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 《周易》與卜筮

2022-01-15 01:57:32 字數 1252 閱讀 1449

《四庫全書總目》將易學歷史的源流變遷,分為“兩派六宗”。兩派,就是象數學派和義理學派;六宗,一為占卜宗,二為禨祥宗,三為造化宗,四為老莊宗,五為儒理宗,六為史事宗。

《周易》本是用來占卜的,這從卦爻辭中眾多的吉凶斷語中可以看出來。一開始,《周易》主要是為周王室服務的,其書掌握在周太史手中,其事則是由太卜主持,具體的卜筮操作則由筮人完成。

至於《周易》的筮法,在今本《繫辭》中記載了一種所謂的“大衍筮法”,但是用這種方法能得出一卦,卻很難確定哪一爻,即便用如後人朱熹等所說的爻變法確定了某一爻,其所得卦爻辭與要卜之事也極可能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因而,從後代見於歷史記載的一些筮例看(如《左傳》、《國語》),卜筮者多不使用卦爻辭,而是依據上下卦的卦象,憑“靈感”任意發揮。即便使用卦爻辭,也是把它作為一個引子進行引申發揮。這也就是說,卦爻辭成了可有可無的東西,《周易》筮法變得沒有一定之則,可憑筮者任意亂說了。這恐怕不符合《周易》的本意。從卜筮自身的發展程序看,在《周易》之前的龜卜和之後的《日書》,卜筮得出的結果都是非常明確的,吉就是吉,凶就是凶,沒有卜筮者發揮的成分在裡面。《周易》最初的筮法也不應例外。正因為這種不用卦爻辭而憑卦象任意發揮的卜筮法的流行,有些卜筮者就捨棄卦爻辭,另作了一套卜筮用語。近年出土的阜陽漢簡《周易》,就是在卦爻辭後另作了些表示吉凶的詞句,如在《大過》卦辭後作了“卜病者不死,妻夫不相去”。這說明至遲在漢代,《周易》的原始筮法就像龜卜法一樣失傳了。但《周易》與龜卜不同的是,《周易》有成書流傳下來,這應該是儒家的功勞。它的原始筮法雖然消失了,但人們又把它和其他方術結合起來,對它進行了發展、改造,形成了一些新的筮法,像《繫辭》中的“大衍法”和《說卦》中的卦象法,焦延壽的《焦氏易林》、京房的八宮法、揚雄的《太玄》等,特別是《周易》本身固有的陰陽說和戰國時期流行的五行生剋理論的結合,對後代筮法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納甲、六壬等筮法被後代的算命“大師”奉為至寶,而陰陽五行學說是中國古代人對世界萬物之間相互關係的一種理解。以現代科學的觀點來看,這種理解是十分粗疏的,許多地方是不符合客觀實際的。因而,以這種學說為基礎的筮法,其科學性與準確性就可想而知了。

(載自《光明**》200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