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李賽美 2劑治癒熱厥 學會辨證,療效就是這麼快

2022-01-15 03:50:10 字數 3719 閱讀 6895

圖*廣州中醫藥大學李賽美教授

在《十問歌》中,第一條便是“問寒熱”,由此可知在臨床辨證時,辨寒熱尤為重要。

以下是小師妹為大家整理的李賽美教授診治寒熱病的醫案三則。

寒熱交作

藍某,男,40歲,馬來西亞人。

1999年7月21日初診。

數月來夜間(7pm一6am)惡寒發熱,汗出熱退。伴身倦,左手腕關節腫脹疼痛,雙下肢可見散在暗紅色結節、壓痛,心煩易怒,迭進中西藥(不詳),諸症不減。

診見:面黃,舌淡、苔薄,脈弦滑,乙肝病毒標誌物陽性,血沉70mm/lh。

辨證屬邪入少陽,膽鬱不舒,痰瘀互結。

治以和解少陽,清熱涼血,化痰散結,以小柴胡湯加減。處方:

柴胡、黃芩、白薇、地骨皮、赤芍各12g

乾薑6g,法半夏、牡丹皮各10g

太子參、生牡礪(先煎)各30g

浙貝母、青蒿各15g

2劑,水煎服,每天1劑。

7月23日二診

患者喜告,寒熱交作已從7pm推遲至4am,發作時間僅2小時,且程度明顯減輕。

舌脈同前,效不更方,前方再進2劑。

7月27日三診

寒熱悉除,唯腕關節腫脹,下肢**結節、腫脹疼痛。

此時少陽樞機已暢,然熱毒痰瘀未除,更五味消毒飲合犀角地黃湯化裁,治以清熱解毒涼血,利溼化痰散結。

處方:

金銀花、菊花、蒲公英、丹蔘、赤芍、浙貝母各15g

紫花地丁、天葵子各12g,生甘草6g

生牡礪(先煎)30g,薏苡仁、赤小豆各20g

3劑後,關節疼痛減輕,結節顏色變淡。

囑其原方續進5劑,以資鞏固。

按語

仲師曰:”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患者往來寒熱,休作有時,且在夜間發作,此為熱毒內伏少陽,波及厥陰血分,毒瘀痰交結不解,實由乙肝病毒引起自身免疫反應所致。

予小柴胡湯,用柴、芩配姜、夏辛開苦降,意在和解少陽;

佐青蒿清透氣分之邪;

赤芍、牡丹皮、地骨皮、白薇涼血退陰分之熱;

浙貝母、生牡蠣化痰散結。

熱毒無膠附之物,而有透達之機,方證相切,藥中肯綮,故獲效甚捷。

身熱陳某,男,41歲,馬來西亞人。

1999年7月22日初診。

胸部以上出汗2年餘,伴頭重、失眠。近日身熱,便爛,有下重感,口乾喜熱飲,四肢關節疼痛。形體肥胖。

舌暗紅、苔薄黃,脈沉滑。

辨證屬溼熱交結。

予葛根芩連湯合梔子乾薑湯。

處方:

葛根30g,黃芩、黃連、乾薑各10g

梔子12g,炙甘草6g

水煎服,2劑。

26日二診。

訴胃脘部有溫暖感,大便清爽。

但仍頭重汗出,心煩易怒,口乾稍苦,關節疼痛,夜間咳嗽有痰。

舌邊尖紅、苔薄黃,脈弦滑數,bp17.3/13.3kpa。

大腸溼熱暫除,但中焦之溼熱有燻蒸肝膽之勢。予茵陳蒿湯合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處方:

綿茵陳、茯苓各15g,生梔子、柴胡各12g

生龍骨、生牡礪(均先煎)各30g

黃芩、黃柏、白芍各10g

薄荷、炙甘草各6g

2劑。29日三診。

頭汗止,頭重減輕,關節疼痛消失,稍有牽拉感,bp16.0/12.0kpa.

舌紅、苔黃,脈沉。

繼以上方加葛根15g,5劑,調理善後。

按語

本案系葛根芩連湯證、茵陳蒿湯證、柴胡加龍骨牡蠣湯證合方。

其洩利下重、心煩易怒、頭重、血壓高分別以葛根芩連湯、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取效,唯頭重汗出,以主訴求治,筆者悟出《傷寒論》茵陳蒿湯證所云:”陽明病,…………但頭汗出,身無汗,齊頸而還,小便不利,渴引水漿者,此為瘀熱在裡,身必發黃,茵陳蒿湯主之。”為溼熱蘊蒸所致,脈證、病機相符,投之獲效。

熱厥陳某,男,26歲,馬來西亞人。

1999年6月29日初診。

患者惡寒發熱、口渴2年餘,屢治無效,精神愈來愈差。

診見:惡寒發熱,口渴無汗,喜熱飲,伴頭暈乏力,尿黃,無鼻塞流涕、咳嗽、咽痛。

查:t37.8℃,bp19.5/12.0kpa。

舌紅、苔白,脈弦滑。

辨證屬表寒裡熱

予附子瀉心湯,清熱為主,佐以溫陽。

處方:

黃連6g,黃芩、生大黃、熟附子(先煎)各10g。

水煎服,2劑。

7月2日二診

仍惡寒無汗,心煩,尿黃,腹脹,大便難,口渴甚,飲不解渴,睡眠欠佳,疲乏無力,手指寒,身著長袖厚衫,進空調房全身寒戰。

舌紅、苔白稍幹,脈細弦數。

慮其口渴加重,前方無效,與附子增熱無疑,診為熱厥證,更白虎湯合四逆散加味。

處方:

生石膏(先煎)、山藥、太子參各30g

知母、麥冬、丹蔘各15g

柴胡、白芍、枳實各12g

炙甘草6g,五味子10g

2劑。7月5日三診

寒熱已除,身著短衫微汗出,在空調房手足溫,不惡寒,大便調,納食佳。前方加減調治半月餘,患者精神佳,體重、體力增加,恢復正常工作。

按語

患者雖發熱惡寒無汗,然無鼻塞流涕、咳嗽等肺系症狀,此非表寒,乃衛陽虛失其溫煦所致。

其發熱、口渴、尿黃、舌紅,裡熱可辨,故予以附子瀉心湯,溫衛陽,瀉裡熱。

服附子惡寒不減,其熱、渴、煩、便祕加重,知其惡寒無汗非陽虛,實乃陽鬱所致。

《傷寒論》雲:”傷寒脈滑而厥者,裡有熱,白虎湯主之。”又云:”少陰病,四逆,…………四逆散主之。

”按熱厥、氣鬱致厥病機論治,”寒因寒用”撤其熱,解其鬱,通其陽,陰陽之氣相順接,則熱、厥、渴、煩諸症自除。

除去寒熱病的診治,李賽美教授在****病也有療效極好的診治經驗。跟李賽美教授學習,你就能直接複製大師經驗,學會有效****病的理法方藥。

2019年6月28日-7月1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