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年前的“蟬鳴”

2022-01-16 07:23:44 字數 1493 閱讀 1736

兩千年前的“蟬鳴”

說實話,要把曹操與關羽放到一塊比,我還是更喜歡曹操。不管戲曲舞臺上如何把他塗成大白臉,說他奸,說他狠,我總認為在三國時期,他不僅是個戰略家、軍事家,更是一位偉大的思想家和一位對生活對人類充滿大愛的詩人。

一般人往往記得曹操的兩句詩。一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似乎有些消極,總在飲酒感嘆人生的短暫。另一句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這倒很積極,說其不服老,人到暮年,依然志存高遠。

東漢末年,群雄紛爭,整日戰爭不斷,曹操在《蒿里》一詩中寫到:“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他對生靈塗炭、人民煎熬於水火,充滿了同情。雖在戰亂之中,曹操對於未來的社會,仍抱有極大的熱情,他在《對酒》一詩裡描繪了一幅讓我們今天讀來仍會嚮往的“和諧社會”景象。詩云:

對酒歌,太平時。吏不呼門。王者賢且明,宰相股肱皆忠良。鹹禮讓,民無所爭訟。三年耕有九年儲,倉谷滿盈。斑白不負載。雨澤如此,百穀用成。卻走馬,以糞其土田。爵公侯伯子男,鹹愛其民,以黜陟幽明。子養有若父與兄。犯禮法,輕重隨其刑。路無拾遺之私。囹圄空虛,冬節不斷。人耄耋,皆得以壽終。恩德廣及草木昆蟲。

何等美妙的一幅理想社會畫圖:官愛民,民禮讓。少有所親,老有所養。頭髮白了就不應再幹重活,到了高齡,會壽終正寢。風調雨順,種一年吃三年。官吏清明,不貪贓枉法。民不違法,牢獄都空閒下來。尤其了不起的是最後一句:“恩德廣及草木昆蟲。”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愛護自然,保護野生動物。視自然萬物之生命平等,皆施之以恩德。

近兩千年之前,是何等進步的思考,是何等廣闊的襟懷。

我曾經在一次詩歌講座上說到曹操這首詩,有一位詩人下來提出了質疑:“這不是詩吧?”

這令我很震驚。一個詩人在災難深重的時代,以極大的熱情構寫了對理想社會的嚮往,這需要怎樣的激情和怎樣的愛心,怎樣的襟懷和怎樣的想象。我們可以把它當成一首積極明朗的政治詩,更可以看做一首詩人直抒胸臆、力爭改造社會的言志之作。

古人評價曹操的詩,認為:“借古樂府寫時事,始於曹公。”這便是實實在在把曹操歸入現實主義詩人行列了,當然是準確的。

我又想起那位“詩人”對曹操詩的“質疑”來。這些年來,詩界裡流行的多是所謂詩人個人“內宇宙”的感嘆,或者遠離社會現實生活的“空靈”。許多年前,詩人公劉曾著文說:詩歌要關注人民的疾苦。當年就有位文學界的權威人士立即反駁:人民如今還有什麼疾苦?甚至要組織文章進行批判。

我曾說過,文學不關心民瘼,自然人民也便不會關心文學。如果文學一味跟著低俗文藝想“娛樂至死”,那其實表明文學也已死了,至少那一部分已經死了。

說到現實主義,我想到一段德國現實主義的代表詩人哥特弗裡特·貝恩的話,他說:那種“天使般的縹緲聲調”,只是“迎合讀者的傷感與纖弱”,“並沒有能征服塵世,而是在塵世面前逃之夭夭”。

曹操的詩,正是要征服塵世,要改變塵世。他不僅限於在詩裡說說,而且還實踐著自己的理想,這當然是生命之詩,是和著血和死生的詩。

仍然是這個德國詩人貝恩,他說:“偉大的詩人卻也是偉大的現實主義者,距離現實非常近——他內心裝滿了現實,非常之世俗,是一隻從泥土中生長起來的蟬。”

多好,一隻從泥土裡生長起來的蟬!曹操於兩千年前的鳴叫之聲,至今仍響在我們耳邊,讓我們感動。

當然是一位詩人,曹操!一位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

都說中華上下五千年,五千年前的五帝時代究竟什麼樣

都說中華上下五千年,五千年前的五帝時代究竟什麼樣 悠柔愛談生活 昨天07 54 黃帝生活於大約4500 5000年以前,他不但平定了當時各部...

十年前的高考心事

就像個孩子,受基因的影響,總不怎麼討人喜歡。剛攆出家門又匆匆地回來。 羞答答到何時是個盡頭呵,我的文章!郵箱裡多了幾個退稿,說得很委婉,可我...

一百年前的後壇街

有幾位先生對《 南門壇上記事 長樂茶館 》中後壇街的位置提出異議,文章中描述的後壇街是現在的平橋街東段 老三星到小廟場段 ,即浴春池前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