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鍼灸甲乙經》 世界第一部鍼灸學專著

2022-01-14 22:49:46 字數 2591 閱讀 7912

“小小銀針,錚錚濟世;煌煌鼻祖,卷卷甲乙”,這是鑲在甘肅省平涼市靈臺縣首屆皇甫謐故里拜祖大典獵獵旌旗上的16個大字,既是對針灸濟世活人功德的讚譽,也是對針灸學家皇甫謐著作《鍼灸甲乙經》彪炳史冊的彰顯。

一《鍼灸甲乙經》成書於公元282年,是皇甫謐集《素問》《靈樞》(即《針經》)與《明堂孔穴鍼灸治要》三書中之鍼灸學內容分類合編而成,可謂“洞明醫術,遂成其妙”。原書根據天干編次,內容主要論述醫學之理論和鍼灸之方法技術,故命名為《鍼灸甲乙經》。

《鍼灸甲乙經》的誕生順應了歷史發展之潮流。隨著《黃帝內經》的問世,中醫理論體系基本完備,鍼灸學術思想日臻成熟。《素問》《靈樞》等已有鍼灸學理論、技術思想的闡述,當時也有若干鍼灸學專著傳世,然或散落殘佚,或散見而不成系統。作為史學家,皇甫謐在年近50歲時,因患“風痺”病及耳聾,開始鑽研鍼灸,廣搜《黃帝內經》前各種鍼灸醫書,並“刪其浮辭,除其重複,論其精要”。他在自序中說:“撰集三部,使事類相從。”《鍼灸甲乙經》就是以《素問》《靈樞》《明堂孔穴鍼灸治要》有關內容為基礎,結合歷代醫學名家論述和自己經驗,對針灸經絡、腧穴、主治等從理論到臨床進行了比較全面系統的整理彙集。這種歸類彙集的整理方法也為後人編撰類書提供了良好的開端和典範。其中所分列的經絡、腧穴、刺法灸法、鍼灸**等內容早已成為當今鍼灸學科內涵劃分的基本框架。在《鍼灸甲乙經》成書之後,不論是宋王惟一創制鍼灸銅人、著書和刻石以廣鍼灸之正確流傳,或是明、清諸鍼灸學者編撰鍼灸書籍,幾乎無不以之為主要依據。《鍼灸甲乙經》成書後,為歷代醫學家、鍼灸學家所重視,傳抄者頗多,自北宋校正醫書局校正後始成今之傳本。

二《鍼灸甲乙經》形成了結構完整、內涵深厚的理論體系。前6卷論述基礎理論,後6卷記錄各種疾病的臨床**,包括**、病機、症狀、診斷、取穴、治法和預後等。

《鍼灸甲乙經》在鍼灸理論上,有很多學術建樹。不僅儲存了大量鍼灸古文獻資料,弘揚了《內經》鍼灸學術思想;而且集西晉以前腧穴學之大成,確立了鍼灸操作規範,彙集豐富了臨床**經驗;其學術思想也傳播國內外,促進了世界醫學文化的交流。

系統整理了十四經腧穴。提出分部劃線布穴的排列穴位方法,記載了經穴別名70多個,補充完善《內經》,記載交會穴80多個,提出“脈氣所發”穴100多個,增補完善了五輸穴的體系和內容。而且對各穴位包括穴位的別名、部位、取法、何經所會、何經脈氣所發、禁刺、禁灸、誤針誤灸所帶來的不良後果、針刺深度、留針時間、艾灸壯數,都作了詳細描述。同時增補了之前典籍未能收入的新穴,使全書定位孔穴達到349個,比《內經》增加189個穴位。《鍼灸甲乙經》還系統論述了經絡學說,在晉以前醫學文獻的基礎上,對其進行了比較全面的整理研究,對人體的十二經脈、奇經八脈、十五絡脈以及十二經別、十二經筋等內容之生理功能、循行路線、循行規律以及發病特點等作了理論概括和系統論述,成為後世研究的依據。

確立了鍼灸操作規範。對持針之姿勢方法,針刺之淺深、方向、輕重事故之預防以及留針時間、艾灸壯數、腧穴禁針、腧穴不能深刺等等,均作了明確規範的表述。不僅對身體各部位的針刺深度提出了要求,保證了針刺安全;而且對200多穴的留針時間以及艾灸壯數作了明晰精準的說明。同時還指出了誤刺誤灸的不良後果;也最早記載了應用化膿灸的理論和技術要求。此外,還特別指出誤刺誤灸的不良後果。記載有誤針引起不良後果的穴位13個,誤灸引起不良後果的穴位有29個。既有對前代經驗的總結,又有一定的創造,從文獻學價值和指導後世鍼灸發展都有重要意義。

彙集豐富了臨床**經驗。皇甫謐歸納了不同疾病的選穴經驗,記載了500多個處方,論述了200多種病症的**,尤其重視**和兒科。特別是在前人經驗基礎上,圍繞鍼灸適應症這一關鍵臨床問題作了系統梳理,提出適合鍼灸**的疾病和症狀等共計800餘種,使學習者易於掌握,同時對針灸方法和臨床禁忌也作了闡述。提示為病人施治,必須掌握時機,根據病人的不同體質與病情,採用不同的針刺艾灸手法和技術。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鍼灸甲乙經》還專篇闡述了每日時辰不同與選穴、針刺補瀉方法的關係,這一時間醫學問題至今在臨床上還在應用,併為國際學者關注和研究。

三皇甫謐的生平經歷豐富,充滿傳奇色彩。家族世代官宦,至其父親家道中落。皇甫謐本人因生母去世,被過繼給叔父做養子。在他年幼時,時常和孩童們“編荊為盾、執丈為矛”,20多歲仍遊蕩無度。一天,他向叔母進獻所得瓜果。叔母任氏流著眼淚開導他:“昔孟母三徙以成仁,曾父烹豕以存教,豈我居不卜鄰,教有所闕?”“修身篤學,自汝得之,於我何有?”皇甫謐深受感動、幡然悔悟,開始靜心讀書。皇甫謐早年主要鑽研經史,著述十分豐富。史書載他“有高尚之志,以著述為務”,著有《帝王世紀》《高士傳》《列女傳》《逸士傳》《玄宴春秋》等。因其名望,朝廷一再徵召他去做官,但他淡泊名利、篤定治學,屢次辭官不受。皇甫謐窮後半生之力,著述了影響中國鍼灸學發展的劃時代著作——《鍼灸甲乙經》。西晉太康三年(282年),皇甫謐68歲時著成《鍼灸甲乙經》,同年在張鰲坡去世。其子童靈、方回,尊父篤終遺訓,擇不毛之地,將其儉禮薄葬於塬邊。世人稱之為“皇甫冢子”。

1700多年以來,《鍼灸甲乙經》早已成為古今中外鍼灸醫生的學習寶典,提供了臨床**的具體指導和理論根據。早在隋唐時期,《鍼灸甲乙經》就已作為醫學教育必學課本,藥王孫思邈在《大醫習業》中說,“凡欲為大醫,必須諳《素問》《甲乙》……等諸部經方”,將之定為醫學生必讀書目。唐宋官學教育中,也明確規定其為醫學校學習必修課,並設針博士、針助教、針師等進行授課和據以指導臨床實習。《鍼灸甲乙經》在國外也產生了廣泛影響,受到世界各國尤其是日本、朝鮮的重視。公元七八世紀,日本、朝鮮均在其醫學教育中明確規定以《鍼灸甲乙經》為教材,還規定了學習日數。可以說,《鍼灸甲乙經》的學術價值具有極為深遠的世界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