只要把問題簡單化,所有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喜歡他們,或許單純只是因為他們傳遞的那種感受,復古的唱腔,迷幻的曲調,加上他們可甜可酸的隊員,有時候**就是那麼簡單,樂隊也是,感情也是,婚姻也是。

他們的調子,總帶給人高階感,那種高階感不是距離上的疏離,而是符合你內心審美的**,不單單只是為了流行和傳播,還因為有自己的種種堅持和感悟。

喜歡他們和喜歡“盤尼西林”這樣的年輕樂隊不同,中生代樂團充滿著前路的未知和迷茫,也有著創作的瓶頸和既定框架的限制,所以比起年輕樂隊的初生牛犢不怕虎,比起老炮樂隊的無所畏懼,中生代樂團有著自己的尷尬境遇。

希望皇后皮箱能繼續的堅持唱下去吧,畢竟在一片混沌世界,需要有幾個清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