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震評說李清照 烽煙四起風雲劇變

2021-10-05 22:02:05 字數 1608 閱讀 9717

作者:康震 **:康震評說李清照 閱讀:

383更新:2009年03月26日      字號:小 大

北宋時期,由於採取**弱枝、重文輕武的政策,以及黨爭頻仍等,造成了國力積弱不振,引致遼、西夏以及東北方的金國的入侵。北宋與遼國、西夏國長年對峙,北宋通過每年送給兩國鉅額的金帛歲幣來維持短暫的和平。後來,金國不斷崛起與強大,遼國、西夏國日趨衰敗,北宋朝廷與金國訂立同盟,決定合力攻打遼國。然而,北宋軍隊將領昏聵,軍紀渙散,軍事素質低下,在與遼軍的交戰中連連慘敗,讓金國看到了可乘之機。

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正月,金國的軍隊攻克遼國國都大定府,遼國滅亡。三年後,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十月,金兵大舉南下,直取北宋國都開封。宋徽宗在極度驚慌中將皇位讓給太子,宋欽宗即位,組織抵抗,開封得以保全。但是危機並沒有就此消除,一年以後,宋欽宗靖康元年(1126)八月,金兵再次攻開啟封,閏十一月,攻陷開封。靖康二年(1127)二月,金人廢黜宋徽宗、宋欽宗,北宋王朝滅亡。三月,宋徽、欽二帝以及三千多趙氏宗室及大臣被金兵押往金國。五月,康王趙構在南京應天府,即今河南商丘宣佈繼承皇帝位,是為宋高宗,南宋王朝建立。

北宋滅亡有著多重原因,比如:在一百多年的時間裡,冗兵冗官冗費等多種社會弊端愈演愈烈,形成了嚴重的國內社會經濟危機;北宋王朝對外向來採取妥協忍讓、以金帛歲幣換取和平的政策,而國家的軍事力量極其虛弱;宋徽宗登基以來,朝廷上下被表面的和平與繁榮景象所遮蔽,那些有思想有見識的士大夫所憂患的也大多是所謂的內憂,對於外患的威脅並不十分清醒。這使得整個社會對亡國的滅頂之災缺乏深刻的認識與預見性。

與當時的社會大環境一樣,趙明誠與李清照就長久地沉浸在個人家庭生活的小圈子當中,他們的詩詞文章當中,主要是反映他們的感情生活、家庭生活以及文物生活,卻很難看出對國家前途命運的關注與思考。他們似乎生活在與外界隔絕的世界當中,朝廷上下內外發生的許多重大社會歷史事件似乎都與他們無關。

就如從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到宣和七年(1125)的十四年間,朝廷內外先後發生了宋金兩國訂立攻取遼國的“海上盟約”,金國攻滅遼國,宋金兩國就燕京、西京歸宋的問題交涉,金兵大舉進攻開封等等重大歷史事件。大略從1111年至1118年的這個時期,趙明誠與李清照正是退居山東青州之時,而且與西京大同、燕京、東京的距離都不算太遠,但從他們的詩文作品中看不出他們對這些事件有什麼積極反映。由1119年至1125年,趙明誠先後在萊、淄二州任職,根據李清照自己在《〈金石錄〉後序》上的描述,“後屏居鄉里十年,仰取俯拾,衣食有餘。連守兩郡,竭其俸入以事鉛槧。每獲一書,即同共勘校,整集籤題。得書畫彝鼎,亦摩玩舒捲,指摘疵病,夜盡一燭為率。故能紙札精緻,字畫完整,冠諸收書家”。也就是說,當時最吸引他們夫妻二人目光的依然是金石文物。

但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劇烈的靖康之變改寫了北宋王朝的歷史,也將改變他們夫妻的命運!

他們想遠離政治、遠離社會,政治卻要來干涉他們,不僅是干涉,更要破壞甚至毀滅他們的生活。換言之,他們剛讓家庭生活的小船恢復了平衡平靜,但北宋“大家庭”的毀滅終將為這個小家庭帶來災難性的打擊。當時,宋金交戰的戰火雖然還沒有波及到山東淄州這一地區,但是身為淄州知州的趙明誠已經切身感受到了戰火的氣味。宋人許景衡在《橫塘集》中記載:“敕,逋卒狂悖,驚擾東州。爾為守臣,提兵帥屬,斬獲為多。今錄爾功,進官一等。”淄州境內經常會有從宋金交戰的戰場上潰散下來的散兵遊勇,他們聚眾滋事,擾亂民生,趙明誠不得不派兵予以鎮壓,維護淄州境內的安全,他還因此官升一等。

戰火已是迫在眉睫,他們即將陷入這個時代大災禍的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