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書法的審美取向是“勢”

2022-01-15 01:01:34 字數 2019 閱讀 5698

現代書法的審美取向是“勢”

——蒙高生書法之我見

張勝利 文

書法與文字的演變歷史是緊密相連的。書法發展到今天已經於文字相分離,那麼我們應該怎麼樣看待今天的書法呢?它是藝術還是書法?

我認為,書法和書法藝術是兩個概念,書法作為藝術只有30年的歷史,在這之前沒有書法藝術,只有美術。這是其一。其二,究竟什麼樣的書法才是書法藝術,什麼又是好的書法藝術呢?

我曾經在全國組織過5次“中國書法走向何方”高層論壇,在論壇上多次討論過這個問題。今天我想借蒙高生書法研討會這個機會,談一談我個人的看法。

我們都知道中國書法“晉尚韻、唐尚法”,那麼未來走向**?我認為今天的書法應該是“尚勢”。我個人已經發表了1000多條“張勝利書法語錄”,其基本主張就是“書法尚勢”。

歷史上很多書法家窮其終生都沒有達到藝術巔峰,不是他們不用功,而是才情不足。關於這個問題,我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一講。我們用點、畫、字、行,組成了一幅書法作品,但其中最重要的是“勢”。“勢”不但關乎一幅作品的成敗,也關乎一個人的性情,離開了勢就不是書法。

從漢代開始,書法就“尚勢”。勢,有靜、動兩種。靜,指楷書。動,是指運動當中的勢,比如行草書。什麼是勢?一把劍懸在頭上,大家誰也不敢坐在劍的下面,因為擔心它會掉下來,這是靜態的勢。關於動態的勢。蔡邕《九勢》雲:“夫書肇於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故曰: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惟筆軟則奇怪生焉。”這裡所說的力,就是勢。力是測不出來的,但如何理解呢?點畫組成字,而點畫之間是有一個勢;字組成行,行與行之間也存在一個勢。比如,蒙高生寫的這幅“漢唐雄風”,“漢”字的點畫之間存在一種呼應關係,這種呼應關係就是“勢”。蔡邕的學生,也就是王羲之的老師衛鑠《筆陣圖》雲:“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顏真卿則說,力出於中鋒用筆,如錐畫沙、屋漏痕。

勢,是點畫之間的呼應,即第一筆與第二筆是什麼關係?如果沒有關係,就是寫字,不是書法。我們看蒙高生的這幅書法,其第一筆的結束就是第二筆的開始,點畫之間有明顯的呼應關係。這是所有書法遵循的原則。

什麼是力?力,有快的力和慢的力兩種。但快速的力,往往顯得單調,沒有韻味。而慢的力,比如像蒙高生這組***詩詞《四條屏》中的“還”字,它的偏旁走之,用筆“一波三折”,它是一種澀力,是慢的力。就像是划船,劃出來的力是不平衡的力。快速的是一種急力,慢速的是一種澀力。這就像是足球的射門,用慢鏡頭看的時候,會看到出腳時先是停頓,然後再迅速踢出去。所以,我們作為書法家,感悟生活才能感悟藝術,感動生活也才能感動藝術。如果沒有對對生活的領悟,就難以寫出感動人的作品。

再是關於字的結構,實際上就像房屋結構。一種是奇形怪狀的結構,如**電視臺新大樓。一種是平穩的結構,如書法的正楷。結構中凡是橫向的、纏繞的,就是性情的、多愁善感的。如果橫平豎直,就不是性情的,而是“運算元”。所以我強調,書法要“我筆寫我意,我筆書我情,我寫抒我情”。蒙高生的草書就達到了這種境界。這是所謂書法之“意”。

那麼,行與行之間靠的什麼關係?是靠氣。不關是形連意連,還是形斷意不斷,都要把氣連起來,如果氣斷了就不成為書法了。就像一個人死了,我們說是斷氣了。我們常說作品要“氣韻生動”。韻,在風雅頌是正確的意思,後來演變為“風韻猶存”的韻。其實,韻就是一種氣,行與行之間就是靠“韻”來連線的。

韻、氣、意,是草書遵循的基本規律。我們看蒙高生的書法,這也是他書法的基本特點。

從審美上來說,書法好不好就兩個字:“力、清”。“力”,我們前面說了很多。關於“清”,是說一幅書法作品要“上清”,無論用筆、結體、章法,不能含糊、不能髒。中國歷史上所有的經典書法,都離不開這兩個字。

蒙高生的書法來自隸書、漢簡,在力表現的表現上十分到位。綜觀他的作品,也很清雅、爽目。他的作品還有很多別的特點,這是其中主要的兩點。

總之,現代書法尚勢,如果沒有力量、沒有勢,就很難發展下去。如果具備了勢,就有了發展的餘地和希望。

如果非要讓我說一個缺點的話,就是寫的時候要精到錘鍊、泯滅痕跡。泯滅痕跡會更高,就像孫悟空一樣,來去無蹤,讓人看不出是從哪個帖學出來的。

我覺得,蒙高生的行草書比篆書好,而他的底子是漢簡,這充分體現了陝西人的黃河雄風、大漢氣度,所以我寫了一幅字《大漢風骨》,送給蒙先生。其實,我們今天的很多說法都是從漢代來的,比如漢語、漢人、漢文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