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絲綢與世博會

2022-01-15 01:38:23 字數 3974 閱讀 9074

江蘇絲綢與世博會

周德華 周寄韻

博覽會是近代西方國家工業革命的產物,以展會規模巨大,展品門類繁多而歷受關注。其中工業和**部類中,原料、產品和裝置佔了很大的比重。回溯百餘年世界博覽會史,中國人蔘加此類活動始於清咸豐元年(1851年)。宣統二年(1910年),蘇州府吳江縣在江蘇省內諸府縣中率先參加世界博覽會。

自古以來,江蘇絲綢以其精湛的工藝和華美的質感,在國外享有盛名,被譽為紡織物之皇后,乃是送展海外的首選產品。1910年,吳江縣盛澤鎮汪永亨昌記綢行及張益源生記綢行選送優質綢樣,送展於義大利都靈博覽會,皆被評為優等獎,各捧回純金獎章一枚並獎狀一紙。[1]

1914

年,中美洲巴拿馬運河完工,美國預定於1915年2月在舊金山舉辦巴拿馬博覽會,以慶祝運河通航一週年。這將成為1851年英國倫敦首次興辦世界博覽會後規模最大的一次博覽會,廣邀各國參加。

1914

年2月初,江蘇省長即行文各地商會,要求預作準備,函內特別指出:“以巴拿馬賽會出品,我國綢業及絲業關於世界**最為著名,然應提前籌備,會同辦理。”蘇州總商

會於同月16日為徵集絲綢展品參加巴拿馬博覽會,致函雲錦、絲業兩公所,並抄送省長原函。[2]蘇州絲、綢兩業作出積極反應,精心挑選展品,並推舉時任蘇州總商會議董、杭恆宣紗緞莊業主杭筱軒為赴會代表。江蘇省府對巴拿馬博覽會極為重視,先於1914年6月1日至30日在上海小南門陸家浜舉行展品預展,並由農商部派員審查遴選。1915年2月21日,蘇州總商會舉行儀式歡送杭筱軒,杭氏成為蘇州參加世博會活動第一人。[3]

本世紀初,中國還是農業國,博覽會展品以絲、茶、綢緞、陶瓷等農副業、手工業產品為大宗,僅廠絲是工業產品。江蘇展品以絲類、綢類產品居多,展出之廠絲繫上海(其時為上海縣,歸江蘇省管轄)和無錫等20餘家繅絲廠所產。在巴拿馬博覽會上,經美國一些資深絲商評定,表示“極端之滿意”,並認為“此次絲樣在美國市場上為最優之絲,即置歐洲市場,亦當為最優之絲,與義大利相頡頏,非日本之所能望項背,”[4]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其蠶業初興,對華絲急起直追,然在巴拿馬博覽會上日絲質量尚不敵江蘇。評獎結果,江蘇廠絲展品獲大獎章1項、名譽獎章1項,其餘悉為金牌獎,可謂皆大歡喜。

但江蘇綢品之弱點在於“門面之闊狹、丈尺之長短、物品之輕重、組織之粗細,苟有一焉!”也就是說規格極不統一,以致“少有出入,決不合於美人營業之習慣,而困難橫生矣!”1915年前後,江蘇全境尚無一家絲織工廠,此次綢行和紗緞莊送展的產品皆出自手工工場或機戶,與歐美國家的工廠組織形式和電力織造工藝相距甚遠。《報告書》驚呼:“若夫零星物品,西爪東鱗,陳列會場,即求銷售,高抬**,並冀獲利,智識之淺,眼光之近,一至於此,無論海外**不能推廣,國內**必為外人所奪而後已,比則思慮所及,驚憂無已者也。”《報告書》一面大聲疾呼絲織行業進行改造,一面也充分估計到難度甚大。以盛澤絲織業為例,“然則欲將盛澤數千之機戶,整齊而劃一之,非有適當之規劃,可靠之人才,豐富之資本,又豈易言哉!”

巴拿馬博覽會讓我國絲綢業經營者開了眼界,起到振聾發聵的作用。不出數年,隨著電力工業的發展,江蘇境內先是上海、蘇州,繼及全省,形成較為健全的絲織工業體系。

巴拿馬國際博覽會是近代江蘇絲綢產品參加並獲獎最多的一次博覽會。除大獎章1枚外,還得名譽獎章、金牌獎、銀牌獎、銅牌獎數十項,得獎的展品有繭、絲、綢、緞、縐、錦、紡、漳絨、手帕和刺繡工藝品等,而受獎者則遍及全省各產地。

1916

年,時為國際絲市的法國里昂舉辦貨樣展覽會,蘇州總商會亦轉知有關絲、綢公所選樣參加。[5]

1920

年10月,美國籌備翌年在紐約舉辦萬國絲綢博覽會

(international silk show)

,來電邀請我國絲綢業界與會。江浙皖絲經同業總公會作出積極響應,即行籌資1萬兩,並電請北京**農商、財政兩部撥款,給予經費補助。同時,在上海組成中國絲業代表團。代表團成員12名分別代表江蘇絲廠業、東北柞蠶絲幫、山東灰絲幫和輯裡湖絲幫。吳江縣震澤鎮輯裡絲商、畢萬茂絲經行少東畢康侯為正式代表。畢氏(其弟畢輔良時任中國駐美公使館祕書)通曉英語,又熟悉蠶絲出口業務,可謂行家。他參加了萬國絲綢博覽會,並訪問美、法、日三國使用者,參觀絲織工廠,心得頗多,返國後寫成《訪美日記》傳世。

首屆萬國絲綢博覽會上,我國絲業代表團除展出各類生絲產品外,無錫錦記絲廠還派出8 名女工,作機器繅絲操作表演。[6]

首屆萬國絲綢博覽會之前,中國絲綢業界接到邀請書後委人翻譯,譯者僅將會名譯為“萬國絲繭博覽會”,殊不知silk除了絲繭而外尚涵蓋綢類產品。出於誤解,我國綢業界人士竟無人與會,亦無綢類產品參展。待至布館時才恍然大悟,然為時已晚,乃由中國駐紐約總領事四出奔波,向華商、華僑借用國產絲綢樣品,裝點門面。

1923

年2月,美國擬在紐約續辦第二次萬國絲綢博覽會。美國駐華商會祕書魯維斯事先於1922年4月24日致函蘇州總商會,誠邀參展,內雲:“來春2月,美國將有全球絲綢博覽會開會,想蘇省亦產絲(綢)首都,錦緞秀服久已馳名中外,況明清皇族衣服多由蘇省製造,是特專函**入,以襄盛舉。並請蒐集各種花緞絲綢以及各種文武**古裝等品運往陳列,藉增歷史上之紀念。”[7]而上海總商會亦致函蘇州總商會,檢討上屆絲綢博覽會因“時商匆促,準備欠周,而絲織品一部,先時又未注意,遂致國內竟無出品運往……盯衡往事,不無缺憾。”函末以“力圖奮鬥”,以期“突過從前之望”,彼此鼓勵。[8]

蘇州總商會於1922年4月30日函告雲錦公所和鐵機公會,要求“蒐集精品送交來會,俾便匯寄。”[9]蘇州絲綢廠商積極響應,其中紗緞同業公會有同盛、王義豐、沈常泰、陶泰豐、施和記、裕昌順洽記、夏源號等7家參加,送展紗、緞共36種;鐵機絲織公會有振亞、經成、蘇經、陸萬昌、天孫、耀華、延齡、程裕源等8家參加,送展機織綢緞38種。盛澤綢業公所送展各類紡綢。震澤和南潯的輯裡絲幫合送生絲及絲經近30個品種。

萬國絲綢博覽會是專業性質的博覽會,只進行觀摩交流,不進行評獎,但蘇州、盛澤的綢類產品,上海、無錫的廠絲,以及震澤的輯裡絲類產品,俱受到好評。博覽會同時也中肯地指出中國絲綢產品的不足之處,特別是手工繅制的輯裡湖絲及絲經。

兩次萬國絲綢博覽會後,震澤絲業界與美國、法國、義大利等用絲國的廠商建立了良好的**夥伴關係。1923年、1924年,美國絲業公會代表兩度訪問了震澤,考察當地的育蠶、繅絲和搖經加工業,並對震澤蠶絲業的改良提出了有益的建議。

1926

年,美國借獨立150週年之際,在費城舉辦國際博覽會,中國在受邀之列。我國已參加過數次世博會,積累了一些經驗,事先作較充分之準備,並由官方和業界人士組成代

表團。20

世紀20年代,日本生絲稱霸於國際絲市,處心積慮地排擠華絲,在費城博覽會上亦擺出恃強凌弱之勢,圖謀敗壞中國生絲聲譽。日本生絲公會及商社在該國**支援下,官商合作,先聲奪人,早在費城博覽會開幕前一年就預先策劃,大肆張揚,共耗資100餘萬美元。而我國財力支絀,經費僅及日方的1/20。

費城博覽會上,中國蠶絲類展品由上海絲繭總公所及無錫絲業公會共同徵集佈置,精選桑、蠶、繭標本及優等生絲,以期與日本抗衡。中日兩國的絲繭及綢緞產品同展於第二館。日方佔地1萬餘平方英尺,為中方的10倍,裝潢佈置極盡豪華之能事,力求在氣勢上壓倒中方。

按照這次博覽會章程,每類展品只能評出一項大獎。日本自以為穩操勝券,頤指氣使,傲慢自若,欲囊括所有大獎。在評議會上中國代表據理力爭,陳述華絲之質優和近年來之改進。美方主席因懼日絲壟斷美國市場,有意挫一挫日本的霸氣。結果中日兩國平分秋色,同獲大獎。其中生絲大獎1項由無錫、上海、吳江、杭州、吳興64家生絲廠商共得。綢緞大獎1項由上海老九綸綢緞局和美亞織綢廠、蘇州振亞織物公司、吳江盛澤商會及杭州緯成公司5家共得。此外,上海中孚絹紡公司的絹織物、南京的織錦、常州的彩色絨線,分別獲特別榮譽獎,為國爭光。[10]

參考資料:

[1]《吳江絲綢志》252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2][7][8][9]

《蘇州絲綢檔案彙編》下,877、955、944、956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

[3][5]

蘇州市檔案館檔案乙2—1,案卷603。

[4]《江蘇辦理巴拿馬賽會報告書》,南京圖書館古籍部藏。

[6]周德華:《萬國絲綢博覽會與中國絲綢業》,《絲綢》雜誌1996年第1期。

[10]

惲震:《費城賽會觀感錄》,南京圖書館古籍部藏。

(作者單位:吳江市新生化纖廠,江蘇吳江)原載《檔案與建設》2003年第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