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解讀(四)

2022-01-15 03:12:26 字數 2095 閱讀 5082

1、“氣”是物質世界萬物的本源

《內經》認為,“氣”是客觀世界萬事萬物的本源,在天地未形成之前,這種細微難辨、運動不息的物質之氣,便充滿著整個太虛,後來天體的形成,萬物的生化,無不以之作為其物質基礎。這是我國樸素唯物主義元素論在古代天體形成學說中的體現。《素問·天元紀大論》引我國古代天文學著作《太始天元冊文》說:“太虛廖郭(同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坤元,九星(眾星)懸朗,七曜(日月及金木水火土星)周旋,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馳張,生生化化,品物鹹章。”這幾句話揭示了天體演化以及生命發展等自然法則。遼闊無際的天空,充滿著本元之氣,這便是形成天地的原始基礎。有了天和地的相互作用(吸引和排斥運動),才有生命的起源及其生存的條件,所以有天地才能化生萬物。並指出陰陽五行的運動變化,與日月星辰的運轉有關,它**大地萬物生長變化的共同規律。特別是太陽在天球運動所引起的光熱變化,更是形成四時、晝夜陰陽消長的重要條件,並因此而有寒暑的往來,晝夜的交替,以及陽剛陰柔的現象。自然界陰陽五運之氣的運動變化,不斷推動著萬物的生長和發展,所以萬物都展現出明顯的變化。這種認識不僅符合天體演變規律,而且對自然界運動變化和生命的發生發展都給予了物質的說明。

氣一元論的思想,在我國產生很早,如《老子·象元篇》說:“萬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這是說,宇宙中存在著一種混混沌沌的物質,它先天地而生成,無形無象,獨立存在,運動不止,可以作為天下萬物的始基。說明先秦以前,人們就認識到宇宙中有物質元素的存在,並因此有天地萬物的產生。到了戰國時期,以宋侀、尹文為代表的稷下黃老學派,明確提出了精氣學說,用以解釋萬物的生成,把古代唯物論推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如《管子·內業》說:“精也者,氣之精也”、“凡萬物之精,此(比)則為生;下生五穀,上為列星......是故民(名)氣。”說明精是氣的精華部分,同屬物質範疇。萬物都由精氣所化生,在天上運動的星辰,地下生長的五穀,無一例外,它們都由運動著的物質所構成,所以將這種物質叫做“氣”。由於把物質的“氣”作為天地萬物的本源,就意味著已明確地把自然界萬物都看做是客觀存在的物質,在認識論上確立了唯物主義的觀點。對中醫學術思想的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2、“氣”的運動及其基本形式

《內經》認為,“氣”不僅是構成世界萬物的本源,而且處於不斷地運動、變化之中,氣的內部,包含著陰陽屬性不同的兩種物質,這兩種物質所產生的對抗作用,推動著世界和萬物的不斷髮展,《呂氏春秋》說:“太一出兩儀,兩儀出陰陽,陰陽變化,一上一下,合而成章。”太一,即處於混沌狀態的大氣。兩儀,即陰陽屬性不同的兩種物質。這是說,陰陽是從混沌狀態中的氣分化出來的,所謂“一氣分陰陽”。陰陽兩氣一升一降,不斷地運動變化,相互作用,相互結合,然後有萬物的化生。這與《內經》所說:“清陽為天,濁陰為地”(《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氣合而有形,因變以正名”(《素問·六節髒象論》)的認識是完全一致的。即認為自然界不僅是物質的,而且處於永恆的運動之中,運動產生的原因是物質內部的陰陽矛盾運動,《內經》把物質運動歸結為陰陽二氣的矛盾運動,把物質運動形式概括為升降出入,認為從自然界到人體都無一例外。如《素問·六微旨大論》說:“氣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升已而降,降者謂天,降已而升......升者謂地。天氣下降,氣流於地;地氣上升,氣騰於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變作矣。”大氣的升降運動,是天氣和地氣的相互作用所引起的,天氣屬陽,主升,地氣屬陰,主降。但天地陰陽有上下相互吸引的作用,所以天氣由上升而下降,地氣由下降而上升,陰陽升降互為因果,然後產生自然界的運動變化,並舉自然界的雲雨為例說明之。“清陽為天,濁陰為地,地氣上為雲,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雲出天氣”(《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清陽之氣上升為天,濁陰之氣下凝為地。地上的水受天空熱力的蒸發,化氣上升為雲,所以說:“地氣上為雲”,“雲出天氣”。天空的雲受冷空氣的影響,形成雨而降落到地面,所以說:“天氣下為雨”,“雨出地氣”。這不僅科學地解釋了雲雨的變化,而且形象地說明天地陰陽之氣的升降作用。進而《內經》認為,凡是有生命的物體,也都存在升降出入運動,否則,動物就不會有生老病死的過程,植物也不會發生生長開花結果的變化。如《素問·六微旨大論》說:“是以升降出入,無器(器,指有形的氣質,這裡指有生命的物體)不有”,“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譬如人和動物呼吸空氣,飲食水谷,排洩廢料等代謝過程都是升降出入運動的具體表現,是生物生長變化的重要條件。總之,萬物生存和發展的根本原因,《內經》認為在於運動。不斷的運動,才會不斷地發生變化。正如《內經》所說:“成敗倚伏生乎動,動而不已,則變作矣。”(《素問·六微旨大論》)這一唯物的物質恆動觀是《內經》學術思想的又一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