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面前誰都渺小

2022-01-15 02:54:21 字數 2037 閱讀 7840

校園時代

她們各有著

不同的胸和屁股

以及不同的臉蛋

同在一個寢室

活成了同一個人

都是披肩的長髮

迎面走來

知性而充滿活力

邁著一致的步伐

笑容一樣的甜美

眼睛都會朝你說話

啊,陽光細細碎碎

落在她們肩上

灑滿她們的每一個下午

連同我那躁動不安的

整個青春

中外史觀

在外留過學的她

振振有詞:

袁世凱推翻清王朝功績卓越

國民黨抗戰主力損失慘重

珍珠島事件標誌著東方戰場正式形成

她瞧我們的眼神

和她那古怪的黑框眼鏡一樣執拗

她不知道,道理我們都懂

只是我們更樂於說:

袁世凱竊取了革命果實

共產黨是統一戰線的中堅力量

狗日的戰爭從1931年就開始了

十塊錢

十年前的每天早上

我都可以從媽媽那兒

得到一塊錢

買個燙手的油炸粑

當早餐爸爸贏錢的時候

媽媽的荷包裡

有一塊錢的,兩元錢的

五塊錢的,十塊錢的,二十塊錢的

五十塊錢的,一百塊錢的

我只拿一塊錢的

十年前的一天早上

媽媽告訴我她只有十塊錢了

也就是十張一塊錢

她拿給我一張

讓我買個燙手的油炸粑

當早餐

死亡面前誰都渺小

我將墳飄掛上墳頭

從山腳掛到山腰

山腳躺著奶奶

山腰埋葬著爺爺

一把攥住墳頭草

站上墳頭

掛好墳飄

跳下來時滿手青草味

當我想到有一天

也會以同樣的方式爬上父母親的墳頭

再帶著兩手植物的汁液跳下

忽然眼前的天空極小

山丘極小

雙手殘留的味道極苦

孤獨

去年夏天

我在雲南

一條鄉間小路上

前面遠處

是山後面遠處

也還是山

四下無人

我忽然聽見

有人喊我

像小時媽媽那樣

喊我我回頭

只見一陣風

吹過

讀《一把好乳》

《一把好乳》寫得真是

讓人垂涎欲滴

有個自稱是沈浩波外甥的

“我還沒看過他

寫的這種詩呢,

是我舅舅,

好丟我人吶。”

唉,希望沈浩波沒看見

看見了也當作沒看見

看樣子真的可能是他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