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德經》第廿六章解讀

2022-01-03 16:44:46 字數 1240 閱讀 2833

老子道德經》第廿六章解讀

[原文]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解讀]

穩重是輕率的根本,靜定是躁動的主宰。君王行走,終日不離開載裝糧食和行李的車輛前呼後擁,有美食、勝景、榮華富貴吸引著他,他還能超然處之嗎?。怎麼能讓擁有萬乘的大國君主來輕率躁動地治理天下呢?輕率就會失去根本;急躁就會喪失君主的地位而給天下帶來禍害。

[心靈藥]

穩重是為人之根本,不要使自己為輕率浮躁的情緒所左右,而偏離漸進的方向。

不要為物所累,捨不得丟掉沉重的包袱,沉重的負擔會增加你的管理成本,能捨去的就不要吝惜,有舍才會有得。

不要輕率行動,否則失去根本,一切三思而行!寧靜可以致遠、深思熟慮再去行動可以少交學費!

[詩譯]

重乃輕之根與本,靜乃躁之主和君。

因此君子整日行,載重車輛不離身。

雖有宮闕很壯觀,超然物外忘身心。

萬乘君主輕天下,自身浮躁怎治民?

輕浮必然失根本,狂躁施政國沉淪。

詩譯來自:

【評析】

在第二章中,老子舉出美醜、善惡、有無、難易、長短、高下、音聲、前後這些矛盾;第十三章中又舉出龐辱;本章又舉出動靜、重輕的矛盾加以論述,是老子樸素辯證法思想的反映。

老子在道德經中為我們揭示出事物存在是互相依存的,而不是孤立的,說明他確實看到客觀現象和思想現象中,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存在於一切過程之中。

老子的辯證法思想向來都是看中常人所認為的反面。以柔克剛、以靜制動……等,往往能起到無為而無所不為的效果。老子的高明之處正是普通人所容易忽視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