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感觸增多,鄭谷這首《中年》值得一讀

2021-09-26 21:04:44 字數 1516 閱讀 7584

提起“中年”,我想很多人腦海中浮現的詞,恐怕是“油膩”或者“中年危機”兩個詞吧。而今網路發達,不少詞語在網路中有了新的定義。實際上,人到中年,除了“油膩”與“危機”之外,對人生的感觸也是極多。

人生經歷過了青年時期之後,進入中年的人們所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比青年人多了許多,然而,中年人的“穩重”往往讓他們難以向人述說自己心中的真實感受,尤其是苦悶,但是他們同樣對未來有著自己的期許,正所謂“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年輕時勇氣與豪氣仍舊存於心中。

迷惘時咬牙堅持,“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遭遇挫折時絕不認輸,“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中年,就像是一杯窖藏多年的老酒,在歲月的沉澱下,既烈又香。

不同的經歷,自然會有不同的感觸;不同的思想,自然會有不同的情懷。唐朝詩人鄭谷在中年時期,有著自己獨特的感悟,由是寫下一首《中年》,將他自己中年的感觸表現得十分真切。

漠漠秦雲淡淡天,新年景象入中年。情多最恨花無語,愁破方知酒有權。苔色滿牆尋故第,雨聲一夜憶春田。衰遲自喜添詩學,更把前題改數聯。

詩人鄭谷,江西宜春人,唐僖宗光啟三年考中進士,長期在京城作官,也正是因為如此,中年後的鄭谷很少有機會回鄉,不得不長期寓居在長安城。

“漠漠秦雲淡淡天,新年景象入中年”,眼看著就要過春節了,鄭谷居於三秦大地之上,那空中浮雲漫漫,似悠閒於空中閒蕩,這空中之雲,並不能理解人的憂愁與煩惱,新的一年就要到來,鄭谷確實憂愁得很,自己長期身處地位,窮困潦倒,沒有再在仕途上更進一步,反而是時光快速消失中步入中年。

“情多最恨花無語,愁破方知酒有權”,人到中年有怎樣的情感?情多之時希望有一個知心朋友可以聊一聊天,該多麼開心?然而,客居異鄉的鄭谷,並沒有知心朋友。那麼,退而求其次,能有花解語也好,可是花向來不解語,這讓鄭谷“最恨”。一句詩簡單易懂,卻可以表現出詩人內心的孤單寂寞與深深地埋怨。無人排遣,只能是借酒澆愁。也只有這時才感受到酒的美好,或許中年人嗜酒如命,大抵皆是出自此種原因,這全都是鄭谷的真情流露。

“苔色滿牆尋故第,雨聲一夜憶春田”,人生向前,而詩人卻不願意向前,他選擇迴避,他選擇沉迷於過去當中,去往事中尋找慰藉。他走向兒時居住的老宅,到長滿青苔的牆角去尋覓逝去的歲月;那一夜的春雨,讓人不斷地回憶起兒時耕種過的田地。下了一夜的春雨,他一夜未眠,心事重重。

“衰遲自喜添詩學,更把前題改數聯”,剛到中年,就感覺到“衰遲”,這一切應該是在官場疲於應付而產生的感覺,人生不能一直沉溺於回憶當中,但是未來的時光卻是要如何度過?把往日的詩稿翻出來再修改修改,好像可以用之打發餘生所有的無聊時光。

鄭谷的這首詩雖然沒有什麼積極意義,但是卻將中年人的苦悶錶現得十分真切。