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地少的日本東京為啥不堵

2022-01-06 13:10:55 字數 2804 閱讀 9754

澎湃新聞網5月9**道

交通擁堵,是現代大都市面臨的一個共同難題。面積只有2190平方公里、人口超過1300萬的日本東京,機動車保有量卻超過800萬輛,在這裡單向雙車道就可稱得上是“寬馬路”或“主幹道”,行車線也只比一輛普通轎車寬不了幾釐米,而且幾乎所有的道路沿途都佈滿了紅綠燈,可以說是典型的人多車多、地少路窄的大城市。

然而據記者駐日幾年觀察,東京雖做不到路路暢通、時時暢通,但上下班高峰等絕大多數時間不堵車是有目共睹,即使出現堵車,也是交通秩序井井有條,只是“車行緩慢”,很少出現“堵死不動”。

縱觀東京治理交通擁堵的方法,處處都準確抓到了重點,既有發展軌道交通、提高駕駛員行車素質等“軟”的一手,又有提高停車費、加大交通違章處罰、減少公務車輛等“硬”的一面。交通管理者在其中功不可沒。

東京一位交通**就曾深有體會地說,“沒有一個辦法能完全解決問題,治理交通擁堵是大城市的永恆課題。走了30年,我們依然覺得路還很長。在複雜的城市交通網路裡,無論哪個小地方都會牽一髮而動全域性,因此我們不能忽視任何一根毛細血管,時刻尋找解決辦法。”

硬手段:高額停車費加嚴厲的違章處罰

與其他大城市一樣,東京當然也少不了就想自己開車上下班的居民。但在寸土寸金的東京都內,無論是**機關還是公司,能為自己員工準備停車位的單位恐怕連1%都不到。如果非要自駕車通勤,單位當然不會阻攔,但必須自己承擔停車費,而東京的停車費又貴到讓人心痛。

東京各地區的停車費標準不一,但路旁停車位或大廈停車場的停車費基本都在每小時600到1500日元(約合人民幣35至90元)之間,而一些中心區域的路邊車位更只限停一小時或半個小時,付再多錢都不能逾時,逾時就會被貼條,隨之而來的是一張1.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900元)的罰單

據瞭解,在東京,一位剛參加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月薪約為2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萬元)。如果每天自駕車上下班,停車費按每小時800日元、每天八小時計算,一個月工作20天就需要約12.8萬日元。這還沒算上每升120日元左右的汽油費面對這樣高額的支出,除了“土豪”和任性,很少有人選擇自駕車上班。

由於停車費太貴,東京的亂停車現象一直比較嚴重,特別是東京本來就車多路窄,兩車道的馬路往往因為亂停車變成了單車道,進而加重了擁堵程度,而亂停車也成為東京每年最多的交通違章行為。

對此,東京都**毫不留情,採取了嚴厲的處罰措施。

從2006年開始,東京警視廳就專門聘用被稱為“職業殺手”的民間監督員治理亂停車——兩人一組,配備數碼相機和記錄儀器,發現違章的車輛就拍照貼條,處罰也由之前的可臨時停車30分鐘的“緩期執行”改為“立即執行”,普通轎車違章一次就罰款1.5萬日元,並扣2分。

此外,在容易出現違章或擁堵的地段,東京警察也會隱藏在偏僻處,抓違章駕駛員的現行,大大提高了對違章行為的威懾力。據警視廳公佈的最新資料,取締違章停車政策施行十年來效果顯著,東京主要十條幹道的違章停車現象減少了81.5%,平均每小時的堵車距離縮短了40.5%,平均每五公里的行車所需時間減少了10.8%,停車場的使用率也增加了21個百分點。

而針對近年來非機動車(自行車)駕駛者違反交通法規的現象日趨嚴重和易造成交通混亂的問題,日本自去年6月1日起開始實施新修改的《道路交通法》,進一步加強了對騎自行車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以此來減少非機動車的違章問題。

新“交規”針對14歲以上騎行者的闖紅燈、酒後騎車、撐傘和玩手機等單手騎車、在十字路口不減速以及沒有靠左騎車等14項被認定為危險的騎車行為給予嚴厲懲罰,違者罰款甚至高達4萬日元。

軟手段:培養駕駛員良好交通意識和素質

治理擁堵,光靠提高停車費和加強違章處罰等這些硬手段遠遠不夠,培養駕駛員的良好的交通意識和素質更是非常重要。而日本人凡事守規矩的性格培養了其良好的駕車習慣,也大大提高了交通的效率。東京的駕駛學校將文明行車規範作為重點教授內容,駕駛員都接受過系統的培訓,並會在完成駕駛學習後簽署文明行車的承諾書。

日本人開車不爭搶,也根本不需要爭搶,因為全體國民較高的整體素質確保所有交通參與者在遵守規矩的同時能享受效率與公平。在這個前提下,大家開車以讓為主,從不鬥氣,如偶爾有車輛插隊,隊裡的車大都會讓行,絕沒有死死頂住不讓進的情況,因為若非緊急也不會有人加塞。

即使被極個別的危險駕駛行為侵犯,司機最多不過是短促地鳴笛,這也會是日本街道上少有的喇叭聲。閃爍遠光燈的意思不是警告和要求對方避讓,而是“您先行”。受到禮讓後,駕駛員或是打一下雙跳燈表示感謝,或是招手甚至轉身點頭致意。而有調查顯示,用雙跳燈表示“謝謝”或“抱歉”,對於緩解後車被加塞後的不爽心態具有明顯“療效”。

除了遵守剛性的交通法規外,更有許多約定俗成的規矩在駕駛員間形成了整體默契,既避免了爭搶,也避免了多餘的禮讓,確保了車流順暢。比如,在兩隊車併成一隊或者支路車排隊進入幹道的時候,司機都懂得一輛插一輛地交錯匯流;轉彎車即使排起長隊也必須讓對向駛來的直行車先行。

東京有一個全封閉的雙向四車道首都高速公路網,車流量很大,為緩解東京交通擁堵發揮了重要作用,而在這條首都高速道路分叉處經常可以看到,去往一個方向的車流提前一兩公里就靠一側排成長龍緩緩移動,而另一側車道暢通無阻,絕對不會出現眾多車輛從暢通道路一側開到分叉處加塞,導致兩條車道都被堵住的情況。在東京,一條車道即使行駛緩慢也不會引發整個道路擁堵,日本人良好的駕車習慣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可以說,除非發生了事故或者有大型活動,在東京基本看不到警察在路口指揮交通,也聽不到汽車喇叭聲,沒見汽車不停閃燈催促前車,東京的交通更是一種規則下的交通,而當遵守規則成為一種社會文化後,交通自然暢通,達到一種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