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九伯和小鳥(小故事)

2021-12-31 17:45:36 字數 2337 閱讀 5478

馬九伯和小鳥(小故事)

沉睡了一個晚上的馬九伯,夜裡在電視裡看到的“一片輝煌”,耳邊響著“咱們老百姓,今天真高興”的歌聲,化作一場美夢醒來了。

他走到陽臺,哼著昨夜想到的塗鴉的詩:

風兒在輕輕地吹,告訴人們春天了:

露出水面的烏龜,沉睡了一個冬天,

爬出缸底的沙堆,見到太陽的光輝。

花盆裡的三角梅,申出枯瘦的枝幹,

吐出青綠色葉蕾,欄杆外鳥兒在飛。

欄杆外有一隻鳥兒在飛,不知是什麼鳥,墨綠色的,半個巴掌大,飛到了他窗外的欄杆上。馬九伯進屋拿了一小把大米撒在窗臺上,那鳥兒就落在上面啄了起來。

這幾年小區裡鳥兒越來越多,人們知道小鳥會給他們帶來歡樂,沒有人敢用彈弓打它們了。前幾年,鳥兒只在窗外飛呀飛,後來敢停在窗臺上,再後來敢對著馬九伯的臉吃小米,再後來就是馬九伯站在這裡,它也敢停在那裡啄食,有時還敢停在馬九伯的手上啄蘋果。有一天,這小鳥受傷飛落在馬九伯的陽臺上,馬九伯把它治好。

後來,天天飛來。這小鳥是馬九伯的小兒子。

馬九伯已古稀之年了,老病纏身,和他同年齡的朋友有的爬山,有的在西湖和老太太跳舞,有的打羽毛球……而他,只能在陽臺上感受這春天的到來。到了下午,有時也去澡堂泡泡溫泉,疏通疏通他老化的筋骨。

陽臺上,他那魚缸裡,別人養的是金魚,熱帶魚,他養的是一隻烏龜,因為烏龜好養不會死,他希望也能像烏龜一樣長壽,不要人的侍候就可以活下來。這樣,他兒子就無需掛念他,去實現他高歌的理想:

《我的要求不算高》:

八十平米的小窩還有個溫柔的好老婆孩子能順利上大學畢業就有好工作每天上下班很暢通沒有早晚交通高峰天天去戶外做運動看蔚藍的天空

這歌聲,在春晚上唱的真好聽。可他的兒子奮鬥了好幾年還沒到邊上。

哎,兒子啊!只能怪你沒能耐,還有攤上這更沒能耐的父親。沒有做官沒有關係,也要掛個事業單位的,怎麼跟上集體的退休工人隊伍裡來,成了二等公民,現在的退休金根本無法助你一臂之力。說是年年加退休金,十次還趕不上事業的一次。

馬九伯說,這不是妒忌,是在說現象,一種產生一等公民和二等公民的理解。

當然,最讓馬九伯憤慨的是那百分十的還未到手的退休金,每天去《亞仙座澡堂》的門票先給你提高百分二十五。馬九伯經常暗暗地對自己說:兒子啊!不是老爸不資助你。老爸實在沒錢。還好,前年拆遷還分給他這套小單元房,他一個人住。這也是他唯一留給兒子的財產了。

天上的祥雲啊,何時化細雨,深深牧笛呼喚著新綠,那茫茫的黃沙擦亮了蒼天的雙眼,清清的河水傳來春天的訊息,啊,啊,或,夢中有片綠草地。

馬九伯很喜歡聽現代年輕人的歌,還跟著哼幾句,和他同齡的古稀人,一般是聽“爹親孃親,不如老貓親”的老歌。

他說,對現代歌曲看你怎麼理解。馬九伯的《夢中綠草地》就是全公費醫療,像馬九伯這樣的職工,一場大病就會傾家蕩產。這歌詞完全道出了他的心聲。他把希望寄託給“祥雲”。“黃沙”能擦亮“蒼天的雙眼”,河水帶來了春天的“訊息”,他看到了“夢中的綠草地”。

站在陽臺裡,看著欄杆外的春天,聽著《夢中有片綠草地》的歌,馬九伯感受到春的溫暖。

呆了一會,馬九伯感到一點寒意,頭有點痛,就回到屋裡,他的春天只能在這陽臺的一會兒。

第二天,陽臺上的鳥兒來了。它在歡叫,似乎在叫喚馬九伯起來。它在陽臺上跳來跳去,在等待馬九伯給它帶來那一小把的早餐。

馬九伯沒有出來。它飛走了。過了一會,它又回來了。一個上午,它就是這樣飛來飛去。馬九伯屋裡靜靜的,因為昨天晚上馬九伯的心臟病發作,半夜裡就抬去醫院了,他再也沒有回來了。

那小鳥天天在陽臺上飛來飛去。

過了幾天,他兒子來收拾房子,看見陽臺上躺著一隻墨綠色的小鳥,他一把就丟到樓下的垃圾桶裡。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