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建築物區分所有權有感(5)

2021-10-11 20:03:30 字數 1960 閱讀 9933

研究建築物區分所有權有感(5)

文/李雲亮

上文說完陳華彬建議的立法草案,是毫無知識增量的抄襲。現在再說陳華彬博士**的缺陷。

我看陳華彬博士**,心理產生反感。

語句的反感(繼而還有邏輯的反感):其文於邏輯關節點提出自己見解時,不斷出現主觀臆斷之詞語。諸如:

1、陳華彬說:“我認為……我國臺灣法所稱‘建築物區分所有權’名稱最為妥洽,可資足取。……建議我國立法、司法及學說理論採此表達術語。”(《現代建築物區分所有權制度研究》法律出版社1995年p63,64,66)。

於是,吾大陸立法,入其轂中。

其實,臺灣“主管機關立場認為「區分所有」是學理上的用語,從而,易《建築物區分所有權法》之名稱為《公寓大廈管理條例》,讓民眾一望即知”。([臺]文化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法學博士黎淑慧:“《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制定目的及制定過程的研究”,2003年)

2、陳華彬說:“共有權說以集團性、共同性為立論精神,將區分所有建築物整體視為全體區分所有權人之共有。……專有權則被排除在外,失之過窄,有失準確,當屬無疑。”(p76,77)

其實,自1804年法國民法典第664條開始,全世界都用該664條“所有權契據”(the titles to the property)概念,確定建築物區分所有權人的專有權。唯獨陳華彬博士不識貨、看不見這個概念,因而他認為專有權被排除在外。於是,吾大陸立法沒有“所有權契據”概念。也就不甚重視業主公約內在的、預先必有的物權約定性。

現在,全國各商品房小區都沒有基於物權契約理論的業主公約。香港稱“大廈公契(deed of mutual covenant,直譯是相互誓盟的契約)”。美國稱“總協議書(condominium declaration)”或者“盟約,條件和限制(covenants, conditions & restrictions)”。

美國業主訂立契約:“每個獲得業主協會會員身份的會員,都需要將不動產權益交給業主協會管理,在某種意義上,他們相當於與業主協會簽訂了一項合同。在這種合同關係下,協會會員都同意遵守協會規則並受其制約,更進一步地,如果違反了規則,就必須接受協會或者其他會員的訴訟。除非通過賣出財產時會員身份自動終止,除此之外不再有有效的途徑可以規避強加在產權人身上的契約義務。”

也就是說,在美國“一個小區的業主們,就是共有財產的產權人;大家買房子買到一個小區,就是準備成為這個產權人共同體的成員。”

3、陳華彬說:“二元論說不承認區分所有權之構成員權要素,無疑為一重要不足。正是因此,該二元論說不足為採,當屬無疑。”(p79)

其實,二元論(專有,共有),其“共有”自涵共有人各自按份行權的成員權。陳華彬說“(二元論)不承認區分所有權之構成員權要素”純屬狗屁。

4、陳華彬說:“我主張採三元論說。”(p80)即,專有權,共有權,成員權。

其實,除了“一元論”、“二元論”,還有“四元論說”。即,專有權,共有權,成員權,基地利用權。我們大陸學界早有“四元論說”。

在陳華彬博士**之前。1990年陳甦教授,以及1994年房紹坤教授,他們都說“與建築物區分所有權有關的權利共有四項:專有權、共有權、基地利用權和成員權。”只不過,陳甦、房紹坤二位教授沒有“n元論”概念。

陳華彬“我主張採三元論說”到此為止,就不多說了。而“四元論說”中的基地利用權是區分所有商品房業主至關重要的一項權利,也是購房款中經濟佔比最大的一項開支。不知陳華彬是天真還是故意,“三元論”之經濟利益傾向,明顯不利於小業主。

全世界,包括中國,只有陳華彬博士**發明了“n元論”這個奇怪的概念,並以此概念架構成他的《現代建築物區分所有權制度研究》。這是把一個立體的(建築物區分所有)事實拍平說事的方法。我不能說這種方法是錯誤的。但是,我能說,陳華彬的這種方法,把大家帶進一條臭溝裡。大家後來都用“三元論”說話,在這條臭溝裡出不來。許許多多相關學術**,碩士博士**,不用“三元論”都說不出話了。

(未完待續)20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