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的母親,喊我回老家去吃瓜

2022-01-14 19:53:04 字數 1874 閱讀 4002

**:王國彬

凌晨四點,一陣急促的鈴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不耐煩的一把抓住手機:誰啊!

“小夢,你說想來吃瓜,啥時候回來啊?”是母親,我心裡暗自一驚,揉揉惺忪的睡眼,一骨碌爬起來,睡意頓時也全無了。

母親在老家院子的空地裡種了些甜瓜,一次閒聊中,說等瓜熟了,你回家來吃啊。不曾想,我的隨口一應,卻惹盡了母親無盡的掛牽,心裡不禁一陣愧歉,遂趁著假期,帶上剛放暑假的兒子,一路驅車北下。

雨飄飄灑灑的下了將近一個多月!過了安徽境地,天居然放晴了,細碎的陽光透過烏雲迫不及待的露出了笑容,不經意發現,雨後的陽光,竟如此溫暖,看來老天也是眷顧歸家的人!

早出晚歸,到老家時已是晚上八點多。姐姐聽聞我回來,也是拖家帶口跋涉四五十里地在家等我,母親樂呵呵地說:還是有姐姐好吧,知道你回來了,給你買了最喜歡吃的燒餅,看那燒餅,金黃的芝麻布滿面層,煞是誘人,心裡一陣溫暖:親人在,一切都好!

不過,我最喜歡的就是姐姐做的一手好飯菜。閒聊了一會,母親在庭院裡支一方桌,一家人團坐在桌前,米湯、鹹菜,佐以饅頭,倒也吃的津津有味,開啟院門,一陣夏風飄進來,整個院子頓時也都涼爽起來。

現在孩子都大了,家裡的人口也增多了,在一起吃飯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吃過飯,剩菜剩飯倒入桶裡,餵雞餵豬,如今,無雞可喂,無豬可養,眼睜睜的流入下水道。

家裡的三間土屋,換成五間瓦房,再到如今的兩層樓房,在時光的交錯中,一磚一瓦,都澆灌著父母的心血和操勞。

望著滿院的瓜藤,母親又嘮叨開了:一個夏天你爸也不給我幫忙打藥,鋤草,都是我一個人弄,直到後來看了種的有點起色,才給我伸了把手。

其實母親**知道,父親私下說了幾次“你母親年紀到了,不能再做事了,種點瓜夠自家吃就好了,還要起早貪黑拿街上賣,你說累不累”,想必後來父親幫忙收拾,大約也是於心不忍吧。

母親辦了乘車免費的老年卡,如今上公交車,還要結合蘇康碼一起使用,母親剛開始使用智慧手機時,憂愁了許久,這些對年輕人來說不是什麼難事,但對年邁的老人而言,卻比登天還難。

等到手機上要身份驗證時,母親身份證一時想不起放**了。

“你知道我的身份證放**去了嗎?”母親抬頭望著老爸。

“你的身份證放哪我怎麼知道”,母親的一句問話,一下觸碰到父親的暴躁神經。“別急,別急,安靜一下想想在哪”,我趕緊幫忙打圓場。

“等等,我好像記得,3203211947……,嗯,後面是……”當我把父親說完的後幾位數字輸進去,提示成功!我心中不禁暗暗給老父親一個贊:居然能背出母親的身份證號碼,如果不用心,根本做不到的。

或許老爸的急性子,老媽的愛嘮叨,都是緣於愛啊,無聲無息,經歷爭吵,卻又相濡以沫。經歷過歲月無情的沉澱後,他們早已經習慣這種生活方式,來為對方分擔解憂,給以最純天然的關懷!相比那種相敬如賓的夫妻,他們的這種關懷更如冬日暖陽,如綻放的花朵,愈發燦爛。

歌曲《常回家看看》這樣唱到:“生活的煩惱,和媽媽說說;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談談。”以前只知道簡單的哼唱,現在仔細體會歌詞,才發現原來其中的道理是這麼深刻。可謂“初聽不知曲中意,再聞已是曲中人”。

夜色漸漸暗了下來,鄉下不比城裡,一入夜,便靜了下來,辛勞了一天的父母也是安然入睡。打呼聲此起彼伏,在寂靜的夜裡格外響亮,而在我聽來卻如跳動的音符,聽來是那麼悅耳。

近些年來,時常聽到村上老人去世的訊息,隨著父母年齡越來越大,自己心中那種懼怕的感覺與日俱增。可是父母終將會離我們而去,現在為數不多的每次見面,都應該好好珍惜,好好用心去呵護他們。

如果有一天,當父母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的時候,請你緊緊握住他們的手,陪著他們慢慢走,就像當年他們牽著你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