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他,比愛他更重要

2021-12-31 06:40:28 字數 3762 閱讀 3745

◆◆我猜你們每個人都遇到過,打著“為你好”的名義,對你的人生多加干涉的人。

高考填志願的時候,全家人都告訴你填財經類專業,就業前景更好,即使你對寫東西更感興趣;爸媽不想你一個女孩子單獨在陌生的城市闖蕩,要你辭掉工作回家鄉來;大姨看你快30了還沒結婚,一次次的幫你介紹相親物件。

你知道他們每個人的出發點都是善意的,但這份沒問過我們的意願,強加而來的“為你好”,卻變成了無形的負擔。甚至有多少家庭矛盾,都因此而生?

每次有人對我說“我是為你好”的時候,我都想給他們講講下面這個故事。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我曾經在特殊教育學校做了3個月的志願者。我面對的,是一群患有自閉症的孩子。

自閉症,又被稱為兒童孤獨症。自閉症的孩子大多都有社交障礙,智力發育也相對遲緩。他們幾乎不和小朋友們一塊兒玩,甚至很多人話也說不清。

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他們好像都活在自己的小星球裡,也因此,他們又被稱為“星星的孩子”。

而我們這群志願者要做的,就是給他們更多的陪伴,並且配合老師帶他們上課。

但沒想到,志願活動的第一天,我就出了錯。

當天去的7、8個志願者,每人“分”到了一個孩子,我分到的孩子叫浩浩,是個7歲左右的小男孩。

第一堂是美術課,老師在黑板上一筆一劃地教他們畫畫。說是畫畫,其實就是簡單地勾勒幾個圖形而已。但浩浩卻把橫線畫成了波浪線,豎線畫成了斜線,一個矩形愣是被他畫成了四不像。

當時是我第一次和自閉症的孩子接觸,從報名志願者時就燃起的一腔熱血,似乎終於有了發揮的地方,我特別想能真的幫到他們。

我開始不厭其煩地在浩浩走神的時候提醒他專心,在他把線畫得歪歪扭扭的時候,一次次地告訴他還沒畫對,甚至手把手地教他。在之後的廣播體操課上也同樣,浩浩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想要蹲下去,我又一邊哄他,一邊想要把他拉起來,讓他跟上老師。

但在我和他的一次次“交鋒”裡,他卻變得越來越煩躁,甚至開始胡亂揮舞起自己的小拳頭。

老師把我和浩浩分開了。我覺得有點委屈,我明明是好意,想要幫他的。

但老師卻這麼跟我說:“你不能按照自己想的方法來對他,你得觀察他到底想要什麼。浩浩的注意力和耐心都要差一點,他必須學一會,休息一會才能繼續專心。”

我突然意識到,我一直在以一種“我為你好”,或者“這樣才是對的”的心態去對待浩浩。可是我從來沒想過他是不是想要接受我的這種好意。

不僅是我和浩浩之間,“為你好”似乎是咱們中國人的一種通病。在這3個字之下,常常伴隨著一種高壓的愛,它的潛臺詞是,因為我是為你好,所以你要聽我的。填大學志願、交朋友,甚至結婚等等事情上,這3個字你肯定沒少聽。

說出這句話的人,往往是站在自己“過來人”的立場去評判對方,卻很少考慮對方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但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追求。我們有什麼權利去左右他人的人生呢?

《莊子》裡有一句話“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們站在自己角度上的“為他好”,對他們真的是好嗎?

沒有建立在“懂”的基礎上的愛,越是濃烈,越是傷人。

真正“為你好”的方式應該是怎樣的呢?

在特殊教育學校,我還見到了一對新來不久的父母。他們的兒子小輝和浩浩差不多大,但小輝比浩浩更暴躁,更不會和身邊的人相處。

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師曾經對我們說過一句話:“患上自閉症的孩子,最難過的不是孩子,而是他們的父母。”小輝的爸媽就是這樣。他們剛帶小輝來的時候,很努力地想讓小輝跟上老師訓練,但**自閉症的過程實在太漫長了,總看不到孩子的變化,讓他們心力交瘁,幾次下來,他們的臉上都是顯而易見的迷茫和心灰。

但在和老師聊過幾次之後,小輝爸爸開始變了。他明顯耐心了很多,對於小輝的一些常人沒辦法理解的脾氣,他不再是單純的哄,而是開始尋找會讓小輝變得暴躁的原因。每次小輝發脾氣,他都會用心觀察在這之前發生過什麼。訓練時間太長?午睡沒有睡夠?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甚至他還會掏出手機一條一條認真的記下來。

堅持了幾個月之後,小輝爸爸居然已經神奇的可以讀懂小輝的一些需求。在我們眼裡,是小輝又開始發脾氣了,但他爸爸居然能看出來,小輝這是累了還是渴了。有了爸爸理解的小輝,脾氣明顯變好了很多。

不僅如此,他爸爸還開始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幫小輝平復情緒、集中注意力。小輝爸爸發現,小輝對某一類節奏感很強的**特別感興趣,每次只要開始放**,小輝就能很快安靜下來。

而他爸爸,就利用小輝的這個特點,慢慢引導小輝去完成老師在課堂上的一些訓練。

我們幾個志願者都很驚訝,小輝剛來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安安靜靜的待在教室裡超過5分鐘,但現在,他卻成為了進步最快的孩子。

這件事看起來很神奇,但其實小輝爸爸,只是在愛孩子之前,先做到了懂孩子。他真正用心去了解了小輝,在知道小輝真正想要什麼之後,再去幫助小輝,明顯事半功倍。

這才應該是我們愛孩子的正確方式。不是隻站在自己的角度,以“為你好”的名義去指導他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而是試著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想做什麼。父母和孩子之間的分歧,大多都是因為“不懂”,所以才覺得對方“不可理喻”。

懂,其實比愛要更重要,因為只有懂,你才能找到愛他的正確方式啊。

懂的力量有多強大呢?

民生銀行拍了一個微電影。電影的故事,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微電影的主角馬老師,是一家特殊教育學校的老師。他在這裡,已經5年多了。

但馬老師的姥姥比他和自閉症孩子相處的時間,還更久。

馬老師的舅舅,也患有自閉症。姥姥幾十年如一日的陪在舅舅身邊,教他算賬、教他買菜。姥姥最常對舅舅說的一句話是:

它(錢)再舊再破,都不影響它的價值,我們每一個人也一樣,都有它存在的價值,所以你不要害怕。

因為懂舅舅的境況、舅舅的害怕,姥姥更能理解舅舅的脾氣和個性。作為自閉症孩子家長,她很難,但舅舅要面對的,又何嘗簡單呢?因為理解,所以更能堅持。姥姥幾十年如一日教舅舅生活的能力,這種堅持幾乎創造了奇蹟。

要知道,目前我國自閉症孩子至少有167萬,有2/3成年後無法獨立生活。但舅舅卻成為了有獨立能力的那1/3。

因為懂他,所以更愛他;因為懂他,所以更知道怎樣愛他。

當然,對自閉症孩子來說,除了家長的包容和理解,周圍人的尊重和理解,同樣重要。為此,民生銀行特意發起了“同執畫筆,用心繪懂”活動。希望通過這個活動,大家都能試著去“懂”這些星星的孩子;也更希望,我們能將這份“懂”,延伸到我們的父母、孩子,及身邊的其他人身上。

民生銀行從參加微電影拍攝的自閉症孩子們的真實的畫作中挑選出5幅,設計成了“半幅畫”的形式。“一半畫你心純淨,一半畫我懂你心”,我們在孩子們的創作基礎上,再揮筆創作,最終合成一幅完整的畫作。

一人一半的努力和理解,不就是我們互相“懂”的過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