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賀為何被稱之為“詩鬼”而得名“鬼才”?

2021-10-30 04:02:59 字數 4251 閱讀 8825

作者:李大奎

在星光燦爛的大唐詩壇中,有"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佛"王維、"詩魔"白居易、"詩狂"賀知章、"詩豪"劉禹錫等橫空出世的大詩人,還有一位與之齊名的中唐詩人"詩鬼"李賀。

"詩鬼"李賀,字長吉,是繼屈原、李白之後又一位想象力極為豐富的浪漫主義詩人,他開創了詩歌獨有的體裁"長吉體",譽為"鬼仙之辭"。可惜,他27歲就病逝於家鄉河南昌谷。

不過,儘管"詩鬼"李賀英年而去,他"以詩為業"的一生雖說短暫,卻成就斐然,留存於世的鬼詩、諷詩、詠物詩、抒情詩共計5卷220首,編匯為《昌谷集》,有"黑雲壓城城欲摧"、"天若有情天亦老"、"雄雞一聲天下白"等流傳千古的名句。

一、李賀其人

公元790年出生於河南昌谷的李賀,系大唐宗室,唐高祖李淵的叔父大鄭王李亮的後裔。由於武則天上位,大肆殺戮李唐子孫,使得李亮這支遠親,早已淪落破敗,到李賀父親李晉肅這一代時,很是式衰名微。李晉肅僅任過縣令,但也過逝得早,只留下妻子鄭氏孤苦地撫養年幼的李賀三姊妹艱難謀生。

自立自強的李賀沒有因家道中落而悲憤,他始終以李唐宗室而自勉。小時候的李賀生活很貧苦,常衣不裹服,但他沒有哀怨,依舊堅持勤奮讀書。

"天道酬勤",李賀刻苦求學的事蹟使他很快名揚京城。

李商隱在所著的《李長吉傳》中就有記述,言李賀白天背一錦囊騎驢覓句,每遇佳句就置書投於囊中,到了晚上,就"探囊整理,焚膏繼晷",日積月累,李賀的知識底蘊就深厚起來。

兼之李賀自小才思敏捷,很有天分,七歲時就可以作詩,還擅書法,長於"疾書",李賀的才華得以顯露和綻放。

只可惜,父親李晉肅的過早離世,使得李賀的命運一下坎坷起來。他原本在18歲時欲赴京趕考,但父親過逝,按規定需服喪3年。

3年後,21歲時的李賀應邀參加韓愈組織的河南府試,所作《河南府試十二月樂詞並閏月》得到最高讚譽,一舉高中。

當年底,李賀即到京都參加進士考試,突然有流言傳來,說李賀的父親李晉肅的"晉"與"進士"的"進"諧音相同,李賀有"嫌名"之涉不能參加殿試。無奈之下,李賀只好暫時退出試院,返回故里待定。

次年五月,李賀在韓愈的保舉下,終於通過朝廷的考核,授予從九品的奉禮郎職務。

但這個職務李賀僅維持了3年,因妻子病卒,李賀告假料理完妻子的後事後,即憂鬱病倒,無奈辭職告病回家鄉休養。後來他到潞州給事中張徹那裡做了3年的幕僚,到公元817年,張徹應召回長安後,李賀只得辭職,終因病重再回故里昌谷,在整理詩作時病故。

二、李賀的詩

李賀的入仕之路,很簡單,也充滿坎坷,雖說有先祖蒙蔭,又得韓愈、皇甫湜等貴人的提攜,但還是生不逢時,懷才不遇,在長期抑鬱感傷中英年而逝,留下一生未能盡情施展抱負的遺憾。

不過,李賀的詩卻光耀後世,他與李白、李商隱合稱為大唐"詩家三李",名篇有《雁門太守行》、《金銅仙人辭漢歌》、《神弦曲等》,還獨創了詩歌體裁"長吉體"。

故李賀有"長吉鬼才"之譽。

有名的《雁門太守行》即是少有才名的李賀18歲時,也就是公元808年,到洛陽拜訪當時的文壇宗師,後來譽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而寫下的千古名篇: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裡,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

報君**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這首邊塞詩得到韓愈的認可,便對李賀多加關注。後來,李賀進京參加殿試被流言所阻,韓愈還為其寫了一篇《諱辯》質問朝廷:"父親名叫'晉肅',兒子就不能參加進士科考試;要是父親叫'仁',那兒子就不做人了嗎?"

儘管如此,但改變不了現實,冰冷的制度就擺在那裡,成了一柄帶血的利刃。李賀終沒能參加進士科科考,韓愈、皇甫湜無可奈何,親自登門看望慰問李賀。感動之下,李賀寫下《高軒過》、《仁和裡雜敘皇甫湜》予以答謝。

後來,李賀在韓愈的保舉下,終於在22歲時當上奉禮郎。《致酒行》就是李賀在這一時期寫下的,其中就有千古名句: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雞一聲天下白。

少年心事當拿雲,誰念幽寒坐嗚呃。

李賀離開京都長安後,把悲憤之情向金銅仙人傾述,便寫下有名的《金銅仙人辭漢歌》: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謝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這首千古名篇,通過金銅仙人見證漢朝的興亡、洞悉後唐的覆滅後,"清淚如鉛水",仍不忍離開長安的悲憤,借已表達自己在京3年,不過是小小的奉禮郎,仕途上已沒有多大希望了。如今妻子又早早過世,還是快快離開長安,料理妻子的後世吧。

整首詩吐露出李賀的無望,其淒涼心境躍然於紙上。

三、李賀詩的影響力

李賀的詩中,丟擲了一些流傳至今的千古佳句,如"雄雞一聲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還得到後世化用、引用,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句:

《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這首詞就曾化用: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詩人興會更無前。

《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亦引用了"天若有情天亦老"這句詩,轉承為"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強調事物的向前發展不斷變化,都是自然規律,無論什麼時候,人都應該走正道。

李賀的詩《李憑箜篌引》還入編人教版《高中語文》,列為欣賞中國古代詩歌的選修課。

這首詩是李賀任奉禮郎期間,憑豐富的想象力,把自己善彈箜篌的感覺物象到風寒露冰的深秋,通過神話故事"女媧補天"過渡到天庭,傳入神山,用"吳剛伐桂"、"老魚跳波"等烘托**帶來的神奇意境,感人肺腑。全詩充滿了浪漫主義色彩,發人聯想。

此外,李賀的詩,還有一類對鬼魅世界的描述,讀來鬼氣森森,令人毛骨悚然。其實,這只是詩人通過寫鬼神的虛誕,藉以抨擊時政,批判當時沉湎迷信、追求長生不老的社會風氣。

如《神弦曲》中的"百年老梟成木魅,笑聲碧火巢中起",《南山田中行》中的"鬼燈如漆點松花",《秋來》中的"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等等。

這些描述孤墳野鬼的詩,與詩人李賀的心情融為一體,借"鬼"寄託憂憤抒發抑鬱之情,展示了獨有的藝術形象,這也是李賀之所才稱"詩鬼"得名"鬼才"的主要原因。

四、關於"長吉體"

李賀開創了詩歌獨有的體裁"長吉體",主要是紀念他"冷豔怪麗"這一獨樹一幟的文風,因他字"長吉",遂稱"長吉體"。

李賀的"長吉體"詩,特點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構思獨特,用詞悲冷悽苦,遣詞上多用"苦、寒、冷、魂、鬼、血、冷、泣、腥、死、血"之類的字眼,營造悲冷的奇特氛圍,給人“瑰詭"之感。如《秋來》:

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

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蠹。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弔書客。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

全詩以"桐風、衰燈、寒素、冷香、秋墳、恨血"等意象組合在一起,構織了一幅淒涼悲痛的畫面。這就是李賀詩特有的風格:詭譎悽異,讀來令人膽顫悚然。

二是多用衰老和死亡意象,常借用怪誕、華美詞彙,或運用神話傳說,展現別具一格的藝術魅力。如《天上謠》中的"天河夜轉漂回星,銀浦流雲學水聲",《夢天》中的"老兔寒蟾泣天色,雲樓半開壁斜白"等。

三是多受樂府、楚辭影響,多寫古體詩、樂府詩,選詞煉句不落窠臼,注重"苦吟",長於"短"篇,借古喻今,以豐富的想象力錘鍊語言,達到"造語奇雋、凝練峭拔、色彩濃麗"的效果。如《馬詩》(其五):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南園》(其五):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作者簡介】李大奎,男,漢族,七o後,法學學士,貴州湄潭人,文學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