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16件紫砂文房就值一個億,紫砂文房的巔峰成就!

2022-01-14 21:41:24 字數 2950 閱讀 7997

▲ 清 陳仲美 鼓釘紋方形水盂

水盂,為磨墨時的盛水器皿。水盂除實用意義外,更多的是具有觀賞陳設性。它供置於書齋的案几之上,與硯田相伴,與文人相對,因此,它必須符合主人的情趣,包括其材質、工藝、造型、紋飾、畫意等等。

▲ 清 陳鳴遠蕉葉紋圓形水盂

陳鳴遠是清初第一大家,也是時大彬後最富盛名的紫砂陶人。善作像生器,也喜作仿古器,塑鏤兼長,技藝精湛,善制新樣。

▲ 清早期 陳鳴遠制紫泥梨皮仿古爵杯

據歷史記載地位尊貴的人用爵,在古代天子分封諸侯時,賜給受封者的一種賞賜物。再後來“爵”就成了“爵位”的簡稱,“加官進爵”也就由此而來。爵杯在手,佔盡天時地利人和,寓意無往而不勝。類似的陳鳴遠制紫砂爵杯數量較少,上海博物館有相似的藏品。

▲ 清早期 陳鳴遠制仿古紫砂簋

這件陳鳴遠所制紫砂簋在目前所見的陳鳴遠作品中極為少見,質感逼真,厚實敦穆。製作工藝細緻精美,為紫砂博古陳設佳器。泥質紫褐色,堅挺潤澤,表現出濃厚的古意,是一件珍貴的陳鳴遠所制仿古紫砂器。

▲ 明晚期 陳仲美製仿古紫砂犧尊

陳仲美是明代著名的制壺高手,這件陳仲美所制紫砂犧尊造型上仿造戰國時期的青銅犧尊,氣息端正高古。

▲ 近代 裴石民制田螺

裴石民有“陳鳴遠第二”之美譽。這件紫砂田螺由一大一小兩個田螺組成,取仿生形之意為之,製作者構思精巧令人折服。包漿厚實,完美無損。小田螺可以作支撐,擺在書桌上平平穩穩,大田螺貯清水,作筆洗之用。兩隻田螺,各司其職,組合成藝術整體。“兩”還應了中國傳統的好事成雙之意。

▲ 清 陳鳴遠雙色葫蘆水呈

此件紫砂水呈造型獨特,將文人文房雅趣融入紫砂工藝中,整體作躺倒的葫蘆形。葫蘆把向上微微翹起,中部開孔,用以注水,又不易露出,設計巧妙。一根老藤纏繞葫蘆束腰處,花葉翻轉,形態自然。下方一隻小葫蘆玲瓏可愛,與一片花葉一起共同支撐保持平衡。整體比例勻稱,線條分明,轉角自然,美觀大氣。

▲ 清乾隆 愛閒老人制內掛釉桃核形水洗

水洗呈半核桃形,一面大一面小,內施天藍釉,外部深紫色,塑有深深淺淺的紋路,褶皺皴裂的表現極具神韻,將核桃外殼的肌理表現得淋漓盡致。外殼邊緣鐫刻有篆書款識“西王母賜漢武桃,宣和殿”另有楷書“庚子年甲申月丁酉日記”字句,下部刻有製作人款識“愛閒老人手製”

▲ 清乾隆 楊季初制彩泥繪山水漁舟通景筆筒

楊季初,清雍正至乾隆年間宜興人。善制菱花壺,與陳漢文齊名,其傳世作品以泥繪筆筒居多,器身以宜興本山綠泥為體,施以嫰黃泥為表,彩色泥繪並堆砌與外壁。這件筆筒與故宮舊藏在形制設色上極為近似,可能為同一批入貢皇宮御用的器物,能存留至今實屬難得。

▲ 清 陳鳴遠花形雙色筆舔

上海博物館所藏陳鳴遠款玉簪筆架與此件器物非常類似,同是運用了兩種顏色和質感不盡相同的泥質,配合相似的技法,以象形的方式表達出來,可謂如出一轍。整體富觀賞性,又有實用性,可作擺設,足見其巧思的精妙。

▲ 清早期 陳漢文制鴛鴦形水洗

此器是陳漢文的代表作之一,身為一整體形鴛鴦,底飾鴛鴦一對蹼足,間飾蓮荷,為鴛鴦戲蓮圖飾,既巧妙,又寓意吉祥,是一件富有濃厚生活情趣的實用品。近似器亦見宋元間製作的瓷器,此類題材和造型在宋元間頗為流行。

▲ 清早期 陳子畦制紫砂盤螭龍水呈

陳子畦,明崇禎至清康熙年間人,善制茗壺,又工文房雅玩,以仿徐友泉為最佳,有貼玉籃樹段壺、番瓜壺,並有水洗、水滴、殘荷湖蟹、瑞獸等傳世。工壺、杯、瓶、盒諸物,為世所珍,相傳他是制壺高手陳鳴遠之父。

▲ 清早期 陳鳴遠制灑紅桃形洗

這件陳鳴遠制灑紅桃形洗造型為一大一小兩個桃子相依,取雙吉之意。胎質細膩,寬口,鼓腹。大桃從中間刨開,腹壁部有一紅色的桃核,紋路清晰自然,褶皺皴裂的表現極具神韻。

▲ 清早期 陳鳴遠制荷葉形蓮瓣洗

這件陳鳴遠制荷葉形洗造型取自荷葉的形狀,闊口,腹部飽滿,通體為紫褐色,遠遠看去就像一片迎風舒展的荷葉,筋脈清晰可見,彰顯一派盎然生機。讓人有風送荷香撲鼻來之感,品茗把玩令人心醉。

▲ 清乾隆 陳覲侯制灑紅團龍壽字紋貢碗

陳覲侯,清代乾隆時宜興紫砂名工。工治壺,亦善做碗、盤等器皿。所制精細工整,造型優美。口微外撇,弧壁,圈足,整器造型靈秀。外壁腹部正中劃分出一段空間,空間內以貼花工藝模印夔龍紋一週,口沿為一圈壽字紋,紋飾清晰,極具立體感。

▲ 清乾隆 仿樹樁紫砂隨形大花盆

這件仿樹樁,紫泥材質,作梅樁形,外壁凸雕瘦骨嶙峋的梅樹,二斜出枯枝上似有花苞點點。老幹發新枝,象徵衰而不老。以截斷的樹樁為造型,是宜興紫砂的常見器形之一。此件花盆雕塑生動,樹節栩栩如生,得梅之神韻,意境深邃,有如根雕之藝術效果。

- the end -

宜興紫砂壺原產地自銷

打動你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