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當如孫仲謀,娶妻當娶李子柒?

2021-10-20 01:11:06 字數 3784 閱讀 8866

生子當如孫仲謀,娶妻當娶李子柒。

如孫仲謀是取才智,娶李子柒是取才情。有才智而無才情,生活沒有溫度,有才情而無才智,生活是空中樓閣。

智慧與才情兼重,才是普通人渴望而不可得的理想生活。

李子柒大火,是普通人骨子裡對大自然的親近,是人們對已然走入尾聲的農耕家園的回望,是對當今物慾的一種無聲反抗。

李子柒的**深受大眾喜愛,首先是它們喚醒了人們血液裡流淌著的文化基因。

其次,在當今“996”盛行,“娛樂至死”的年代,人們已經無處安放自己的靈魂,李子柒的出現,正好中和了這一份焦慮。

最後,由於網際網路的普及,資訊得已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傳播,李子柒因此在youtube上收穫700萬活粉。

至此,天時地利人和,李子柒名利雙收。

李子柒受爭議,也是必然。一來,中國俗語裡有句話,人紅是非多,這是老祖宗的經驗之談。李子柒火爆全球,暴露在全世界的眼光之中,被審視得多了,被質疑的自然也會跟著多起來。

有讚揚、有質疑、有批評......是個好現象,至少於社會而言,這是一個好現象。“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意見的權力”,是文明社會的一個標誌。

於李子柒,大家大可不必爭個是非對錯來。

欣賞李子柒的才情,但賞著賞著,“孫仲謀”就上線了,一場智與情的pk緩緩上演,很多人開始理性對比李子柒**中的農村與現實中的農村,開始思考李子柒這樣做,到底好還是不好?

我們很難去判斷這場pk的勝負。辯題有時候無對錯之分,我們只需**這場辯論的精彩,從正反雙方中汲取對自己有營養的吸收即可。

李子柒紅是必然,受爭議也是必然,我們需要思考及討論的,就是這種必然。人無論進化到何種時代,血液裡必定流淌著自己的文化基因,那是一個種族不同於另一個種族的編碼。

簡單來說,現在,我們的農耕文明已經唱起了輓歌,我們進入了工業文明,但幾千年農業文明的積澱一定會留存在我們的基因記憶裡,因為中華民族的主要文明就是農耕文明。

所以,即使我們不曾見過,聽過來自古早的一些東西,但我們依然本能地覺得親切,比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現在哪兒還能見到,但我們讀起來就是感覺親切,就是覺得美,就是感覺似曾相識。

這就是根。全世界的民族都在尋找自己的根。

所以,李子柒穿上漢服,安安靜靜做著一些古早的事情,很輕易打動了我們,因為我們未知的回憶被喚醒了。

李子柒打動中國人可以理解,畢竟同出一脈,但是收穫了這麼多外國粉,何故?有兩個原因:

一、人天生與自然親,這是全人類的本能,不存在文化差異的影響。

斷壁殘垣下,常有人駐足唏噓,還有人摸著瓦片的裂痕,突然放聲大哭,但鮮少有人摸著一塊鋼筋痛哭。

人常傷春悲秋,喜歡大海,喜歡森林和沙漠。這些,姑且稱之為人類的胚胎本能吧,大家都是混沌的生物,都從自然裡來,生來對自然的東西感覺親。

李子柒遠離工業文明,迴歸自然,呈現出的都是極其自然的東西,符合人類的基本審美,老外能欣賞也不足為奇。

二、這大概從側面證明一點,即中華民族的農耕文明比其他文明更早一些,或者其他文明是由中華文明流出的。

這些粉絲裡,可能有些與我們祖上同源。

至於對李子柒的質疑,我們拋開李子柒不談,只談這一種生活方式,這一種選擇。

東晉有一名隱士,叫陶淵明,他是真正的迴歸田園生活,畢竟都“帶月荷鋤歸”了。真名士是自風流,但是再怎麼風流也要吃飯啊。陶淵明再有才,也得老老實實種地,很可惜,他農藝不精,只種得“草盛豆苗稀”

沒人告訴他真正的農人是怎麼幹活的,更沒人告訴他這樣子是會餓死的,所以他還可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並同時高唱“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

陶淵明苦啊,吃不飽穿不暖,差點連酒都沒得喝。但他也是真的快樂。陶淵明是農人也是詩人,他把選擇權放在自己手裡。

梭羅寫了一本書叫《瓦爾登湖》。當時的美國正處於由農業文明向工業時代轉型的初始階段,與我們現在的情形很像,人們很忙,很累,追逐物質,追求享樂。

於是梭羅開始思考“真正的生活”,他去瓦爾登湖邊,獨自生活了兩年零兩個月。

從陶淵明到梭羅,到李子柒,古今中外,總還有人在思考“真正的生活”。老子說,“為天下豀,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說的就是做真實的自己,在真實的世界裡真實的生活。

但是,這種思考、這種實踐,從古到今,都很少很少有人去做,因為掙脫樊籠需要莫大的勇氣,一般人不敢挑戰。

老子還說,“無為而尊者,天道也;有為而累者,人道也。”

這話用在今天,就是你在城裡忙忙碌碌、兢兢業業地工作,但是連個衛生間都買不起,可你還是要努力,好好生活好好工作,這叫人道。

但是如果你選擇跟陶淵明、梭羅或者李子柒一樣,回村裡或者找個湖,安安靜靜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好好欣賞大自然,好好熱愛生命,熱愛自己,按自己喜歡的樣子來,而不是按社會或者他人喜歡的樣子來,那叫天道。

人道是你願意做也得做,不願意做也得做,大多數人都這麼生存著。

天道是自己選的,但願意這麼選的人很少。

所以敢於這麼做,還做出了名堂的人,在普通人眼裡,就很厲害,值得佩服。

善思者可能還會理性思考,習慣性辯證看待一下這種現象。但是做到天道這份上的人,一般也都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了,他們比誰都清楚“無為”即“大有所為”

2019年即將結束,看似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現代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似乎大家都過得不容易。

前陣子,有個女孩子因為連續加班,在地鐵站哭泣衝上熱搜。

最近,還有雪莉因為抑鬱自殺身亡。

臺灣藝人高雲翔猝死在《追我吧》節目錄制現場,還有極其恐怖的,中國每年有55萬人死於過勞......

眾生皆苦!

“娶妻當娶李子柒”不是要求女孩子都去做李子柒,鼓勵男孩子都娶李子柒。

而是,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裡,大家在努力學習各種文化知識,爭做“孫仲謀”的時候,也停一停,想想自己的身體和精神,思考生存與生活的意義。而不是白白奔波,忙忙碌碌而無所得。

忙碌而無所得的一生,跟虛度日子並無本質上的區別。

也不是鼓勵大家都辭職回家,幹農活拍**做李子柒。而是藉由李子柒,引發一種思考,提供一種可能:即什麼是真正的生活?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由李子柒現象,我們已經隱隱約約發現:人從來處來,在情感上,還是要歸到來處去,完成一個閉合。

人們嚮往且追求詩意的棲居,但是歸鄉的路尚遠。現在我們慌忙逃離的農村,我們丟棄的農耕器具、房屋,終有一天我們會回頭去尋找。

只怕那時那日,再無實物可緬懷了。這一日大概不會遠了。

我們走了幾千年,終於還是發現,老祖宗的教育和生活方式,更符合人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