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長壽的神奇文字 甲骨文之謎

2021-12-31 15:25:00 字數 2586 閱讀 1187

1900年,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庚子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清廷內憂外患,自顧不暇,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慈禧太后早已帶上光緒帝,打著“巡幸山西”的旗號出城逃竄了。

但仍有逆行的勇士振臂高呼,為國而戰。其中有一位年過半百的書生——國子監祭酒王懿榮。他組織京師團練,直到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他還派團巷戰,拒不投降。

就在庚子國難的兩年前,王懿榮生了一場病,他到北京一家藥店抓中藥,其中有味藥叫“龍骨”,就是有些年代的牛肩胛骨、動物龜骨和其他獸骨。王懿榮見到的龍骨,是一河南農民挖得後賣給商販的。王懿榮酷愛收藏,也是一位金石學家。看到不常見的東西總要把玩觀察一番,就是這個不經意的動作,讓他發現了古老的文字——甲骨文。這是一個驚天的大祕密啊!一下把中華文明的起源推到了3600多年前。

在文字起源之初,人們採用結繩記事,但這種方法在時間長了之後難免會造成記憶模糊,導致記憶混亂。而為了記憶能夠更加清楚和方便,人們便逐漸開始用畫圖的方式來輔助記憶,這就是甲骨文的前身。

甲骨文為商朝時期較為成熟的文字,通過這些文字碎片的記錄,讓我們發現了商朝人的文明和生活印跡。甲骨文符合漢字造字的規律,即“象形、指事、形聲、會意、轉註、假借”。另外甲骨文的圖畫、象形痕跡很明顯,字形對稱、穩定,已經具備了書法的用筆、結字和章法的三要素。從甲骨文、商周金文,到春秋戰國的大篆、小篆,漢魏的隸書及以後的行書、楷書,文字的演變軌跡清晰可見。因此,相對系統的甲骨文成了後世方塊漢字的鼻祖。

甲骨文又稱作“殷墟文字、“甲骨卜辭、契文、龜甲獸骨文”等。商朝早期的甲骨文,內容多為“卜辭”,也有少數的“記事辭”。大部分也是象形字或會意字,形聲字只佔20%左右,且象形程度高,一字多體,筆畫不定。

殷商時期的甲骨文多記錄人們對神明的祭祀。先是對自然神祭祀,慢慢演變對祖先神明舉行祭祀。到了周朝取代商朝之後,整個神明祭祀文化和國家精神文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周武王滅商之後,重新建立了新的精神文化體系。在這個新的體系之中,原本代表了神明與人類溝通橋樑的“巫”被定性為了“淫祀”,在律法之中大肆打擊,這種文化的割裂和進步,也讓文明的發展有不同的**。在春秋後期,漢字逐漸脫離了甲骨的形態。取而代之的是刻畫在青銅器上的銘文,以及後來不斷演變發展的其他文字。

不再實用的甲骨文,開始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在歷史的塵煙中沉睡了起來,直到沉睡到千年後的19世紀末期,甲骨文終於慢慢覺醒了,也許是我們即將進入現代文明,甲骨文神靈已經感知到了,新時代老祖先怎麼能缺席呢?這是中華文化走向世界的強大後盾,也是我們文明的底氣。可惜剛一冒頭就被當成了藥材,做了很久的治病靈藥。

據1937年出版的《甲骨年表》中記載的甲骨藥材買賣情況:“售法有零有整,零售粉骨為細面,名曰‘刀尖藥’,可以醫治創傷,每年趕‘春會’**。整批則售於藥材店,每斤價制錢六文。有字者,多被颳去。”

那時農民的生活貧寒至極,生病沒錢**,只能用一些民間偏方。安陽小屯村的剃頭匠李成身上生出很多疥瘡卻無錢醫治,他用自己在地裡挖出來的骨片磨成粉, 敷到傷口上。疥瘡不再流血了 ,傷口也開始癒合了。後來他把這種藥典上記載的龍骨以低廉的**賣給了藥材商。當訊息傳遍了四鄰八舍,鄉親們都開始挖龍骨賣錢。可憐的甲骨,不知道有多少,被磨成了細碎的粉末。1911年,羅振玉派人前往小屯村蒐集甲骨開啟了學界對甲骨文的重視。

王國維與羅振玉他們長期合作研究甲骨文,後來又有董作賓、郭沫若都對甲骨文的研究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甲骨文其形之優美,意之豐富,神之玄妙。無疑是世界上最富有靈性且長盛不衰的文明之一。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在中國這個崇拜文字的國度裡,從倉頡造字的“天雨粟,鬼夜哭”,可與女媧煉石補天、盤古開天闢地相比肩並論。對於遠古傳說而言,甲骨文的發現就像是一個近世神話。從王懿榮的一次偶然的發現到一代代學者抓住黑暗中的微光,找尋歷史長河的源頭。將這一個最古老的漢字型系,一段被遺忘的歷史,正漸漸梳理清晰。

今天,我們國家很重視傳統文化的繼承,湧現了不少學習甲骨文字的愛好者和書法家。沉睡千年的甲骨文終將覺醒並發揮出閃耀的光芒,照亮燦爛的中華文化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