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前半生》看薛甄珠庸俗卻動人的母愛

2022-01-06 17:17:57 字數 1892 閱讀 2329

2017年度熱播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主要講述羅子君由一個傻白甜的富貴人家太太到被離婚,最後在閨蜜和其男友的幫助下,華麗轉身迅速成長併成熟起來的故事。

很多人在討論這部電視劇時,焦點都落在了“職場”、“家庭主婦”、“閨蜜”、和“小三”這些字眼上。或許是因為華麗的家庭主婦和瞬息萬變的職場規則離我的生活太過遙遠,而與我廝混了二三十年的閨蜜如今也都在異地他鄉工作,所以追劇時發現整部電視劇最能打動我的是羅子君的母親薛甄珠,以及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庸俗卻動人的母愛。

薛甄珠第一次出場是帶著小女兒羅子群到羅子君家裡借錢——子群的丈夫白光因為倒沉香手串又賠了兩萬塊錢 。當保姆給她臉色,端來一碗甜湯時,她先是推脫著說吃不下。甜湯一入口,又直誇棗子好吃,自己到鍋裡盛了一碗送到子君前,說是棗子對身體好,要她也嚐嚐。看到子君放在沙發上的披肩,趕緊拿起來圍到自己肩膀上,還讓子群背上子君的挎包給她看看;看見桌上的一整套高階護膚品,兩眼一亮說自己也要沾沾子君的光改天去做個面部護理。

子群跟姐姐借不到錢,氣呼呼地先走了,薛甄珠跟子君聊了幾句後,臨走前不忘跟她要了那個包包和昂貴披肩,說這兩樣東西都特別適合她——好一個貪婪的母親,難怪小保姆都看不起她!看到這裡,我內心因為子君有這樣的母親,對她深表同情。

濃妝豔抹的薛甄珠,從子君家裡出來後,披著披肩,揹著挎包,風一樣地走街串巷,來到了子群家。把從子君那裡要來的披肩和包包都放在了子群家,告訴白光,這些都是子君給子群的。然後邊開始數落白光,邊接過他手裡的碗喂起小外甥來。那一刻,才發覺原來這位表面上看起來大大咧咧的母親,嘴上一直罵著子群沒用嫁了個渣男的母親,其實打心底裡疼愛著子群,而且用著自己獨特的方式化解著兩個女兒之間的誤會和矛盾。

得知女婿陳俊生因為辦公室裡的婚外戀,跟羅子君提出離婚。她時而像一頭髮瘋的母獅一樣跑到女婿公司裡,找到了第三者凌玲,將她狠狠地羞辱了一番;時而讓子君的閨蜜唐晶幫忙照顧勸解子君;時而到菜市場裡買了一堆食材,做了一頓豐盛的飯菜,讓陳俊生回家吃飯。在飯桌上講起了當初陳俊生用生命保證給子君幸福的動人場景,力圖挽回二人的婚姻......此刻我看到了一個奔波焦慮的母親,只要女兒不被離婚,只要她能依然過著衣食無憂的幸福生活,無論多苦多累,她都願意去承擔。

單身母親的薛甄珠有著一雙火眼金睛。當陳俊生的委託律師在小區裡套羅子群的話,讓她說出自己的家庭狀況時,被匆匆趕到的薛媽媽一眼識破。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去百樂門跳舞找男朋友時,一支舞的時間幾個動作就能知道對方人好不好,是個古板先生還是個老色鬼。

當子君的離婚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時,薛媽媽在找男朋友方面更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用她兩個女兒的話說,明明是個狼外婆,非得在崔叔叔面前裝成小紅帽。不難理解她煞費苦心的做法——兩個女兒的婚姻都遭遇不幸,今後要是自己有病有災的,她們會更加無力承擔。

當崔寶劍和羅家母女三人聚在一起吃飯,跟她們表明自己要跟薛甄珠一起時,子君和子群因為辛苦了大半輩子的母親找到一個好歸宿,而倍感開心。在崔寶劍去洗手間的時候,薛甄珠拿出了兩沓人民幣給兩個女兒,說是以前之所以跟她們要錢是因為自己的日子確實不好過,現在跟著崔叔叔,日子不會再窘迫了。只要自己的日子過得去,總是想著要照料幫襯自己的孩子,無論他們是否成年,薛媽媽的行為道出了天底下多少母親的共性!

或許在剛開始的那一刻,薛甄珠確實被崔寶劍的經濟條件所吸引。但是當閱人無數的她決定跟他在一起時更多的是因為愛。崔寶劍半夜裡的一個**,便讓原本在子君家幫忙照顧平兒的薛甄珠,一路小跑匆匆地打的回到崔家。當崔寶劍的孩子因為懷疑薛甄珠是為了房子跟他在一起,而拒絕他們的關係時,她流著眼淚對崔寶劍說,她可以自己找他兒子說去,她不要房子,只要他們能夠彼此相互照應。此刻一個不一樣的薛甄珠展現在我們面前——哪怕是為了自己的將來有所依託而再婚,也要遵從自己內心的心願,只有心甘情願的婚姻才能有收穫幸福的可能。

母親是世界上最不易的一項事業,單身母親更是難上加難,一生艱難的薛媽媽最後很意外地撇下了一群她牽掛的人,去了天堂。她給兩個女兒留下了30萬元的存款,卻擄走了千萬觀眾的諸多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