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雄 普陀山自由行與參團遊,你選哪個?

2022-01-14 20:23:13 字數 3547 閱讀 9146

點選上方藍字關注:

思與遠方

釋出有思想 有情感 有啟迪的文章

關注《思與遠方》

思與遠方

國家

社會

生活    責任

普陀山自由行與參團遊之比較

遊覽千島之城舟山市,參朝千寺之島普陀山,是妻子多年來念茲在茲的事情。

雖然我曾經於1999年秋參與汕頭至舟山首航之旅踩線採風團,但當年旅遊路線為“定製”內設趕鴨式的,帶著宣傳廣告任務,也來去匆匆,蕭規曹隨於導遊,沒有時間自由發揮,沒有主觀介入感悟,更沒有閒情雅緻叩名剎,訪山叟,觀險浪,問奇礁,憑獨欄,過珞珈山,謁滄海,臨蓮花洋,拜觀音;因而一揮手即忘記,沒有留下任何深刻印象,加上時間過了20餘年,更連最主要的線路也遺落殆盡,無從想起;當然還有對新開闢的線路景點毫不知情等緣由,故而妻一問三不知。

於是,進入夏天之後,我又重拾起研究普陀山的線路方式等旅遊攻略,做到既省錢,又隨情任性,自由發揮,線路多彩,景點絢麗,一舉多得。

首先,我讓妻子打**給旅遊公司諮詢,去舟山普陀有何種遊覽辦法,多少錢?對方導遊連稱“歡迎參團普陀山遊,如果你們有兩人要參團,則先報名後,等待第三人報名後3人成團才能於本星期天出發。出發時乘坐飛機到達舟山市,然後過普陀山遊覽,住賓館,飽覽普濟寺、慧濟寺、法雨寺等,但沒有到達珞珈山島,第三天乘坐飛機回潮汕機場,3天2夜所需費用為2888元。”

妻子一聽,便覺得參與旅行團出遊,自然是跟著人走,跟著導遊亦步亦趨,自己免去勞心勞力之煩,吃飯住宿,上班車,過渡口,入景區,全部由旅行公司包攬,旅行者只帶幾件衣物,就可方便“上陣”,輕輕鬆鬆,但卻無法發揮主觀能動性,時間也太短,無法看到自己需要看的瑰怪奇險處,更重要的是無法到達南海觀世音菩薩最早修煉的道場珞珈山島;當地民間傳說,“到了普陀山島,不到珞珈山島,等於只遊賞了一半,是不完整的。”

利利弊弊,長長短短,經權衡計較,妻子進退維谷,首鼠兩端,猶疑無斷。我連稱借鑑一下已先睹為快鄰居的遊覽攻略,再做決定,別急急忙忙,長考不會出臭棋的。

妻子從鄰居家回來後,竟變得斷然決然,自己網上訂機票,夫妻倆自由行,無拘無束,沒有時間限制,不受他人指點介紹,自娛自樂,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從7月1日起,一系列準備工作有條不紊進行。先是兒子網上訂購了來回機票,7月5日上午10時30分春秋航班,從潮汕機場飛寧波,票價160元,再從寧波櫟社機場乘大巴到舟山的朱家尖渡口,坐輪渡直達普陀山,入住當地漁村民宿,每晚160元;回程是9日上午10時山東航班的飛機,票價220元,從寧波櫟社機場飛潮汕機場。兒子說“本來8時的春秋航班才150元,考慮無法那麼早到達機場等因素,不敢要“。

7月5日早上7時多,兒子駕車帶我們到潮汕機場,當天的12時25分準點到達寧波,隨即有到達朱家尖渡口的大巴,15時30分乘渡輪到達普陀山,漁村民宿的經營者已在渡口等候,當晚宿於西山漁村。6日又徒步又乘坐班車,遊覽了普濟寺、慧濟寺和法雨寺等重要景區景點。三餐或在民宿附近的農家簡單就餐,或在普陀山鎮一條街吃素菜,或景點附近吃蘭州拉麵、燒餅。經比較,只有普陀山鎮的一條街的餐館最為經濟便宜,其他的很貴,如一塊北方大餅15元,一碗刀削素面30元,而在寧波櫟社機場附近,一個大餅2.5元,差價是6倍。

7日,我們花了140元,買了從普陀山到珞珈山往返輪渡票,遊覽了這個方圓不足一公里的小島7處禪院,完整遊玩了普陀。至11時返回普陀山,並利用餘下的時間,觀賞了新羅礁景點;下午,妻子又再次拜謁了普濟寺,我們遊逛了普濟寺附近的西天景區、植物園、紫竹林、百步沙等。

8日一大早,妻子再一次聆聽了普濟寺的晨鐘暮鼓後,我們從普陀山坐遊輪、乘大巴到達寧波,宿於賓館,每晚130元。下午3時多,我們乘坐公交到達蔣介石的故里——浙江奉化溪口溪一村,買了50元門票,參觀已經被改建得面目全非的蔣介石故里。

9日一早到達寧波櫟社機場,12時15分到了潮汕機場。至此,5天4夜的普陀山、奉化溪口自由行完滿結束。

事後一計算,5天4夜兩人只花了3500元,比3天2夜參團遊足足少花2000元,還多看了幾處地方,但期間又得旅遊者依靠自己,啟動腦筋,急中生智,開拓思路,靈動敏捷,親歷親為,費力勞心。

因此,世間事,兩全其美的難逢罕見,十全十美的無處尋覓。

謝文雄

發表過的作品

(點選下方題目閱讀)

今月曾經照古人

胡璉也欽敬岳飛

“特效藥方”

悲情英雄總相惜

我讀歷史多遺憾

不妨一笑泯恩仇

晴窗綴錦嘆“不才”

青埂峰下“赤足郎”

“本地姜”的入世出世

田間地頭話桑麻

非己所得終要還

中醫?西醫?

偏 好老山女兵的5元錢故事

緣來情沾襟

金兵為何未盜宋仁宗墓?

行人口碑勝勒石

作者簡介

謝文雄,廣東普寧人,出生於六十年代初,汕頭經濟特區報社記者。

自少年便喜歡文學,因而在從事新聞工作之餘,偶爾心有所思、情有所感、言有所抒、目有所寄,便“不事雕琢、信馬由韁”寫下散文、隨筆、雜文,撰寫一些對聯、碑記等篇雜,信手向各地報刊投出,也偶爾有被採用,抑或有撿獎。

《思與遠方》:靈魂的詩和遠方

《思與遠方》學習平臺

投稿郵箱

:whming

369@126.com

以文載道 以文會友 以文化人

堅持真實 

嚴實 樸實的風格

不譁眾取寵  不粗製濫造  不追名逐利

長按***關注《思與遠方》

覺得不錯,請在下方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