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記憶

2022-01-08 18:45:14 字數 2516 閱讀 8622

平臺宗旨:體現人性本真,歌頌人間溫暖,傳播正能量

......

舌尖上的記憶

作者丨曲業貴      編輯丨張旋

在東營微文化群裡,大家談起了小時候吃的東西,一下子勾起了我對兒時“美食”的回憶。那時物質匱乏,家境貧寒,兄弟姐妹眾多,吃飯是一個大問題呢。

芋頭(地瓜)面的蘿蔔大包子,黝黑髮亮,我們叫蘿蔔簍子;母親做的玉米麵窩窩,金**黃;用菜葉、樹葉、野菜做的豆麵子渣腐,青多黃少,豆麵子捨不得多放;軲轆芋頭煎餅,又脆又厚;玉米糊豆(玉米糊糊的方言)飄著菜葉,偶爾放點豆餅子,得多喝兩碗,這些組成了兒時的主食,這些組成了兒時的“美食”。

小時候白麵稀缺,記得吃得最好吃的包子,是有一年過麥時,母親用冬天晒的蘿蔔皮子加上脂露酥(有的地方叫吱啦子、大油渣子)包的白麵大包子,那個香啊,至今難忘。那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包子。

小時候一年到頭,吃不到幾次白麵饃饃,也吃不到幾次白麵餃子。好不容易包一次白麵餃子,由於兄弟姐妹眾多,得按個數分給每人,就著煎餅吃。那時候,下餃子的湯,一家人都喝得淨光。我現在每逢吃餃子後,總來上一碗餃子湯,就是那時候養成的習慣吧。所以小時候總盼著過年,可以不用就著煎餅吃餃子了。

記得母親和姐姐們攤煎餅,在柴火灰裡燒個面布吉,外酥裡嫩,那就是我們解饞的“零食”。快攤完了,如果聽到街上有吆喝賣韭菜的,就會買上一捆韭菜,洗淨切碎,倒上豆油,在煎餅鏊子上鋪上煎餅,把調好的韭菜餡子均勻撒在煎餅上,然後燒火烙黃,一搭,一卷,再用菜刀切開,一個“煎餅果子”就做成了。雖然不好看,但吃起來那個香啊,比現在的煎餅果子好吃多了,至今仍念念不忘。每回攤煎餅,母親和姐姐們攤了大半早晨,還不夠我們兄弟幾個一頓猛吃,蓋墊上也剩不了幾張,所以她們幾乎天天忙活著攤煎餅。

如今看到自己的孩子浪費糧食時,我總把以前的事講給她聽,她總是笑著說:“你在講故事呢”!也難怪,現在的孩子沒經過那樣的年代,怎麼能理解呢?

吃著兒時的這些“美食”,我走過了童年,度過了青年,現在人到了中年。兒時“美食”,舌尖記憶,讓我深深懂得生活的艱辛,生活的磨難,更讓我懂得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我們要好好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如今,這些兒時吃得不想再吃的東西,竟成了昂貴的奢侈品!生活好了,吃得好了,身體的毛病也多了。想想過去,看看現在,大魚大肉不能再吃了,還是多吃點兒時的這些粗糧吧,還是多吃點兒時的這些“美食”吧!

附 詩 一 首

捲起母親味道的手攤煎餅

小時候煙熏火燎的小小鏊子窩

是母親揮汗如雨的大舞臺

地瓜,玉米,高粱,穀子

挺起了母親累彎的腰板

母親一劈子一劈子抿來抿去

像一次次親親撫摸自己的孩子

燒柴火的噼裡啪啦聲

伴著母親的汗水沒完沒了

我愛吃煎餅

最愛吃母親的手攤煎餅

捲起一張剛下鏊子的手攤煎餅

包上一鏟渣腐

放上一棵蔥

慢慢咀嚼,慢慢品味

滿嘴裡母親的味道

滿嘴裡幸福的味道

捲起一張母親味道的手攤煎餅

捲起的是童年的回憶

捲起的是母親操持家務的辛勞

吃在嘴裡

酸在心裡

我是吃母親的手攤煎餅長大的孩子

流淌的血液裡

有手攤煎餅酸酸的味道

品過天下美食

嘗過世間美味

最愛吃母親味道的手攤煎餅

永遠也吃不夠

作 者 簡 介

作者簡介:曲業貴,筆名曲徑通幽,山東新泰人,中學英語教師,泰安市作家協會會員。喜歡文學,愛好寫作,感念生命之重,隨筆記錄生活,快快樂樂生活,安安靜靜寫文,文字是陪伴,是慰籍,是傷口和笑口的流淌,是靈魂的舞蹈。作品散見於《東營**》、《新泰文藝》、《泰安**》 、《泰山詩人》等。

舌尖上的家常味兒

時光如水! 馬上就要立春了,感覺天一天天的變長了,春的氣息撲面而來,我知道,春天不遠了。 老北京人過立春,一定要吃春餅,外加盒子菜。不過,年...

港府推介的 舌尖上的香港

來源 新華網 釋出者 歡樂怪姐姐 時間 2014年9月01日 13 22 想感受香港 多元文化,品嚐香港美食是其中 一種最佳方法。 香港特別...

茅田山舌尖上的美味

茅田山舌尖上的美味 海上桃源 都市仙境三灶島,萬山群島第一島,茅田山為本島四座山頭 之一,在南宋 500多年前 開埠。茅田山居三灶群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