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頓悟談冬泳

2021-10-06 09:02:56 字數 3088 閱讀 7776

圖19、清華冬泳近古稀。

冬 泳

數九寒天,破冰擊水,已30年,得三點感悟,願訴諸泳友,並就教於熱愛運動健身者。

——冬泳容易秋泳難

冬泳與秋泳,都是反季節的低溫水中運動。以中原以北地區的習慣,通常水溫20度(攝氏,下同)以上是夏泳,10度至20度是秋泳,10度以下就是冬泳了(因地域不同,冬泳水溫無統一規定,例如廣西南寧在冬季水溫16度時游泳也叫冬泳)。雖然四季中冬泳水溫最低,但我的體會是冬泳容易秋泳難。首先是作為恆溫動物的人,一旦裸身進入20度以下的秋水中,生理與心理都會產生“排斥”反應。冬泳是秋泳的繼續,經過數月秋泳,“排斥”已鍛鍊成“適應”,併成為一種幾不可缺的“冷癮”;“排斥——適應——冷癮”這是享受冬泳的規律。秋泳是冬泳的前奏,秋泳初始,“排斥”驟臨,特別難受,這正是絕大多數夏泳者難以秋泳,無緣冬泳的因由,也應了萬事開頭難的俗語。

其次是秋天晝夜溫差大。白天秋泳時,氣溫高於水溫,人入水是從較高的涼爽氣溫進入不舒服的低溫,即由暖轉涼。而冬泳則氣溫低於水溫。雖然人體對氣溫與水溫的耐受絕不相同,但相對講,入水時會有一種進入“溫水”的舒服感。我冬泳30年,大多在中原、華北兩地。例如開封市的龍亭湖,2004年10月22日(重陽節)中午氣溫19度,水溫15度,入水時體感溫度低了4度;加之水中散溫快,會很不舒服。當年入冬後的12月22日(冬至次日)午後氣溫零下8度,天降暴雪,湖面正在結冰,湖表面水溫接近1度(深水4度),儘管水中散溫快,但入水時體感溫度升高9度,由冷轉“暖”的感覺十分明顯。再如北京市(清華大學西湖泳池)2011年9月22日中午氣溫25度,水溫15度,入水時體感溫度下降達10度;  2013年1月1日(二九第3天),我在清華大學西湖泳池參加“北京市第34屆冬泳大會暨世界華人運動會北京賽區冬泳比賽”,當時寒潮驟至,北風5級,氣溫零下7.5度,比賽的深水泳池水溫5度(另有西邊的淺水泳池冰封,不能比賽使用;平時冬泳前,要用鋼釺、鐵鉤砸冰和清除碎冰),入水時體感溫度上升12度多。物理知識表明,水的液態溫度不會到零下。難怪冬泳者越是氣溫零下,天寒冰凍,越會高興:“今兒個容易下水!”(但氣溫低,上水後露天穿衣時要挨凍;曾去哈爾濱,那裡松花江的冬泳者,都是在岸邊有取暖設施的船艙裡更換泳衣泳褲)。試想在哈爾濱氣溫零下幾十度時,冬泳者入水時體感溫度會升高几十度,怎能不爽!——冬泳有時真奇妙。

再說,漫長的秋泳也是對人的意志的磨礪。人戰勝“自我”最難,許多秋泳者“熬”不到冬泳,就嘗不到“冬泳容易”的甜果。這也是冬泳的魅力所在。

——持續容易斷續難

和任何健身運動一樣,冬泳也須“長流水不斷線”,才能獲益。有生理學專家研究表明,冬泳者在冰冷的水中運動後,其腦下垂體會分泌一種內啡肽,這是一種強烈的興奮劑,使人有長時間的欣快感。冬泳者的身體會因此形成一種“生物鐘”,每天冬泳就像每天有一頓美食大餐一樣融入生命節律中,否則,那種肉體與心理的“飢餓感”著實讓人“憋”得慌。因此,每天堅持,順理成章,十分暢快。如果間斷,打破規律,尤其中斷三四天以上,就像一時餓過勁兒,大減食慾一樣,再下水就難了,甚至有畏水之感。所以,大多數冬泳者最不願間斷。天天下水,如飢時得飯,心安體健。如果老是間斷,下水之難就會葬送冬泳。這也就能理解,北京的泳友,有的家住石景山、陶然亭一帶,每天都要“長途跋涉”,趕來城北的清華園冬泳。開封有泳友,居住在東郊化肥廠、蘋果園等地以及南郊製藥廠、禹王臺附近,每天也不辭辛勞前往西郊金明池堅持冬泳。

但凡事皆有例外。身邊就有少數冬泳泳友無奈間斷。有的因工作需要冬季要到南方或北方外地出差三四天,無冬泳條件。他們回來後再接續冬泳,都會做好冷水適應活動。有的在家中先冷水浴一兩次,冬泳前,再作充分的裸身準備活動;下水後少遊些,一兩天後就可照常冬泳了。

有極個別的泳友在間斷一二十天後,仍能下水冬泳。清華大學冬泳協會會長李教授,2009年初(65歲)寒假時回故鄉河南封丘農村探親,間斷冬泳半個多月。1月23日春節前回到清華園,次日上午(1月24日,四九第8天,臘月廿九),他即來到西湖泳池,一番岸上活動後,就跳下鑿開冰封的泳池遊起來。開封泳友,空軍轉業的老王,去年(2019年,78歲)回湖南瀏陽故鄉過春節,來回中斷冬泳20多天,回開封后仍是正月寒天,也毅然在冰封湖面的金明池,跳下近岸被砸開的1020米的水面,又開始冬泳。他倆超乎常人,屬於個例。

——超量容易適量難

冬泳既非為了競賽,也非挑戰生理極限,目的是健身,必須適量。怎樣適量?當前衛生界、體育界有關人士的一致意見是“水溫幾度就遊幾分鐘”,即水溫5度,遊5分鐘左右,水溫1度,遊1分鐘左右。然而冬泳時,常易超量。因為初入水時是“覺冷期”,皮肉驟緊,心跳呼吸加快,心臟強健的搏動,使熱血在內臟與皮肉組織間迅速流動,表皮血管繼爾充血,抵禦冷水。接著,身體進入“發熱期”。我的體會是遊動20秒後,呼吸穩定,軀幹發熱,不適感漸消,暢快感油然而生,其持續時間隨水溫降低而減少;水溫1度時,能持續兩三分鐘(隨年歲增大而減少)上下。隨後,儘管奮力遊動,但手、腳掌產生的麻木感,逐漸沿小臂、小腿上移。此時即應結束冬泳,恰到好處;上岸擦身穿衣,那種經絡血脈通達,心情振奮歡快的感覺難以言表。如果乘興多遊,就會進入“受寒期”,動作開始僵硬,呼吸不暢,出現身體顫抖,有損健康了。一些在湖水中冬泳者進入“發熱期”後,常戀水不捨,趁著心情暢快,動作舒展,越遊越遠;待到“發熱期”後段,手、腳麻木感加重,再回遊時,就超量而不利於健身了。

冬泳如何適量,泳友都有“各自為戰”的辦法:有的佩帶防水錶,有的以划水次數判定時間,有的以堤岸樹木、燈杆等作遊程標誌推測時間。當然,每次下水都應瞭解水溫,“水溫幾度就遊幾分鐘”,這是界內公認的健康冬泳準則。

清華大學冬泳協會在2017年協會成立30週年時,總結了科學冬泳、健康冬泳、安全冬泳、長壽冬泳等經驗體會。其中對老年冬泳者有個建議,即60歲上下暢遊(通常水溫幾度遊幾分鐘),70歲後少遊(以分鐘計,冬泳時間比水溫少一些),80歲後慎遊,90歲後(仍在冬泳者)逐漸停遊。截止今年(2020年),包括著名的“耄耋冬泳隊”(隊員年紀80週歲以上)在內的幾十位年過“古稀”(70歲)的冬泳者,都在享受冬泳,健康生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