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也喜歡討口彩

2022-01-15 02:35:00 字數 1138 閱讀 6883

中國人喜歡討口彩。看了權延赤寫的《掌上千秋》,***和***用化名討口彩的事讓人過目不忘,揮之不去。

胡宗南率領國民黨第一王牌軍佔領了延安,***為了減輕全國其他戰場的壓力,帶領**縱隊和胡宗南的部隊在延安周旋,取化名叫李得勝。***起的化名叫胡必成。這兩位領袖化名的口彩討的好。

李得勝這個化名即符合人們認識事物發展的邏輯,符合辯證法,也增加了起名人獲得勝利的信心,鼓舞了士氣與人們世界觀結合的天衣無縫,有理走遍天下,共產黨打天下做的就是有理的事情,讓中國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樣擁有真理的黨與國民黨打仗當然能取得勝利,預示了這場戰爭國民黨必敗的結局。

***的化名口彩討也討的好,風趣幽默,來寄託共產黨取得勝利美好的願望。胡必成那是咋幹咋有理,怎麼幹都會成功,即便是胡打亂造,胡幹蠻幹,也能把蔣介石和國民黨打敗。胡必成嗎,胡來也會成功,預示共產黨得道多助,必然能打敗失道寡助的國民黨。

《掌上千秋》中有這樣一個情節。一天,天下著雨,劉戡的七個旅追上了主席率領的人僅有800人的崑崙縱隊。看著劉戡的部隊就在身後,槍聲不時的在自己的耳邊響起,崑崙縱隊的人都慌了起來,心裡非常害怕。主席看了看身後的劉戡和當時的地形,想抽菸。總理一聽趕緊找煙。煙沒有找到總理讓衛士給主席捲好了一根菸。主席抽完了這根菸,帶領著崑崙縱隊沿著黃河邊走了起來。

奇怪的是劉戡七個旅的追兵看著主席帶領的崑崙縱隊旁若無人,不緊不慢的在他們眼前走著,竟然沒有追擊,也沒有開槍。劉戡的七個旅眼睜睜的看著主席率領崑崙縱隊在堤岸上走了三百多米,翻過一個小山崗不見了。

過了兩分鐘後,劉戡所部各個山頭的人馬如夢初醒,槍炮聲猛烈的響了起來。只是沒有一兵一卒敢追上去。

你看總理這化名起的多好胡必成。那是怎麼幹怎麼成功呀。有一次,劉戡剛進延安時,主席率領崑崙縱隊向劉戡的七個旅走去。雨停後總理在火堆旁邊烤鞋邊說:“這說明敵人並不可怕。”任弼時說:“說明***用兵太可怕。”

不是***用兵可怕,是***用兵符合兵法,不論是出奇謀,唱空城計都符合兵法的邏輯,合情合理,所以指揮若定,百戰百勝。

劉戡在延安那個雨天,他率領的七個旅已經追上了***,可是他竟然沒有下令開一槍一炮,也沒有命令手下的部隊衝上去,這是歷史之迷,也是歷史給我們留下的一個伏筆,讓人猜想聯翩。

是劉戡覺得治理中國的大任應該由***來肩負,蔣介石根本不配;還是劉戡害怕主席率領的崑崙縱隊是誘兵,崑崙縱隊的身後埋伏著共產黨的千軍萬馬,他不敢冒然下令進攻。這個歷史之迷劉戡本人知道,別人只能信馬由韁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