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守護一陵墓 神祕的成吉思汗守陵人

2022-01-14 19:23:28 字數 1456 閱讀 4021

鄂爾多斯草原多風,大風起兮,在無遮無攔的原野上,猶如脫韁的野馬,肆無忌憚地橫掃一切。雖已入夏,有風的天氣還是讓人感到些許涼意。呼嘯的晨風中,班澤爾開啟祭壇上的銅廟,取出酥油燈,置於廟前的供几上,再將香爐燃起,隨著蒼涼的螺號聲,他盤腿坐在香爐前的氈墊上,誦經一般念起頌詞,另一位祭師則轉著祭壇,將茶水灑向天空……一天的工作就這樣開始了。

風很大,隔著燈罩,酥油燈的火苗不安地躍動著。見此情狀,祭拜完畢,班澤爾趕緊將燈送回廟內。“讓聖主靈前的神燈永遠長明是我們守陵人的責任,它已經整整燃燒780年了。”班澤爾一邊整理銅廟內的神物,一邊回答我的問話。銅廟不大,僅容兩人,我被擋在了門外,除了祭師,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走進銅廟。

銅廟背後,矗立著五杆軍旗,中間一杆高丈餘,配有一枚烏金的矛形旗頂,綴以三尺長的黑馬鬃纓。這個矛形旗頂蒙語呼作“蘇勒德”(徽標),曾陪伴成吉思汗南征北戰,每一次出征前,大汗都要為蘇勒德舉行祭祀儀式,作戰時將擦拭一新的蘇勒德插在戰車前。作為重要遺物,蘇勒德與成吉思汗的其他聖物一同供奉在成吉思汗陵園內(下稱“成陵”),守護、祭祀蘇勒德就是班澤爾的職責。

天氣預報說這一天風力6級,陣風至少8級,而當天距此不遠的阿拉善盟,則颳起了強級沙塵暴,電視畫面上,塑料袋、紙片在天空翻飛,肆虐的風沙攪得天昏地暗,令人觸目驚心。

阿拉善盟與鄂爾多斯市同屬內蒙古高原,是半荒漠草原向荒漠草原的過渡帶,阿拉善盟30%為沙漠所覆蓋,是北京風沙的源頭,鄂爾多斯的沙化面積也高達近50%。糟糕的環境束縛了這對兄弟的腿腳,以至於在全內蒙古的gdp排名中,這兩個地區曾長期徘徊於倒數的地位。

不過,幾個世紀前,這片廣袤的土地卻是另一番景象:“河套夾岸,沃野千里”,“陰山之下,草木茂盛,多禽獸”。那時候,這裡水草豐美,叢林密佈,動物在草地上撒歡,百鳥於林間鳴唱。成吉思汗出征西夏,行軍至此,見綠草萋萋,花鹿出沒,心曠神怡,不禁詩興大發:“花角金鹿棲息之所,戴勝鳥兒育雛之鄉,衰落王朝振興之地,白髮老翁享樂之邦。”得意之中,馬鞭從手中滑落,他拾起馬鞭,順手插在地上,對左右隨從說:“我死後就葬在這裡吧。”

隨口講的話,不料卻成讖語。第二年,成吉思汗病沒於西夏朵兒蔑該城。當運送靈柩的大車緩緩地經過鄂爾多斯時,車輪突陷,任憑多少匹駿馬都無法拉動。這時,人們記起他說過的話,於是將他就地安葬了。

這個故事在鄂爾多斯草原廣為流傳,就連目不識丁的老嫗也能講得繪聲繪色,“一代天驕長眠地”——類似的橫幅標語出現在車站、街頭、旅遊景點等任何地方。但也有人說這裡埋葬的並非成吉思汗真身,只是其“氈包、身穿的衫子和一隻襪子”,真身葬在鄂嫩、克魯倫、土拉三水發源地的肯特山,在那裡,成吉思汗度過了他的童年時光。

有關成吉思汗的葬地,學術界歷來紛爭不止,然而無論哪種說法,都不難讓人想象鄂爾多斯草原昔日的風韻,也都體現了成吉思汗本人最後的遺願:死後不發喪,“勿令敵知”。當時西夏尚未征服,祕不發喪是出於戰略之需。人們剖開一棵大樹,中間掏空,放入成吉思汗的遺體,外匝三道金箍,深埋地下,不起墳壠,不豎墓碑,而是以千萬匹馬將埋葬的地方踏成平地,令千餘騎兵日夜巡視,待來年春草既生,“彌望平衍,人莫知也”,方移帳散去。後來,蒙古人以同樣的方式安葬了蒙古汗國至元朝的歷代汗王和皇帝,這也是元朝帝王陵寢迄今無一可考的原由。34567

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些話

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些話,它們突如其來,在不經意間打動了你,然後改變了你的一生。在遇到它們之前,你活得不明不白,如在暗夜獨行,一旦遭遇,你就如...

讓人一生舒坦的十句話

人的身心自有節律和定則,騰不出休息的時間就會騰出生病的時間,騰不出淨心的時間就會騰出煩心的時間。停下匆忙的腳步,撫平不安的心靈,問問自己 什...

揭祕 童年生活對人一生的影響

因為工作關係,常常有學校的班主任老師向我諮詢 為什麼離異家庭的孩子,特別是單身母親撫養的女孩子,總是很喜歡和異性建立親密關係,還特別迷戀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