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必爭 第一期 女真重灌騎兵“鐵浮屠”

2022-01-15 01:01:35 字數 2149 閱讀 4486

鐵浮屠,是南宋人對人馬皆披甲的金國重騎兵之稱謂,鐵浮屠按實說來,只是漢人給予的稱呼,非女真語。

浮屠:在《佛學大辭典》中的解釋是:亦作浮圖,休屠,皆即佛陀之異譯。佛教為佛所創。古人因稱佛教徒為浮屠。佛教為浮屠道。後並稱佛塔為浮屠。佛塔起源於印度。在公元一世紀佛教傳入我國以前,我國沒有“塔”,也沒有“塔”字。直到隋唐時,翻譯家才創造出了“塔”字,作為統一的譯名,沿用至今。

可想而知當時的士兵,面對人、馬皆披甲,猶如鐵塔一般的敵兵攜排山倒海之勢奔湧而來時,內心的緊張和對死亡的恐懼。

南宋紹興九年,宋、金達成以黃河為界的和議。次年五月,金熙宗和都元帥完顏宗弼,以收回河南、陝西之地為藉口,撕毀和約,兵分四路出山東、陝西及汴(宋東京,今開封)、洛(今洛陽)兩京,大舉攻宋。宗弼親率主力十餘萬,奪取東京後,揮師南下。南宋新任東京副留守劉錡北上赴任,五月十五行至順昌,順昌地處淮北潁水下游,為金軍南下必經之地。劉錡為遮蔽江淮,決定以所率部隊與知府陳規共同堅守順昌。

順昌戰役期間。任順昌通判的汪若海,去杭州向朝廷請求救兵,沒有參加順昌戰役。為了表明自己也是這場戰役的直接參加者,在順昌戰役結束,返回到順昌以後,親往戰地,訪問當時的參戰之人以及被俘逃脫的人士,寫成了一篇《札子》送呈南宋朝廷。其中中有專談鐵浮屠的一段:“兀朮所恃,號常勝軍。其所將攻城士卒號鐵浮屠,又曰鐵塔兵,被兩重鐵兜鍪,周匝皆綴長簷,其下乃有氈枕。三人為伍,以皮索相連。後用拒馬子,人進一步,移馬子一步,示不反顧。”(其後還有關於柺子馬的描述,本文暫不討論)

從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鐵浮屠是一支重鎧全裝,戰鬥力和防禦力都極強的重灌騎兵部隊,同時兼具鐵騎衝陣和重步攻城的作用,堪稱“當世強軍”。

公元1140年(紹興十年),完顏兀朮率領手下十萬大軍、一萬五千名柺子馬和五千名鐵浮圖一起浩浩蕩蕩殺奔南宋首都臨安。一直氣勢洶洶殺到長江邊上的順昌,當得上一句“人如龍,馬入虎”。

但是在順昌,守將劉錡和他帶領士兵頑強阻擊下,猶如海浪撞上了堤壩,完顏兀朮手下的十萬兒郎損失慘重,一萬柺子馬、三千鐵浮圖也永遠留在了順昌城下。

完顏兀朮帶領部隊撤退途中遭遇岳飛的伏擊攔截,剩下兩千鐵浮圖與五千柺子馬灰飛煙滅。

面對接連打擊,南宋本有機會揮師北上收復失地,甚至再次給予金國更大的打擊,但是由於統治階級的個人利益,南宋自廢武功,殺死了一批優秀將領。金朝也獲得了寶貴的喘息之機。

宋朝武士

金朝武士

時間到了,公元1230年,曾經氣吞萬里如虎的金國,猶如一個垂暮的老人,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階段。蒙古的窩闊臺汗發動三路伐金,窩闊臺親率大軍渡黃河直攻汴京,斡陳那顏率東路軍走濟南,其四弟拖雷率西路軍自漢中借宋道沿漢水攻打汴京。

公元1232年拖雷大軍成功迂迴至汴京與完顏合達統率援軍,於三峰山(今河南禹州市東南)發生遭遇戰,金軍精銳潰敗,名將張惠、完顏合達、完顏陳和尚與移剌浦阿先後戰死、被俘殺。蒙軍圍攻汴京。

金哀宗堅持至年底放棄汴京,南逃歸德(今河南商丘市),汴京守將崔立降蒙。蒙將史天澤一路緊追不捨,金哀宗逃往蔡州,蒙古軍約宋將孟拱、江海率軍聯合圍攻。1234年正月蔡州岌岌可危,金哀宗不願當亡國之君,將皇位傳給統帥完顏承麟,是為金末帝。此時蔡州城陷,金哀宗自殺,末帝死於亂軍中,金朝覆亡。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當年那支能征善戰的鐵浮屠不僅沒有挽救國家的命運,反而如消失一般泯沒與歷史的長河之中。

其實這主要是因為,金國晚期財政崩潰,無法給部隊批量裝備重甲,同時蒙古崛起後橫掃金國在塞外的馬場,使得金軍缺少能夠揹負起同樣裝備重甲士兵的戰馬。另外更重要的是金國過度依賴猛安謀剋制度,就如後世的八旗制度一般,固然使得女真人驟然崛起,但也埋下了迅速腐化的種子。

蒙古騎兵

做頭條號也有一段時間,小兵每天都在努力的複製、貼上、截圖、碼字。希望看官們,看過以後,念在小兵腰痠背痛的份上,看看廣告,分享一下文章。讓小兵更有動力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