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舉制度 隋唐時代大創舉,中國的“第五發明”

2022-01-15 00:42:10 字數 3908 閱讀 9719

法國啟蒙思想家伏爾泰曾盛譽中國的科舉制度:“通過層層嚴格考試的人才能進入…衙門任職…人們全然不可能謾想一個比這更好的**…”許多西方學者認為,科舉制度對西方和世界具有極大貢獻,對此西方人將科舉制視為中國“第五大發明”,與“造紙術、印刷術、火藥、指南針”並稱。

科舉制,打破了血緣世襲關係和世族的壟斷,“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部分社會中下層有能力的知識分子有機會進入躋身社會上流。

原始社會時期有著任人唯賢的“禪讓制”,奴隸制時代則出現了“世卿世祿制”的貴族政治,戰國時代以“軍功爵制”和“養士制”為主,漢代則為“鄉舉裡選”的察舉徵辟制,魏晉南北朝為“九品中正制”,隋唐至清末實行 “科舉取士”。

劉肅《釐革》:“漢高祖十一年,始下求賢之詔,武帝元光元年,始令郡國舉薦孝廉各一人。貢舉之法,起於此矣。”

考試取士始於西漢,貢舉是指地方向**薦舉的常科,不包括制舉。所謂“貢”,包含有地方向**進貢的含義,是自下而上的,通常而言與“鄉舉裡選”相關,因此可以將漢隋之間的取士制度稱之為“貢舉之法”。

科舉有廣義和狹義之分,我們現在常講的就是狹義上的。廣義的科舉指的是分科舉人或設科取士,類似於貢舉,起始於西漢;狹義上的科舉則指的是進士科舉,起始於隋朝。

所謂科舉,就是“中國帝制時代設科考試、舉士任官的制度。”

隋唐以前選士制度是以舉薦為主,考試為輔;隋唐以後考試製度才成為了主要的選官制度,舉薦轉為輔。

隋文帝結束了魏晉南北朝混亂局面,實現了國家的大一統,與此同時伴隨的是官吏人才稀缺的問題。於是,隋文帝在參考了南樑、北齊所採用的取士辦法,開皇十五年(595年)廢除了九品中正制,於開皇十八年(598年)設“志行修謹”、“清平幹濟”兩科舉士,下詔:“不問出身門第,只看學識才華,由朝廷組織考試,擇優錄取。”,確立了秀才科。到了隋煬帝大業年間(604-618年)首開進士科,被視為科舉開端。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四月釋出詔令,准許士人蔘加州縣考試,合格者保送入京,參加省試,次年又詔令有德行和真才實幹的人“投牒自薦”

唐太宗時期,實行了偃武修文的文教政策,擴建了學舍規模、增加了學員人數。當時**學校的國子六學有:國子學、太學、四門學、律學、書學、算學,均隸屬於國子監。此外,還有弘文館、崇文館和地方州縣官學。常設科目有秀才、明經、進士、明法、明書、明算等多達五十餘個,其中以明經、進士二科最為重要。尚書省的考試通稱省試,或禮部試。禮部試都在春季舉行,故又稱春闈,闈也就是考場的意思,通常每年正月左右連續三天舉行考試。進士科在這三天期間,要考“貼經、雜文、時務策”三門。

武則天曾親自“策問貢人於洛成殿”,是殿試製度的開端,但並沒有成為永制。

《大唐新語》所載:“則天初革命,大搜遺逸四方之士,應制者向萬人,則天御洛城南門,親自臨試。”

武則天以此強化自身政治基礎,這些士人被稱為“北門學士”。此後還下令“內外文武九品以上及百姓鹹令自舉”,准許官吏、百姓自薦,以免薦舉有所遺漏。長安二年(702年),還“初設武舉”,考生源於鄉貢,由兵部員外郎一人主考。與進士科同年舉辦,內容有馬射、步射、平射、馬槍、負重、摔跤等,此外還需要“軀幹雄偉,可以為將者” ,才能夠“高第者授以官,其次以類升”。雖然只實行了一段時間,但出現了武進士郭子儀這樣的人才,也為後世提供了參考。

唐玄宗開元二十一年(734年)詔天下每歲貢士,減《尚書》、《論語》策,加試《老子》。開元二十四年(737年),科舉舉辦由吏部轉為禮部,由禮部侍郎主管。自此,禮部掌管取人權,吏部掌管用人權,以此加強**領導權。開元二十九年(742年),在京都長安和地方各州縣設立崇玄學,與此同時增設道舉以選拔道學思想高深者。天寶年間,科舉制度大部分科目已經確立,內容形式基本成型。此外,玄宗朝進士科又加考詩賦,進士科又稱“詞科”

唐太宗李世民曾言:“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科舉制度旨在加強**集權,提升統治力量。

隋朝時期設立的有三科,即秀才、明經、進士。此後,唐朝繼承了隋朝制度,並發展到了五十餘科目,但主要以明經和進士兩科。唐初秀才科作為考試的最高科目,對考生要求極高。

“貞觀中,有舉而不第者,坐其州長,由是廢絕,自是士族所趨向唯明經、進士二科而已。”

如果被推薦參加秀才科考試未被錄取,考生所在州的州長還要受到處分,以至於後來秀才科冷落,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便廢除了此科。

科舉分常舉和制舉兩種形式。

常舉,又稱為貢舉、省試,每年在尚書省舉行一次考試。制舉,又稱詔舉,是皇帝親自主持的一種不定期的考試,採用殿試的形式,一般士人和現任**都可以參與。以時務策形式,玄宗後增設詩賦,優等者即可授予官職,無須銓選。

考生生源有“生徒”和“鄉貢”兩種**。

生徒,即**“六學”、“二館”以及地方州縣官學的學生通過了規定的學業考試,選送到尚書省應試。**官學的由國子監祭酒挑選,地方則由長史挑選。鄉貢,即未在官學學習的知識分子在學業有成後,自己向所在州縣報考,經縣、州考試選拔保送尚書省應試。

生徒和鄉貢均同時參加,通過考試公開競爭。省試被錄取的人,還要參加一次吏部的考試,稱為“銓選”。吏部銓選時,需考“身、言、書、判” 四才,即體貌豐偉、言詞條理、文理兼優、楷法優美、言辭辨正。此外,還要觀察“德行”和 “才用”,即綱常品行和實際辦事能力。最後合格者,才可授予官職。柳宗元進士及第,博學鴻詞,則被授予“集賢殿正字”,而大文豪韓愈及第後三次選試都未能通過,無奈下只能擔任節度使幕僚而得以踏入官場。有唐一代,進士及第後整整二十年都未能通過吏部考試、長期不能入仕為官的,也大有人在。

唐朝前期,學校教育與科舉考試是相輔相成的,因此進士大多數是國子監太學生;唐中葉以後,國子學衰微,進士多從鄉貢出。

唐朝科舉中第名額少,且制度存在著明顯的缺陷,考試程式尚不完美。中晚唐時期,科舉漸漸又成為了世族門閥維持門第的重要手段,於是出現了大量舞弊。

舞弊多種多樣,其中以賄買、狹帶與傳遞、洩題與代考和請託為主。賄買,即賄賂科舉考試相關**以買通 “關節”。唐朝允許考生考前將詩文寫在卷軸上送主考官閱讀,稱之為“行卷”。因此,考生可以從中進行賄賂。

小抄因為考試主要內容有“貼經”和“墨義”,貼經相當於現在的填空題,墨義則相當於現在的簡答題,考察範圍則是儒家指定經典,所以容易發生狹帶與傳遞。此外,當時的搜檢制度並不嚴格,考生可以從衣服、食物、筆硯夾帶小抄。

主考官將題洩露給親信,或者考生請人冒名頂替。晚唐著名詩人溫庭鈞就曾代考,時稱“救人”。此外,“貴者以勢託,富者以財託,親故者以情託”,在人治社會人情社會下,請託也就難以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