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十三品 絕壁上的翰墨風華

2022-01-15 00:28:45 字數 4186 閱讀 7901

記者 白丹文/圖

分享到:

《袞雪》摩崖,六月四日攝於漢中市博物館。

6月4日,遊客在漢中市博物館石門十三品陳列室參觀。

石門十三品原址,現石門棧道風景區。

石門石刻舊址老**,6月4日攝於漢中市博物館。

東漢永平年間,漢中郡太守鄐君站在褒谷口,腳下是驚濤拍岸、雪浪翻卷的褒河水,眼前是一條鬼斧神工、驚豔世人的人工穿山隧道。長安至漢中的官道終於打通了最後一公里。這項歷時3年、動用2600餘名囚徒、橫跨秦嶺天險的浩大工程竣工了。鄐君大喜過望。彼時,他也許並未想過他的名字因此永遠被留在了褒谷的一方山石之上。

約2000年前,先民們鑿山為道,修橋渡水,依山傍崖構築天梯雲棧,修建了號為蜀道之冠的褒斜道,也開鑿了最早的人工穿山通車隧道之一——石門。後世嘉念其惠世利民之功,依山鑿石,鐫刻銘文,形成摩崖石刻大觀。

石門十三品是褒斜道石門故址上價值最高、最受推崇的十三方摩崖。1970年,國家在褒河上興建水電站,石門十三品被鑿遷至漢中市博物館保護、陳列。這些令人歎為觀止的“石頭書”,既是研究褒斜道通塞和古代水利建設的珍貴史料,又是研究我國古代書法藝術的傑作。

姓名:石門十三品

年齡:“大哥”今年約2000歲

職稱:國家一級文物

籍貫:陝西省漢中市石門遺址

現住址:漢中市博物館

1 凌空棧道 絕壁史詩

仿古式的棧道凌空飛架於褒谷陡峭的山壁間,走在其上,腳下是碧波盪漾的河水,身側是怪石嶙峋的崖壁,對岸是連綿起伏的翠峰。昔日名動天下的古褒斜道已經淹沒在了河水之下,只這重建的一段棧道成為崢嶸歲月的縮影。我們置身其中,仍能想象當年蜿蜒棧道的巍峨壯麗。

棧道,又稱棧閣。在被河水隔絕的懸崖絕壁上,開鑿孔穴,插木為樑,橫鋪木板,連為道路,可供車馬、行人通過,謂之“棧”;棧道上建房亭遮陽避雨,謂之“閣”。這些棧閣在2000年的時光裡連通了長安到漢中的南北大道,成就了一條征伐之路、文化之路、**之路。

在今天,無論是翻越秦嶺、修築棧道,還是開鑿穿山隧道,都已經不是難事。但是,時光倒流2000年,這項“現代化”的傑作,無疑是我們中華文明中的一顆璀璨明珠。見證者、參與者或是過往行人覽此偉績,無不震驚,題刻抒懷。石門十三品中,有七品都與褒斜道和石門的開通有關。

《鄐君開通褒斜道》摩崖,用平實的語言記錄東漢永平年間,漢中郡太守鄐君復通褒斜道的工程報告。“始作橋閣六百二十三間,大橋五,為道二百五十八里。郵、亭、驛、置、徒司空、褒中縣官寺並六十四所。”歷經近2000年山野時光的一段文字,讓我們彷彿看到了當年華麗又壯美的風光:連綿數百里的棧道蜿蜒於崇山峻嶺之間,凌駕於湍流碧波之上,廊、閣、亭、驛盡在其中。

摩崖是在山崖壁上直接刻字,與山崖混為一體,一般都是在事件發生之地題刻而記之。褒斜道的命運隨著歷史的沉浮幾經通塞,石門也成為引發眾多歷史事件的中心位置。因此,石門十三品出自石門附近,冠以石門之名。

公元前206年,劉邦以漢中為發祥地,築壇拜韓信為大將。褒斜道成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這一計策的重要環節,最終促成劉邦逐鹿中原、統一天下,成就了漢室400多年的基業。自此,漢朝、漢人、漢族、漢語、漢文化等稱謂,就一脈相承至今。在石門南面的褒河水中,有一巨石,色澤如玉,形狀似盆,上書“玉盆”二字,筆力遒勁、氣勢奔放,世傳是劉邦謀士張良所寫。

相傳,公元215年,曹操西征張魯,在漢中經過褒斜道咽喉之地石門時,看到河水奔騰,浪花拍石,猶如滾動之雪浪,觸景生情,在山石之上奮筆疾書“袞雪”二字,行筆放縱不羈,風格圓渾流動,寓剛勁於柔和之中,綿裡藏針,挾裹波濤澎湃之勢,被稱為書法妙品。

西晉滅亡後,中原大陸成南北對立之勢,溝通南北的褒斜道被廢棄不用,石門因此閉塞。公元504年,北魏大軍壓境之際,梁州刺史兼漢中太守夏侯道遷叛出南樑,以漢中之地降北魏。公元506年,樑秦二州刺史羊祉奏請北魏朝廷開通褒斜舊道,北魏朝廷派遣左校令賈三德負責修復褒斜道的工程事項。賈三德帶領由1萬名刑徒、100名石工組成的“皇家工程隊”,對褒斜道和石門進行了修復。

公元509年工程竣工,樑秦典籤王遠在石門內東壁上,書寫了一篇歌頌羊祉、賈三德功績的文章。一個叫武阿仁的石匠在山壁上鑿字鐫刻,點畫形態、線條質感,楷書的神韻都在一筆一畫的鑿刻中一一呈現。“中國南北二銘”之

一、滋養後世一代代書法家的《石門銘》誕生了!

2 金石書法 國之瑰寶

《石門銘》是北魏時期楷書的代表作,筆法大氣、筆陣森嚴,氣勢雄偉中又見俊逸灑脫,被稱為書中仙品。康有為曾言:“《石門銘》飛逸奇渾,分行疏宕,翩翩欲仙。”《石門銘》對書法大家康有為、于右任等人的書法體勢都有深遠影響。于右任曾有詩云:“朝臨石門銘,暮寫二十品。辛苦集為聯,夜夜淚溼枕。”

石門十三品的文字,多為實用字,其筆畫、形體多由時風使然。鐫刻於公元509年的《石門銘》摩崖雖然已是楷書,但其中仍能看出或隸或篆的痕跡。早於《石門銘》300餘年的《楊淮楊弼表紀》摩崖和《石門頌》摩崖,則是漢隸佳作。

《石門頌》被稱為“漢三頌”之一,是我國書法史上公認的一座豐碑,開漢隸勁逸豪爽的書風。清代人張祖翼曾感嘆:“三百年來習漢碑者不知凡幾,竟無人學《石門頌》者,蓋其雄厚奔放之氣,膽怯者不敢學,力弱者不能學也。”

《石門頌》摩崖石面不平,書刻者倚石取勢,字型大小不

一、體態各異、渾然天成。其獨特之處在於全篇筆力圓勁,橫畫不求平、豎畫不求直,但求力度,轉折處方圓不苟,率意揮灑,毫無雕琢板滯之氣,有“隸中草書”之稱。大型工具書《辭海》封面的隸書“辭海”二字,就選自《石門頌》。

《石門頌》還尚未有隸書成熟時期蠶頭燕尾的典型特徵,書寫中仍帶有篆意。而晚於《石門頌》100餘年的《李苞通閣道題名》摩崖和《潘宗伯韓仲元李苞通閣道題名釋文》摩崖,雖為隸書,則楷勢初成。到了南宋時期,被譽為宋隸第一人的宴袤所書的《山河堰落成記》摩崖,卻是蠶頭燕尾、均勻華麗又波磔自如、氣勢磅礴,頗具漢風遺韻。

刻於公元66年(一說公元69年)的《鄐君開通褒斜道》摩崖,則是中國書法“由篆到隸過渡的里程碑”。《鄐君開通褒斜道》摩崖筆畫平直,豎筆短促、橫筆特長,無點畫波磔,卻張揚霸氣,隸勢已成,卻又古意甚濃,帶有秦篆向漢隸時期漸變的風格。

從石門十三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國書法由篆到隸再到楷書的演變過程。從漢到宋,不同時期的摩崖,熔鑄了秦篆的古樸、漢隸的雄奇、魏碑的舒朗、唐楷的典雅和兩宋楷書的勁挺,或寬博蒼渾,或流利婉圓,或高古神異,或峻拔剛正。

石門十三品是古褒斜道上的璀璨明珠,也是人類藝術史上寶貴的財富。1986年,日本書道藝術院理事長種穀扇舟慕名前來漢中市博物館觀摩石門十三品,驚歎感慨之餘,提筆寫下“漢中石門,日本之師”八個大字。

3 百代傳承 無聲盡述

南宋紹熙四年(公元1193年)的夏秋季,漢中的雨水格外多,連綿大雨將覆蓋在《鄐君開通褒斜道》摩崖上千餘年之久的泥沙、苔蘚沖刷剝落,等待著有識之士的發現。第二年,南鄭縣令晏袤果然在石門附近發現了摩崖上的字畫,並在其下方刻下長篇題記,使後人可以搜訪而得之,遂有拓本傳世。

時光從南宋又走過了數百年,汽車問世了,原有的驛道不再適應這種新型交通工具,全國開始興建公路。1934年,漢中修建西漢公路(又稱寶漢公路),褒斜道從此發生了劃時代的變化。

西漢公路修建過程中,擔負留壩到漢中段測量、設計、施工重任的工程師張佐周遇到了一個讓他輾轉反側的難題。按照設計,公路恰巧從石門經過,路面與棧道處於同一水平線上。若繼續依原計劃修建公路,則需要開山闢路,石門和棧道古蹟將毀於一旦,摩崖石刻也將蕩然無存。

石門要保護,公路也不能耽誤。在兩難境地之中,當時年僅24歲的工程師張佐周提出在石門上游架橋,把公路由河西移至河東。架橋改線,保護石門的方案最終被採納,承載著近2000年民族歷史和文化的摩崖石刻也整整齊齊地流傳了下來。

1970年,褒河水庫開始修建,選址在褒谷口的石門。一旦水庫建成,河水水位線將抬高,古棧道、石門和附近的摩崖都將被淹沒。陝西省和漢中地區的有識之士不忍國之瑰寶長眠水下,於是便在水庫修建之前,對石門摩崖進行了搶救。他們選取了石門摩崖中價值最高的十三方,由石匠將摩崖完整地鑿下來,轉移到了漢中市博物館。

石門十三品被保護了起來,可對石門石刻的研究卻剛剛起步。1975年,郭榮章擔任漢中市博物館館長,走上了石門石刻的研究之路。他利用休息時間,伏案研讀,更是在退休之後,攜帶老伴,數次入山實地考察,給我們留下了一部部瞭解和研究石門石刻的鉅著。

百代薪火傳文脈。前人與後輩,千百年來傳承著這十三方“石頭書”,將歷史的波瀾和文化的不朽盡述於無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