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觀星象”,瞭解天象有助於求道證道

2022-01-15 01:38:18 字數 3636 閱讀 8536

m413119

道教素有“夜觀星象”的傳統。據《樓觀本起傳》記載,“樓觀者,昔周康王大夫關令尹之故宅也。以結草為樓,觀星望氣,因以名樓觀。此宮觀所自始也。問道授經,此大教所由興也”。道教宮廟稱“觀”而不稱“寺”或者“廟”,與道教夜觀天象的傳統或許有最為直接的關聯。道教為什麼重視天文學,主要原因是受先秦道家遺風之影響,對天體極為崇拜與敬畏。

道教神仙譜系的建立是以天體宇宙的模型為基本構架的,而道教天層結構模型的建構離不開天文學知識,道教神學信仰和思想需要通過一定的科儀形式來表達。道教科儀儀式的實施,特別是醮壇的設計、步罡踏斗之類的科儀程式的編排也需要掌握一定的天文宇宙知識。早期天師道教區組織二十四治、二十八治的設定,即運用了二十四節氣和二十八宿等天文知識,形成了一個有嚴密組織的教區系統。總之,道門出於星佔的宗教政治訴求和延年益壽需要,仰觀天文、俯察地理,從而形成了夜觀星象的傳統。 

丹元子按陳卓所定星座,把周天各星的步位,編成一篇七言長歌,名之為《步天歌》。其獨特的天文學思想主要有以下二點: 

一、“步天識星”的天文學思想 

《步天歌》的最大特色就在於以文辭淺近、帶有韻律的歌訣來介紹陳卓所總結的283官和1464星。例如:

東方(七宿之一) 角宿:南北兩星正真懸,中有平道上天田,總是黑星兩相連,別有一烏名進賢。平道右畔獨淵然,最上三星周鼎形,角下天門左平星,雙雙橫於庫樓上。庫樓十星屈曲明,樓中五柱十五星,三二相著如鼎形。其中四星別名衡,南門樓外兩星橫。(文中加點的即為星名,下同) 

北方(七宿之一) 壁宿:兩星下頭是霹靂,霹靂五星橫著行,雲雨次之曰四方。壁上天廄十圓黃,鐵五星羽林旁,土公兩黑壁下藏。 

北極紫微宮,一本作紫微垣(三垣之一):中元北極紫微宮,北極五星在其中,大帝之坐第二珠,第三之星庶子居,第一號曰為太子,四為後宮五天樞。左右四星是四輔,天乙太乙當門路。左樞右樞夾南門,兩面營衛一十五。東藩左樞連上宰(一作上宰少尉兩相對),少宰上輔次少輔,上衛少衛次上丞,後門東邊大讚府。西藩右樞次少尉,上輔少輔四相視,上衛少衛七少丞(一作門東喚作一少丞),以次卻向前門數。陰德門裡兩黃聚,尚書以次其位五。女史柱史各一戶,御女四星五天柱。大理兩星陰德邊,勾陳尾指北極顛。六甲六星勾陳前,天皇獨在勾陳裡。五帝內座後門間,華蓋並槓十六星,槓作柄象華蓋形,蓋上連連九個星。名曰傅含如連丁。

垣外左右各六珠,右是內階左天廚。階前八星名八谷,廚下五個天宿。天床六星左樞右,內廚兩星右樞對。文昌鬥上半月形,稀疏分明六個星。文星之下曰三師,太尊只向三公明。天牢六星太尊邊,太陽之守四勢前。一個宰相太陽側,更有三公相西偏,即是玄戈一星圓。天理四星斗裡暗,輔星近著開陽淡。北斗之宿七星明,第一主帝名樞精,第二第三璇璣星,第四名權第五衡,開陽搖光六七名。搖光左三天槍明。 

現存《步天歌》中每句還配有星圖,今略。從以上摘錄的《步天歌》內容來看,《步天歌》採用朗朗上口的歌訣形式,形象而生動地記載了星官的名稱、星數和位置。

其優點在於,人們讀著步天歌,如同沿著天上的星官,漫步在天空繁星之間一樣。全歌條理分明,易於記憶。

譬如,我們只要先認識一顆甲星,然後由甲星向東走去,便到乙星,或向南走去,便到了丙星。這樣,念著有韻味的歌訣,按著方向,一顆一顆地走過去,就可以辨認全天星座。

而且由於《步天歌》在傳習天文知識中的巨大作用,以至從宋鄭樵《通志·天文略》起,往往將其視為祕術,限定只能在靈臺傳誦,嚴禁傳入民間。

二、三垣二十八宿的星空劃分新思

眾所周知,中國古代天文學中二十八宿的起源很早,《周禮》中已有“二十有八星之位”、“二十有八星之號”的記載。

二十八宿星空區域的劃分,是以二十八宿星官為基礎,把天空劃分為二十八個區域。每個星宿內有一定的星座,以作為固定的標誌,古人以此觀測七政之星座間執行之規律,測定歲時季節乃至豐歉、禍福。

二十八宿為:東方七宿(蒼龍)為角、亢、氐、房、心、尾、箕,共計四十六個星座。北方七宿(玄武):鬥、牛、女、虛、危、室、壁,共有六十五個星座;西方七宿(白虎):奎、婁、胃、昴、畢、觜、參,共有五十四個星座;南方七宿(朱雀):井、鬼、柳、星、張、翼、軫,共有四十二個星座。下面我們以東方七宿為例,略加說明。 

角宿有十一個星座,分別為:角(又名辰角,共二星),平道(共二星),天田(共二星),進賢(一星),周鼎(共三星),天門(共二星),平(共二星),庫樓(又名天樓,共十星),柱(又稱五柱,共十一星),衡(共四星),南門(共二星)。

亢宿有六個星座,分別為:亢(共四星),大角(一星),折威(又名七折威,共七星),攝提(共六星),頓頑(共二星),陽門(共二星)。

氐宿有十一個星座,分別為:氐(又名天根、天府,共四星)、天乳(一星),招搖(一星),梗河(三星),帝席(又名帝座,共三星),亢池(共四星),騎官(共十星),陣車(共三星),車騎(共三星),天輻(又名天福,共二星),騎陣將軍(一星)。

房宿有七個星座(另有鉤鈐為附座),分別為:房(又名天駟、馬祖、農祥,共四星),鉤鈐(又名衿,共二星),鍵閉(一星),罰(又名伐星,共三星),兩鹹(共八星),日(一星),從官(共二星)。

心宿有兩個星座,分別為:心(又名火、大火,共三星),積卒(共十二星)。

尾宿有五個星座(另有神宮為附座),分別為:尾(又名九江,共九星),神宮(一星),天江(共四星),龜(共五星),傅說(又名天策,一星),魚(一星)。

箕宿有三個星座,分別為:箕(又名農尾,共四星),糠(一星),杵(共三星)。 

由於二十八宿星官在天上的分佈疏密並不均勻,所以這二十八個區域的大小也相差很大。最大的井宿所佔的赤經範圍達三十多度,而最小的觜宿、鬼宿則只有幾度。由於歲差的影響,各宿的距度在不同時代也有些變化。

《丹元子步天歌》還採用三垣來劃分星空。三垣即紫微垣、太微垣和天市垣。古人將北極周圍鄰近的星座,用想象的虛擬線條聯絡為三個星空區,各區都以東西兩藩的星繞成牆垣形式,故取名為三垣,作為天宮中天帝的官署。同樣,作為星官來說,這些名稱的起源或許很早。

這種採用三垣、二十八宿作為全天星空的劃分主體,將整個星空劃分為既有區別又有聯絡的三十一個區域系統的方法,始於道門中人丹元子,無疑是《丹元子步天歌》中又一獨到的天文學思想。這種分割槽方法使得每區域都有一個主體,範圍得當。正是由於這種星空劃分方法較為合理且又十分形象, 故一直被歷代所沿用,直至近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