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6大博物館藏紫砂珍品,難得一見!

2022-01-14 21:15:37 字數 2762 閱讀 5003

紫砂壺與其他傳統的藝術門類相比,其歷史較短,紫砂壺真正流行、繁榮發展的歷史有500多年,歷史上的名家精品傳器更是鳳毛麟角。

今天我們來看國外博物館珍藏的名家傳器,看這些流散在世界各地的紫砂重寶。

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

▲沈子澈 葵花式壺

壺底刻款:崇禎壬午。此壺溫潤細膩,造型為六瓣筋紋的葵花式樣,筋紋清晰、一貫而下,古拙雅健。(刊於《虛齋名陶圖錄》上冊,為龐元濟舊藏。)

沈子澈,明末清初陶藝家,浙江桐鄉人。《桐鄉縣誌》雲,其“善制砂壺文具,時人謂與時大彬齊名,款制極古雅渾樸,士大夫家藏及其手製者,價值甚貴”。

▲徐友泉 仿古盉形三足壺

以三瓣凹凸筋紋線飾三足,器形古穆;用泥片鑲接三稜口蓋,通體貫氣;聳立三稜壺鈕,妙若天成。直筒嘴,古獸把,保持青銅器的古樸美感。

盉是中國古代青銅器中溫酒的器具,仿盉形作此砂茗壺,古色古香,給人以非常古雅的美感,文氣十足。

▲李仲芳 瓜稜壺

壺身筋囊大小勻稱,如出一轍,壺蓋、壺鈕、壺底也均為筋囊,與壺體紋理搭配精準統一,配置精密。

無論是壺身、壺蓋還是壺鈕的鑿刻都毫釐不差,壺嘴與壺把同樣延續了壺身的風格,稜線相仿,整體設計優雅秀麗,線條流暢精緻,妙不可言。

▲時大彬 六方仿古

此尊六方器通體陽線筋紋排布,六條線條從壺紐頂端一瀉而出,經蓋面、蓋沿、壺口頸、壺身收至壺足,呈現六方。

整壺線條明晰利落,

品讀有味。

▲時大彬 梅花壺

五瓣梅花均分壺身,壺口與壺身之間起頸,梅花形壺口與壺蓋起脣沿,神采奕奕,凸顯梅之氣韻。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時大彬 梅花壺

此壺整體作五瓣梅花式,周身閃現淺色的細小顆粒,砂粗而質古、肌理勻,妙趣天成。

底款刻“玉照閣 大彬”,此壺是伍德沃德**1982年購買並贈送給大都會的禮物。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

▲榮卿 太湖石提樑壺

此壺砂質溫潤細膩,壺形似扁圓球,三彎流,嵌蓋上飾一小塊太湖石,猶如微型盆景中的假山,圓柱提樑橫跨壺肩兩端,氣勢巨集大。

榮卿,清末陶人,雖名不見史載,但其太湖石提樑尚屬佳器。

▲時大彬 瓜稜壺

此壺呈淡黃色,砂粒隱現,以較密的瓜稜均分壺身,凹稜線自鈕至底相交成一點,製作嚴密、技藝精湛。

己酉是公元1609年,品外居士即陳繼儒,陳繼儒字仲醇,號眉公、品外居士等,是華亭(今上海松江)人,與董其昌齊名。

美國西雅圖藝術館

▲陳鳴遠 梅樁壺

此壺紫泥胎質,壺呈栗色,除了極富生態的殘幹、破皮及纏枝之外,整件作品更是一件強而有力的雕塑。

壺上的梅花是用堆花手法,將有色的泥漿堆積塑造成型,這種裝飾技法在18世紀最為流行。

壺腹刻行書銘款:“居三友中,佔百花上。鳴遠。”

美國納爾遜博物館

▲黃玉麟 方鬥壺

壺形仿量米方鬥,上小下大,由四個正梯形組成,正方形嵌蓋,蓋上有立方鈕,壺流與把手均出四稜,整體剛正挺拔,堅硬利索。

一面刻楊州八怪之一黃慎的《採茶圖》,並刻

“採茶圖,廉夫仿癭瓢子。

”“廉夫”是近代著名畫家陸恢,“癭瓢子”就是黃慎。

另一面刻有吳大澄書寫的黃慎《採茶詩》,

這是黃玉麟與吳大澄合作最有代表性的一把壺。

巴黎吉美博物館

▲陳孟瀛 桃形對杯

吉美博物館,又稱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陳孟瀛是清代初期的陶藝大家,其傳世作品很少見。

2017年3、4月份在中國宜興陶瓷博物館,舉辦的宜興紫砂花盆藏品展中,曾展出朱家溍先生珍藏的陳孟瀛款紫砂花盆,為陳孟瀛難得一見的紫砂精品傳器。

▲陳鳴遠 田螺水丞

水丞取田螺形,塑一隻大田螺的外殼兩側,各趴一大、一小田螺,取“母子孫”之意,三隻田螺背角著地成三足,田螺形象飽滿,形象生動逼真,懶散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