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人的困境 娶了媳婦,虧待了娘。

2021-10-07 04:02:11 字數 4322 閱讀 4025

一個已婚男人的來信。

娜姐,

見字如面。

知道你也是從底層努力打拼出來的,在心裡覺得很近。

我出生於農村,5歲時由於調皮導致意外,加之農村的郎中醫治失誤,最後不得不截肢,成為殘疾人。

14歲時,機緣巧合地被選去練殘疾人體育,通過超乎想象的堅持和努力,慢慢改變自己的命運。如今,我已經退役,是一名游泳教練。

2017年,我結婚了,如今寶寶也快出生了,本該是幸福快樂的一家。但結婚後,常因夫妻間一些瑣事,鬧得很不愉快。

我的原生家庭一家五口,爸爸媽媽、兩個姐姐和我。因為父母都是農民,小時候家庭經濟收入很一般,如今媽媽身體也不是很好,幾乎做不了什麼活計。兩個姐姐已經出嫁,父母也憑努力在老家蓋起了樓房,盡他們最大努力過上了好日子。

我知道生活不易,人生無常,常常會有危機感和不安全感,有時候經濟方面會比較省一些。

我的妻子出生於城市家庭,岳父岳母都是單位退休職工,加之小時候父母對她的關愛幾乎是無微不至,所以現在結婚後,我倆經常會出現一些摩擦。

她覺得我小氣摳搜,不夠大方,而我覺得她自理能力太差,比如不會做飯炒菜。其中最令我痛苦的一點,就是妻子覺得我父母無能,對我們的小日子貼補付出太少。

我父母屬於那種老實巴交的人,不會在我妻子懷孕時說好聽話做體面事,加之她懷孕後心理多少有些敏感脆弱,就把很多不滿發洩在我的身上。我的岳父岳母心疼女兒,覺得妻子嫁給我,吃了很多不該吃的苦,不免遷怒數落我。

娜姐,我說這些不是指責妻子和岳父岳母。我只是期待他們能換位思考地看待我和我父母。

因為,平心而論,我自認為不管是我父母,還是我,在同齡人中都不差。我的身體不健全,但看待很多事情,去做很多事情時,都是懷著十分的真誠和努力去做的。

但,在這個努力的過程中,我有時也會悲哀地發現,一個過於懂事,過於體諒別人的男人,反而會被人嘲笑。而那些玩弄別人感情、花言巧語的男人,反倒很受人歡迎。

難道,僅僅因為前者沒有含著金鑰匙出生,所以就要遭受這樣的歧視嗎?難道愛情真的沒辦法像親情那樣血濃於水嗎?

每當我這樣憤憤不平的時候,我就看你的文章,也會想起我媽媽,然後我會安慰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心是美好的。

我媽媽是一個言語不多、心底美好的人。小區外面有人賣玫瑰花,她就把水桶借給別人用,別人送了她一把玫瑰花,她就心懷感恩地開心好多天。她從老家帶來的綠色蔬菜,也會分給鄰居吃,鄰居們也都很喜歡她。

我多麼希望,這樣的媽媽能和我在乎的妻子和平相處。我也多麼希望,妻子能夠透過外在的東西,看見親情和家人的珍貴。

娜姐,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但我想對你毫無保留。因為,我愛我的父母,也愛我的妻子。我期待一家人能夠和和睦睦的,善待彼此,相互陪伴走完這並不很長的一生。

期待收到娜姐的回信。遙祝一切順利。

見字如面。

在這個有點寒冷也開始變暖的春天裡,讀你的這樣一封來信,不覺有眼淚滑過。

看了你優美通順又剋制理性的來信,我想,如果當初,你沒有因偶然的機緣去練體育,而是在看了某本書後,嘗試寫作,那今天你應該也收穫不少讀者。

因為,萬物皆為一物。

當游泳教練也好,當專職寫手也好,核心都是一樣的:堅持努力,真誠坦然,與人為善,體諒別人。

你遭遇不幸,並不頹廢,而是逆風飛翔,刻苦鍛鍊,將殘缺變成完善,在很多健全人都短板的體育領域謀得生路。

你和妻子有矛盾,遭遇岳父母的非議,並不自暴自棄,或者站到他們對立面,成了自己討厭的那種人,而是給我來信,尋找出路。

你遭遇災難,見證不公,雖然偶爾也會迷茫,但始終堅信:要做個媽媽那樣的人,哪怕沉默寡言,也要傳遞給他人質樸和溫暖。

所以,你並不是個殘缺的人。因為,你攜帶的品質和能量,遠遠勝過很多四肢健全的人。

要知道,一個人的重量,絕非他的外在和別人評價能夠囊括的,它是靈魂的載重。

01

你是一個沉實的人,哪怕自身也有侷限,但仍是條讓人敬佩的漢子。

但現實的殘酷在於,不是每個頂天立地的漢子,都能活得肆意舒展。因為,我們除了自己,還要與他人發生連線,要面對這些連線中此類彼樣的牽絆和麻煩。

你和妻子的問題,除了出身成長不同導致的習慣認知有別,還有一個**而致命的問題:

你是遭受過災難的倖存者,而她是不經風雨的幸運者。

這是無法選擇並已然歷經的命運,不該厚此薄彼,但透過表象的不同,要看見內在的走向。

你出生於貧困的農民之家,童年遭受過截肢的噩夢,成長又歷經苦難的重生,好容易擁有了圓滿的家庭,所以在你看來,一家人和睦安康,就是最大的幸福。

這是倖存者的感悟,但嬌生慣養的你妻子,並無法感同身受。

她想要更大的房子,想要更多的錢財,期待更好的公婆,想要這塵世一切的表象而實在的幸福。

這是幸運者的夢想,很多女孩子都是這樣想的。

你需要看到,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只是生活在一起的兩個人對生活的需求有別。

認識到對方的不同,並不強行把自己的標準套在伴侶身上,是婚姻的第一門功課。

非常遺憾的是,很多夫妻吵鬧一輩子,這一門也不及格。

2

每個人最大的困局,都是自己。

你最需要直面的問題是,雖然你歷經苦難,迎來順遂,成家立業,逐漸向好,但潛伏骨肉血液的悲觀意識和恐懼不安,並未清除。

這表現在,你勤儉節約,總想攢錢,習慣苛刻自己,把父母看得太重,總想為原生家庭犧牲,甚至忍辱負重委曲求全一味討好別人。

不會享受生活,活得過於沉重,這是底層出生的孩子,普遍攜帶又很難**的病。

這病,我有,你也有,需要直面,需要**。

具體方案如下:

①接受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妻子。

這個即將為你生下孩子的女人,可能不懂柴米油鹽貴,可能愛發小脾氣愛鬧小情緒,可能得理不饒人刀子嘴豆腐心,但作為一個家庭優渥且嬌生慣養的女孩子,她當初能義無反顧地嫁給不算門當戶對的你,只因一條:

她愛你。

為了這份愛,你要嘗試跳出伴隨自己多年的緊張而沉重的原罪,嘗試以更樂觀,更舒展,更美好,更理性的態度,面對婚姻和生活。

一個愛你的女孩子,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追求。她最渴望的,不過是丈夫的在乎。

她過生日,生孩子,坐月子時,你的一束鮮花、一件禮物、一句暖話,都會讓她更愛你。這並不會花費太多錢,有時僅僅需要一顆及時而真誠的心。

為了愛,為了妻子,大方一點,勇敢一點。

②儘快從原生家庭走向再生家庭。

你的父母是善良而樸實的人,你對他們付出的一切心懷感恩,你總想力所能及地幫助他們。

這是一個合格的兒子該做的事情。無可厚非。

但,當你和妻子組建了新家,你成為一個丈夫,並即將成為一個父親時,你需要把重心移到新家中來。

不能凡事都再以“我爸我媽”開頭,而要學會以“我老婆我孩子”開頭。

這不是娶了媳婦忘了娘,而是安頓好媳婦,才能更好地照顧娘。

這是每個男人結婚後都要面對的第二道題。很多人就因為答不好這道題,才把好好的一盤棋下得滿盤皆輸。

具體的做法:

對父母心懷感恩,不要心懷愧疚。尊重彼此,但不過度參與彼此的生活。

對妻子多些耐心,你接納了她,愛護她,維護她,成全她,不小氣,能寬容,敢行動,對她愛得越多,她對你父母苛責越少,也會一點點向好。

要知道,指責改變不了對方。唯有接納,對方才會因你改變。

當你們夫妻恩愛,過得越來越好,一切雜音也會漸漸消失。

最後,我想送你一句話:

你以前吃過這麼多苦,是為了將來能活得更好。

加油。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諮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