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山西省高校文學杯徵文來稿選登(八)

2022-01-15 01:57:26 字數 1311 閱讀 1355

眾生相

他是佛前的一盞油燈,聽佛傳授無窮般若。佛教他慈悲,教他正覺,教他自在,教他清淨,卻獨沒有教過他愛。

他日夜燃燒自己照亮佛臺,方便佛渡眾生離苦得樂。他看遍眾生相,可他不懂眾生。聽到善男信女們為了他們口中的“愛情”在佛前長跪不起,他甚至不知是為何意。

他想參禪,像佛一樣普度眾生是他的夢想。佛說,紅塵中人只有將塵世活得通透,方可修行。他閱遍世事,唯獨不懂一個愛字,佛卻從不講與他聽。

他原以為,佛不肯助他,總有一天,他會從別人的故事中悟出,什麼是愛。可佛終究還是給了他一次機會。

那日,他正燃得全身滾燙,熱淚難忍。突然覺得身上一處不知怎地竟涼涼的,他低頭一看,竟是一隻通體雪白的鼠。他不喜這眾生厭惡的東西,可她也是眾生。他想起佛割肉喂鷹,於是任她攀在身上,吮飲自己的燈油。

她日日都來,在他身旁守著。他畏風,於是風從哪邊來,她便將自己的軀體擋在他的哪一面;他懼水,於是不管那些禮佛的人帶來一滴晨露,還是一身驟雨,她都用自己的皮毛將他周圍的案臺拭得乾乾爽爽,不留一顆水珠;他被剪了燈芯,疼得撕心裂肺,她便用柔軟的身軀、舌頭、尾巴去包裹纏繞他的斷芯,減輕他的痛楚;他聽經到半夜,困得燈火闌珊,她便不時搖晃他,有時還來回溜竄,為他醒神。

他最怕看她在風中瑟瑟發抖,或是擦拭水漬後全身溼漉的樣子。因為每次見到她狼狽,他心裡都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酸酸癢癢,很是難受。他也生怕她纏在他的身上貪戀他的燈油,碰擊他的身體,搞得他如受電擊,平白冒出些汗來,凝固成一身小疙瘩。他以為那是厭惡,他以為是她的存在讓自己每時每刻全身心都不舒服,就連夢裡都要深受她的騷擾和折磨。

於是他決心要除掉她。至少,要把她從自己身邊趕走。

那晚,又是住持帶著一群和尚在佛前誦經,他出奇地清醒。可是他卻裝作一副累得支撐不住的樣子,燈光閃閃爍爍。果然,她又來了。她在他的身旁遛了幾圈發現沒有作用,有些著急。她知道,如果他繼續昏昏暗暗,就要被剪燈芯了,那是他最痛苦的時刻,也是她最難過的時刻。於是她開始上躥下跳,製造動靜來提醒他。

終於,他找準了機會,在她又一次輕輕撞擊自己時故意跌倒。她被發現了。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當看到她被和尚趕出去時,他的心會一陣陣地抽痛。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她在臨走前還要歇斯底里地想要對他說著什麼。反反覆覆的一句話,很短,可他不是鼠,聽不懂。

他孑然一身,又在佛臺上經歷了不知多少個日夜。他每晚都會夢到她。醒著的時候,也會想起她。他不懂,為什麼她走了,他還是這麼痛苦?

終於一天,和尚們在佛臺上發現了燈盡油枯的他。他憂思過度,再也燃不著了。和尚們把他扔了出去,丟在廟外的柴堆裡。那些過往的匆匆的眾生,他再也看不見了。

臨終前,他沒有再問佛,來世能否讓他繼續看著眾生?

或許他也不需要再看了,因為這世間的眾生相,他都已明瞭。

作者簡介

山西大學 文學院 2018級漢語國際教育 鄒書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