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黃先生,一不小心掉進首汽約車的“坑”

2022-01-04 09:02:00 字數 3288 閱讀 3917

網約車監管逐步規範,但仍有部分平臺打著擦邊球擴張市場。佛山的黃先生向廣東民聲**求助稱,他們掉進了首汽約車的坑,租車押金退不回,接單上路又白乾活。記者調查發現,首汽約車司機招募不要求資格證,平臺派單疑似存在“殺熟”不派單的現象。

今年年初,首汽管理層終於意識到這種精英意識的純粹高階產品難以為繼,經營策略到了不得不變革的時候了。4月初,有**報道,b2c模式的首汽約車準備進行兩大經營戰略改革:第一,鼓勵原有的自營司機改為租賃承包;第二,大力開放社會自有車輛的司機加盟。

問題就出現在這兩項變革中。從這兩項改革來看,首汽為了改善經營狀況採取的措施是降低成本,擴大生產。

這意味著首汽要吸收大量的低成本司機提供服務,但目前在出行領域,司機是稀缺物資,大部分的運力都掌握在滴滴、美團等現有大平臺上。首汽如果要擴大低成本運力,會面臨很大的問題。

一方面首汽約車的改革方案中,將一改此前的自營模式,轉而採用承包制,司機每月需要繳納6600元車費,平臺對每個訂單抽成15%,其餘歸司機所有,同時油補實行階梯制,手機費和車輛保養費由司機承擔。相比之下,首汽訂單少,補貼額度也開始下降,在改變經營模式之後,司機在首汽的收入還不如其他平臺。

另一方面,因為高階產品的調性,首汽客單價高於行業水平,大量新司機轉到首汽平臺,接單量勢必下滑,這使得多數中等和上等的司機不願意從目前拉活的平臺離開。

黃先生今年5月經朋友介紹,在佛山市匯龍軒汽車******租了一臺小車,在首汽約車平臺接單做網約車司機。租期為6個月,押金1萬5千元。按合同約定,若該車在首汽約車平臺上每月接單流水達到8000元的話,月租為4800元。若流水不滿8000元,車輛月租則要6100元。

首汽平臺目前"派單對新手傾斜力度比較大,流水每天都可以輕鬆上5、6百。但一個月後,甚至在市區轉幾個鍾都接不到一個單。“

接單流水無法達到8000元的話要付高額車租,若提前退車的話,合同約定要付每月1000元的違約金。黃先生認為難以完成任務是派單不合理造成的,希望提前退車,並全額退還押金。

創享未來的業務經理劉某說,目前已經接到部分司提出退車退押金的訴求,但按首汽約車的要求,他們只能按合同執行,司機提前退車要扣掉每月1千元的違約金。

我們只能協調,我們說了不算話。有問題我們解決不了只能找上一級,上一級還解決不了就只能找首汽。但首汽就不管那麼多,說要按合同辦事。司機如果把車退到我們這裡,我們把車退給首汽的話,首汽就要收我們的違約金“

首汽約車司機“小高”(化名)幾乎是全職司機。記者通過他的首汽約車司機端看到,中午12點多,廣州東站這種客流密集地區,4公里範圍內的空車有144輛之多,但20分鐘內的累計訂單僅有12單;

在越秀區梅花村,4公里範圍內有143輛車,20分鐘內也僅累計了14個訂單,也就說,大概10多個司機裡只有一人能接到單。

首汽約車佛山**——佛山市創享未來汽車服務****的總經理譚浩承認,能月入過萬的司機確實不多。

月入過萬的,在我們的後臺看到,10個裡面有3、4個吧

但即使月入過萬,首汽約車每月車輛租金和用車成本大概在8000元左右,司機真正到手的收入其實很少。譚浩還表示,除了看司機的出車、好評度以外,平臺對持有《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和《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的雙證司機還會優先派單,這是為了提高平臺的服務質量。

”只要拿到‘雙證’的司機會有傾斜的,流水達到2萬的話抽傭只需5%,所有的預約單、長途單一般都是派給‘雙證’司機的“

譚浩迴應說,招募司機時有鼓勵人員考證,但作為**,他們主要負責租車,平臺對司機沒有強制要求,他們也不便攔截。

”政策允許,法律允許,網約車平臺、交管(交通運輸管理部門)也允許啊。沒有(網約車駕駛)證的情況下可以先開,邊開邊考。交管那邊也同意認可的,他們也沒有說沒有網約車駕駛證的不準上路。“

投訴人黃先生在上個月向佛山市交通運輸局投訴網約車司機“無證駕駛”的問題,隨後,禪城區交通運輸局的回覆是:“經查,該公司不直接從事網約車經營活動,不存在招募司機的情況。”

然而,記者在現場採訪時看到,首汽約車的司機招募廣告就赫然立在大堂。

服務水平下降埋隱患 首約變革動搖平臺“基石”

不管一系列調整是否是以整體盈利為目的,但在很多使用者看來,數月來,首汽約車在用車服務環節暴露出來的問題確實是有增無減。

“我用首汽約車應該也有兩三年時間了吧,最近用車的時候很容易就能感覺到服務並不像之前那麼專業了。”家住亦莊的張女士對記者說,“首汽約車以前很多有標誌性的服務,比如說幫你開車門子、問你車內溫度合不合適,這些已經越來越少了,打十次車中有一兩次能碰到這樣的服務就很好了。”

“我很同情這些為首汽約車開了幾年車的司機師傅們,我明顯能感覺到很多平臺方面的變化已經讓他們沒有什麼心思好好服務乘客了。”王女士說。

從某個層面上來說,在網約車一線工作的司機其實是首汽約車商業模式的基石,他們直接影響到首汽約車為使用者提供的服務水平高低。現在,正如王女士所擔憂的那樣,“基石”已經開始動搖了。

一位在首汽約車工作了多年、至今仍保持五星滿分好評的鄧師傅表示,他很有可能幹完這個月之後把首汽約車的豐田凱美瑞退掉,重新找家傳統計程車公司開“花車(計程車)”,“最近身邊一起開車的人已經走了好些個了,不是說我們司機不勤快想偷懶,而是平臺明顯降低了我們的待遇,又把每月七千塊錢的份錢壓力、修車的成本轉嫁給我們。”鄧師傅說他心裡真的沒底,“幹一個月能掙多少錢不好說,運氣差點車出毛病了虧進去很正常。”

與此同時,鄧師傅也對首汽約車平臺的派單機制提出了異議。“按照現在的機制,我們這些從自營轉成承包的車輛,每拉一單活首汽約車平臺提點15%,那些加盟進來的私家車平臺提點27%。那麼問題來,平臺單子本來就少,現在是單子出來平臺先派給加盟車,因為這樣平臺抽成就高,毫無公平可言。”鄧師傅憤憤地說。

面對首汽約車如此服務、如此**,找誰說理去?

但最關鍵的,還是交通運輸管理部門的執法不到位。與網約車誕生之初“無法可依”的情況不同,管理辦法三年前就頒佈實施。別說調取伺服器後臺資料這種“高階”的執法手段了,對於明擺著的事實,區執法部門竟然“經查”還看不到?面對這樣的管理部門,我們還能說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