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臣講小楷的用筆

2022-01-15 03:50:09 字數 2347 閱讀 4534

·

【簡介】楊明臣,1955年生,河南安陽人,空軍大校,空軍政治部文藝創作室書法組組長,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楷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解放軍美術書法研究院藝委會委員

小楷的用筆

用筆方法,簡稱用筆或筆法。各種字型形態的個性風格、點線質量的無窮變化皆由不同的筆法所生,故筆法是書法中最為核心的問題,為歷代書家所重視。趙孟頫在《蘭亭跋》中說:“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極言用筆之重要。

首要在於掌握古法用筆。經過幾千年從實踐到理論、從理論到實踐的反覆演進,我們的前人以羲、獻小楷為範,已將小楷的古法用筆做了精闢的概括。

一曰“內法”,即王羲之所創造的小楷用筆方法。書寫時力貫毫端,下筆沉穩,運筆渾厚,骨力豐沛,勁道內含,點畫粗壯時能見筋骨,極細微處也挺然有質,亦稱“骨法”用筆(見圖一)

二曰“外拓法”,即王獻之小楷的用筆方法,在《洛神賦十三行》中體現得尤為明顯。點畫舒展開朗,隨形外拓,搖曳多姿,靈動飄逸,用筆輕盈,疾徐有度,呈現出粗細、方圓、直曲、偃仰各種不同的點畫形態和朗潤華滋、飄然出塵的氣象(見圖二)

三曰“疾澀法”,即快慢節奏的變化。有“疾”筆才能有果決爽利的筆畫出現,才容易產生挺拔峻峭的神采;“澀”即用筆不流滑,要有入紙的力度,有筆與紙的摩擦力,有逆水行舟、與阻力抗爭前進的感覺。清劉熙載《書概》談論“澀筆”道:“惟筆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與之爭,斯不期澀而自澀矣。”

古法用筆是代代傳承下來的,練習用筆就是通過反覆實踐和體悟,掌握其筆法、筆力、筆意、筆勢之微妙變化。筆法是起筆、運筆、收筆的規矩和準則,是最基本的技法。它要求持筆沉穩,下筆肯定,運筆輕靈,收筆凝重,藏露、使轉、提按、疾徐運用自如,逐步達到落筆準確、流暢、生動、自然之效。筆力是指對筆的控制力、入紙的深刻性,通過控制筆鋒的不同角度、不同方向、不同速度、不同力度,寫出富有立體感、厚度感和彈**的點畫,達到圓潤飽滿、生動挺拔的效果。筆力不等於是將毛筆在紙上使蠻勁,相反,如果用筆時指、腕、肘、臂任何一個部位有意識地用力使勁,就會出現僵硬、呆滯的筆畫。小楷筆力的用勁是蘊涵體內、協調生髮、提筆書寫、自如控制的勁力,是長期實踐體悟的結果。筆意是通過用筆的斷連、輕重、快慢、呼應等節奏儀態的變化表現出的某種韻味、情感、精神和意趣,是純粹的個性化藝術感覺,多為只可意會不可言喻的,是和筆法、筆力緊密聯絡在一起的。如《宣示表》的古樸凝重、《樂毅論》的圓潤豐實、《洛神賦十三行》的清勁飄逸、《汲黯傳》的剛健婀娜,都是由筆意呈現出來的。所謂筆勢,就是賦予點畫形質以一種力量感和動態感,使之不至於呆滯僵死,是對小楷的一種較高的要求。東漢蔡邕在《九勢》中說:“夫書肇於自然,自然而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這裡所說的“自然”、“陰陽”就是“勢”的根本存在。筆勢和筆法不同。筆法是任何書家都應該共同遵循的規律,而筆勢則是因個體差異和時代變化而出現的肥瘦、長短、方圓之區別。因對筆法的共同遵循而使小楷的主流藝術風格得以繼承,因筆勢的因人而異、因時而變而使小楷藝術個性不斷豐富。

小楷用筆和其他字型字形一樣,不外起筆、運筆、收筆三個環節。在起筆這個環節,關鍵是掌握“藏”、“露、“方”、“圓”的使用和變化。起筆是歷來為書家所高度重視的,陳簠齋《習字訣》中說:“若求古人筆法,須於下筆處求之。”小楷起筆露鋒居多,因字形小、點畫短,遂起即收。為求執行便捷,大部分筆畫皆露鋒起筆,筆鋒觸紙後順勢而行,鋒芒外露,稜角分明。亦須依字形需要藏鋒起筆,即輕輕逆入,然後反向折筆執行,將筆鋒藏於筆畫中,出現圓潤的效果。真正在書寫時,“露”和“藏”是不能截然分開的,而是交叉互補的,因體賦形,方圓兼施,渾然一象。運筆是筆畫中段的行走過程,是一個相對平穩的階段,是構成筆畫的主體部分。要控管自如,提按適度,執行平穩,哪怕細如鋼絲的筆畫、觸紙即離的小點,也要豐實、勁健,有形有質。收筆是每一筆畫結束的部分,貴在沉著飽滿,力戒浮滑草率。收筆有“藏”、“露”之分,“藏”者在收筆處送力至末,輕輕回鋒,芒不外露,呈圓潤之姿;“露”者收筆一般運用於撇、捺、鉤、挑,運筆末端,穩送輕收,出鋒成角。字中間的點畫收筆,要顧及承上啟下、左右揖讓,“藏”、“露”依勢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