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良惡性腫塊的超聲造影與彈性成像對比分析

2022-01-15 04:27:38 字數 3081 閱讀 1908

安徽醫科大學解放軍八一醫院臨床學院解放軍八一醫院特診科(劉軍,司芩,錢曉莉,黃聲稀,楊璐)

乳腺疾病是目前國內外女性的常見病、多發病,其中乳腺癌的發病率近年來呈明顯上升趨勢,且逐漸年輕化。超聲檢查是臨床篩查及診斷乳腺腫塊的首選方法,其中超聲造影和彈力成像技術是近年來研究的熱點。本研究對比分析了82例乳腺癌患者共96個乳腺腫塊的超聲造影和彈性成像的聲像圖特點,旨在比較兩者對乳腺腫塊良惡性的診斷價值,從而提高乳腺癌的診斷水平。

目的:**超聲造影與超聲彈性成像技術在乳腺腫塊良惡性鑑別診斷中的臨床價值。

方法:對82例患者的96個乳腺腫塊進行超聲造影及彈性成像檢查,分析其影象特徵,並對照穿刺活檢或手術病理結果,分別評估兩者單獨及聯合應用的靈敏度、特異度和準確性。

結果;96個乳腺腫塊經組織病理學診斷為惡性39個,良性57個。超聲造影顯示,良性腫塊造影劑的到達時間、達峰時間均晚於惡性腫塊,峰值強度常低於惡性腫塊,消退時間較惡性腫塊長,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彈性成像顯示,惡性腫塊主要為評分4分及彈性應變率比值(sr)≥3.03,良性腫塊主要為評分1~2分及3分(sr<3.03)。超聲造影和彈性成像診斷乳腺腫塊的靈敏度、特異度和準確性分別為71.8%、89.5%、82.3%和82.1%、86.0%、84.4%,而超聲造影聯合彈性成像的診斷效率最高,依次為94.9%、96.5%和95.8%,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

結論:超聲彈性成像及超聲造影檢查對乳腺腫塊的良惡性鑑別有較大的應用價值,聯合檢測更有助於提高乳腺癌的診斷率。

近年來由於高頻探頭及彩色多普勒技術不斷推廣,超聲醫師對乳腺疾病診斷經驗的不斷積累,乳腺腫塊良惡性的鑑別準確率越來越高。目前常規超聲判斷乳腺腫塊的良惡性主要依據二維超聲表現,根據腫塊的形態、邊界、內部回聲、包膜、鈣化及彩色血流訊號的表現綜合判斷。在實際工作中由於乳腺組織層次結構多、回聲複雜,且部分腫塊體積比較小,病灶內部未發生明顯變性,其惡性表現不典型,很難與其他良性病變區分開,因此常規超聲診斷乳腺腫塊的良惡性的準確率較低。乳腺癌細胞通過釋放一種促血管生長因子受體來刺激新生微血管的形成,而彩色多普勒僅適用於顯示較大的滋養血管(直徑≥200μm),對腫瘤新生血管網無法顯示全貌,對血供較少的乳腺癌容易漏診及誤診。超聲造影技術是乳腺超聲檢查的新拓展,可彌補這一缺陷,其顯著提高了超聲對病變組織在微迴圈灌注水平的檢測能力,對於常規超聲無法定性的腫塊,超聲造影具有明顯的優勢。本組96個乳腺腫塊超聲造影后有34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強,多表現為不均勻性弱增強、內部造影劑不規則充盈缺損、有穿支血管以及增強形態不規則、增強範圍較二維影象增大等,準確率為82.3%,與馬淑梅等研究報道的結果一致。超聲造影觀察物件是乳腺腫塊的微血管,而一些良惡性腫塊的增強模式存在交叉重疊現象,因此易造成漏診和誤診。本研究中有4個不典型的浸潤性導管癌及2個導管原位癌被誤診為乳腺良性纖維瘤,分析其原因可能是惡性腫瘤生長較快且癌細胞間存在大量纖維硬化組織壓迫血管,不利於新生微血管的生長,導致造影劑無法進入腫塊內部,表現為均勻性低增強或無增強;另1個導管內乳頭狀癌由於體積小於5mm,處於無血管生長期,超聲造影時表現為無增強,被誤診為乳腺良性結節。

超聲彈性成像是近年來發展起來的新技術,進一步拓展了超聲鑑別乳腺腫塊良惡性的空間。在乳腺腫塊的臨床評估中,腫塊硬度的增加,其惡性風險的可能性也相應增加。超聲彈性成像技術正是利用不同組織的彈性係數不同,受壓時軟的組織較硬的部分更容易發生形變,通過比較腫塊受壓前、後的超聲訊號,結合數字訊號和影象處理技術,分析病灶及周邊組織的硬度判斷腫瘤的良惡性。智慧等經研究證實彈性應變率比值法和改良5分法相結合能夠提高乳腺癌的診斷率,明顯優於傳統5分法。本研究結果顯示,乳腺惡性腫塊的超聲彈性影象評分多為3~4分且sr≥3.03,而良性腫塊彈性評分多為1~2分,乳腺癌的硬度明顯高於良性結節。本研究中,彈性成像診斷乳腺惡性腫塊的靈敏度為82.1%,特異度為86.0%,準確性為84.4%。然而影響彈性成像診斷結果的因素很多,如乳腺腫塊的大小、位置及檢查者主觀因素等。本組96個腫塊中有7個惡性腫塊漏診,彈性評分≤3分且sr<3.03,其中2個為小乳腺癌,受力時變形、移位,使彈性成像的診斷準確率下降;另1個為髓樣癌,病理結果可見大量淋巴細胞及漿細胞浸潤,因此質地較軟,導致彈性評分較低;8個良性腫塊誤診為惡性腫瘤,分析其原因可能是部分良性病灶發生重度不典型增生或鈣化後導致硬度增加,並且良惡性腫塊之間的硬度可以有部分交叉重疊,這是造成誤診的主要原因。

超聲造影、彈性成像檢查對於乳腺腫塊良惡性鑑別均有較高的價值,但兩者均存在明顯的假陽性率和假陰性率。基於各自的優劣勢,本研究將超聲造影和彈性成像結合,其聯合應用的診斷效率最高,靈敏度、特異度、準確性分別為94.9%、96.5%、95.8%,對比單獨超聲造影或彈性成像,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超聲造影和彈性成像技術分別從不同角度分析乳腺腫塊的特徵,為鑑別診斷提供有價值的資訊,兩者具有互補作用。儘管聯合使用超聲造影及彈性成像可以明顯提高乳腺腫塊良惡性的鑑別率,但是作為輔助診斷手段仍然會出現誤診和漏診,本組病例中有1例哺乳期患者,乳腺包塊最大徑>4cm,兩種檢查方法均誤診為惡性,病灶形態不規則,超聲表現為略高回聲,**為低迴聲區,彈性成像評分4分,且病灶血供較豐富,以周邊為主,造影后表現為不均勻性增強,呈“快進快退”表現,且廓清時有少許不規則造影劑殘留;而病理診斷為炎性病灶,分析其原因可能是病灶反覆出血、纖維化後,有膽固醇結晶和鈣鹽沉積,導致病灶邊界不清,組織硬度增加,從而呈現惡性病灶的特徵。另有1例髓樣癌患者,腫塊形態規則、邊界清晰,其臨床觸診表現與纖維瘤類似,病灶彈性評分為2分,注入造影劑後分布均勻,且造影前後腫塊體積無明顯增大,病理學上可見大量淋巴細胞及漿細胞浸潤,質地較軟,因而誤診為良性纖維瘤。因此,在日常工作中,應結合患者病史及其他影像學檢查綜合判斷,必要時可在彩超引導下行穿刺活檢,以提高診斷準確性。

超聲造影和彈性成像對乳腺腫塊的良惡性鑑別均具有較高的價值,是具有前途的超聲檢查技術,兩者聯合診斷更有助於提高診斷準確性,減少漏診、誤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